第187章 大结局下

郑宵将车稳稳的停在地下车库,随后跟大壮再次架住赖在鹿熹身上的沈为清,沈为清被他们架着往前走,还不忘回过头来看鹿熹,那眼神简直可以用可怜巴巴来形容。

赠赠手里抱着两个奖杯,“沈老师这是喝了多少酒啊?”

鹿熹无奈地笑了笑,“反正没少喝。”

在郑宵跟大壮的合力下,沈为清被扶进了卧室。

鹿熹给他们各倒了杯温水,“辛苦了。”

“没事没事,都是应该的。”

郑宵他们喝完水,这才跟鹿熹打招呼离开。

鹿熹叮嘱道:“都凌晨了,要赠赠送到家门口。”

大壮笑着道:“放心,我们一定看着她进门再走。”

赠赠心里暖暖的,“熹熹姐,我们走啦。”

鹿熹:“路上慢点,注意安全。”

鹿熹关上门赶紧朝卧室走,原本被郑宵他们放倒在床上的沈为清不知道什么时候坐了起来,看着十分颓然的模样,却在看到她的时候,眼睛“唰”的一下就亮了起来。

“老婆~”

鹿熹见他身体不稳的就想下床,赶紧快步过去,扶住他的肩膀,“你小心点,摔到了怎么办?”

沈为清黏糊的嗯了声,伸手紧紧抱住鹿熹的腰,忽然跟想到了什么似的,开始告状,“老婆…刚才有个莫名其妙的人…说要跟我回家…我才不答应了,他自己没有家,我可是有家的…”

鹿熹的心里软的要命,轻声问:“嗯…那你的家在哪儿呀?”

沈为清用面颊在她的小腹上蹭了蹭,沙哑的声音笑着道:“老婆在哪儿…家就在哪儿,老婆…我真的好爱你啊…”说着说着声音便低了下去,“老婆,你别离开我…我什么都可以给你的,你要什么都可以…”

鹿熹上一秒还柔软的心脏瞬间像是被人扎了一针,痛的她难以呼吸,眼眶又涩又疼,她无声地揉着他柔软的头发,她哽咽着轻声低喃,“傻不傻?我怎么可能离开你…”

沈为清听到她的声音,下意识的抬头看向她。

那一秒,鹿熹夺眶而出的眼泪砸在了沈为清的面颊上。

沈为清如同被烫到了一般,茫然了两秒随后慌了,“老婆你怎么了…你怎么哭了?”随即手忙脚乱地便想站起身来抱她。

鹿熹却突然蹲在身来扑进他的怀里,她紧紧的抱住他的腰,面颊贴在他的白色衬衫上,滚烫的眼泪浸湿了他的衬衫,渗透着他的肌肤,灼烧着他的心脏。

沈为清实在是醉的太厉害了,但他还是本能的将怀里的人抱紧,宽厚的手掌扣着她的后脑勺,温柔的抚摸着,“老婆乖…不哭了。”

鹿熹抬着满是泪的面颊仰头看着他,他的眼神是漆黑的,是涣散的,是无焦距的,但她似乎却看到了犹如漫山遍野春花盛开的温柔,她抿了抿嘴唇,她倏尔伸出手在他肩膀上推了过去。

……

沈为清没有防备,一下被她推到在床铺上,下一秒,鹿熹朝他压了过去,她白皙纤细的手掌落在他的肩膀上,朝他的嘴唇咬了过去,他喝醉了,嘴唇跟舌头都是软的,烫的,探进去时,醇厚的酒香让鹿熹也跟着晕晕乎乎起来。

沈为清显然倒现在都还没有清醒,但在她舌头闯进去的时候,他对她熟悉的本能便被唤了起来,他抬起手用力的摁在她的后腰上,让她完完全全的趴在自己的身上,另外一只手又紧扣着她的后脑勺,主动去追逐她的舌头。

两人越吻越凶,难得的几秒交换都是沉重的呼吸,随后又迫不及待地继续吻到一起,唇舌相缠时发出及其暧昧的水声,鹿熹不由自主地开始却扯他的衬衫衣领,但他的衬衫纽扣好难解开,她解不开…

那瞬间,眼泪掉的厉害了。

而她的眼泪全都砸在了沈为清的脸上。

“老婆…别哭…”沈为清用沙哑不知所措的声音安慰她。

沈为清脖颈处的衬衫已经被她扯的乱七八糟,她的指尖甚至还刮伤了他脖颈以及锁骨处的肌肤。

鹿熹看到了,她用手指腹小心翼翼地抚摸了下那几处的红痕,“对不起…”

沈为清滚烫的掌将她的手握住,他轻声道:“没关系,不疼…”

鹿熹听着,眼泪掉的更凶。

沈为清急坏了,心脏就像是被人架着炙烤般,痛的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老婆…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喝酒啊…那我依旧不喝…不喝了好不好?你别哭…”

鹿熹胡乱的抹了把脸上的眼泪,“不是因为这个…”

忽然,一道白光从沈为清混沌的脑袋中闪过。

“老婆…我想起来了…我送你一个礼物…你就不哭了好不好…”说着,他将人从自己身上抱下来,随后踩着地面,脚步踉跄地朝衣帽间的方向走去。

鹿熹看着他脚步不稳的模样,顾不上哭,赶紧追了过去。

沈为清啪嗒一声摁亮衣帽间的开关,随后开始一个个将抽屉打开,“我的礼物呢…”

鹿熹见他一手扶着柜面一手在抽屉里胡乱的翻着什么,她也不知道他在找什么,但见他因为找不到所谓的礼物着急焦躁的模样,她赶紧走了过来,“沈老师…找不到就算了。”

沈为清手上的动作慢下来,在看向鹿熹时,却没有先前的一丝着急与焦躁,就连声音也是温和的,“找的到了…我想想,我就是放在这里的。”

鹿熹见状,红着眼睛道:“那我跟你一起找好不好?”

沈为清点头,“好,就在抽屉里。”

鹿熹将他们衣帽间放饰品的抽屉全部拉开,也没找到他说的那个礼物。

忽然,沈为清的声音从后面响起来,“老婆,我找到了!”

鹿熹立即转身看了过去,“是什么呀?”

沈为清将手中那个红锦盒跟献宝似的朝鹿熹递过来,“这个,你打开看看。”

鹿熹看着这个红色的锦盒,并没有接,而是呆呆地愣在原地,她好像隐隐猜到这锦盒里装了什么,但又不敢确认。

沈为清见她不接,顿时就急了,于是他啪一下打开锦盒,直接塞到她的手掌心。

在看到锦盒里镶嵌着的东西之后,鹿熹的瞳孔微微紧缩,果然是她想的那样,是一枚镶嵌着晶莹剔透的粉色钻石的钻戒…

沈为清看着她,急切地问:“你不喜欢吗?你真的不喜欢吗?”

鹿熹握紧手中的锦盒,骨节都隐隐发白,她眼眶的红色原本就还没退下,此时又覆上了一层,她抿了抿嘴唇,然后看向他的眼睛,声音颤抖哽咽,“这…是什么啊?”

沈为清低头看着她,“钻戒。”

“为什么要送我钻戒?”

“因为…我想让你嫁给我。”

鹿熹小心翼翼地将那枚女戒从锦盒里取出来,她没认出这个钻戒是什么牌子的,在看到钻戒内侧刻着的“qx”时,她隐隐意识到,这枚钻戒可能是定制的,她抿了抿嘴唇,随后将这枚钻戒递给他。

沈为清下意识将手背在后面,不肯去接,“我已经送给你了…就是你的了…”

鹿熹顿时又好气又好笑,理智告诉他,他现在喝醉了,她现在应该把戒指收起来,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然后带他出去睡觉,但她却没有这样做,她继续将戒指递给他,“你不是说让我嫁给你吗?那你不亲手给我戴戒指吗?”

沈为清歪了下脑袋,似乎在努力去想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过了好几秒,他的脸上才有了笑意,他赶紧接过戒指,然后拉过鹿熹纤细白皙的手,刚想要给她戴上戒指时,他停住了。

鹿熹看向他,眼里带着不解,酒醒了?

沈为清拧着眉头甩了甩脑袋,喃喃道:“不对不对,求婚不是这样的,得下跪,下跪求婚。”

……

沈为清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了,下意识的伸手摁住额头,脑袋疼…缓了几秒,他下意识的想去抱平时一伸手就能抱进怀里人,但是却搂了个空,他这才缓缓睁开眼睛。

卧室里的遮光窗帘还是闭合着的,只有淡淡的光亮,却不妨碍视觉,鹿熹并不在床上,床上就只有他一个人。

沈为清用手撑着床,坐起身来,掀开被子穿上拖鞋昏昏沉沉地朝洗手间走去,他昨晚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喝了多少酒,都给喝断片 ,现在脑袋都还是空白的,进了浴室,他看了眼镜子里的自己。

穿着的是睡衣,应该是熹熹给换的,他昨夜醉的不轻,不管是自己去洗澡还是她帮他洗,都是困难的,想来她只能用毛巾给他擦擦,那怪他现在都还能闻到残余的酒气,想到这里,他便直接进了淋浴间

等沈为清洗完澡从洗手间出来,便看到鹿熹正站在窗户旁拉开遮阳窗帘。

鹿熹听到声音,回头朝他看了过来,“头疼吗?”

沈为清伸手将人从后面抱住,嗯了声,“有点疼。”

鹿熹无声地笑了笑,道:“以后别喝这么多酒了,我给你煮了醒酒汤,出去喝点。”

“醒酒汤?你什么时候会做的醒酒汤?”

“我给陶姐打的电话,陶姐指导我的。”

沈为清收紧了箍在她腰间的手臂。

鹿熹顺势将手放在他的手臂上,眸光轻闪了下。

沈为清搂住她的腰,“那去尝尝你做的醒酒汤。”

鹿熹已经将醒酒汤放在餐桌上,她在他的对面坐下,“你先把醒酒汤喝了。”

沈为清端起醒酒汤,点点头,“好。”

在沈为清喝完醒酒汤之后放下碗时,忽然注意到她手指…他愣了三秒,紧紧的盯着她手中的戒指。

这戒指…过分眼熟…

“熹熹…这个戒指…”

鹿熹转了转手掌,笑着道:“还没想起来吗?”

沈为清立即开始努力回想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可是他真的喝断片了,婚戒明明是他准备用来求婚的,想给她一个惊喜,为什么睡了一觉起来,钻戒就给戴上了,他昨天晚上借着酒劲求婚了??!

鹿熹见他紧皱着的剑眉,轻笑了声,随后将手机给递了过去。

手机里是一段视频,视频的封面是家里的衣帽间。

沈为清不解地点开视频,随后他看到自己的摇摇晃晃地进了衣帽间,很快鹿熹也跟了上来,再接着他开始翻箱倒柜…他翻到了他精心藏好的装着钻戒的锦盒。

鹿熹就看着沈为清的表情从不解到茫然到震惊…最后他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清隽干净的面容带着不可置信,鹿熹瞥了眼,看到视频里他正双膝跪地给自己戴钻戒,她终于没有忍住笑了出来。

沈为清看向她,“我…你…”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鹿熹起身走到他的跟前,故意问:“怎么了?你后悔了?”

沈为清立即摇头,“我怎么可能会后悔?只是我这段时间一直都想给你一个惊喜,却没想到…”没有鲜花没有蜡烛更没有什么浪漫氛围,稀里糊涂地就把婚给求了,他昨晚就不应该喝酒的!

鹿熹明白他的心情,她抬头看着他,道:“我倒觉得这是一个非常特别的求婚,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沈为清看着她明澈澄净的眼眸,心中柔软的一塌糊涂,他没忍住低头吻了下她的额头,“等晚上吃完饭,我带你去个地方。”

鹿熹点点头,并没有追问是哪里。

沈为清带鹿熹出去吃晚饭。

吃完饭,沈为清带鹿熹去他说的那个地方。

鹿熹看着他们周围的路线越来越熟悉,这不是去他父母家的路线吗?原以为他是要带她回家,她还在琢磨既然是回家,为什么不直接说呢?等她再一回神,沈为清已经将车开进了别墅的院内。

虽然这个小区所有别墅的户型都一样,但鹿熹还是认了出来,这不是他父母住的那栋别墅,院内的装置都不一样,她诧异的看着他,“这是?”

沈为清握紧她的手,“走吧进去看看。”

沈为清带着鹿熹推门进去,入室是一片昏暗,鹿熹在这昏暗中嗅到了鲜花的清香。

“啪—”的一声,沈为清打了一个响指。

紧接着,又是“啪嗒”一声,别墅大厅倏尔亮了起来,不是头顶明亮的吊灯,而是暖黄色的彩灯,那些彩灯跟干净的气球一起缠绕在墙壁上楼梯扶手上,地面上铺着鲜艳的红毯,红毯两侧是漂亮的花束,而在红毯的尽头,是新鲜的红色玫瑰铺出来的爱心。

鹿熹意识到,这是沈为清一直在准备的,给她求婚的地点。

按照沈为清的原定计划,其实距离求婚时间还有三天的,但他没想到昨夜里发生了那么一个意外,下午的时候,他特意给陆止发了微信,紧赶慢赶把这个现场提前布置完工。

沈为清将鹿熹拉上红毯。

忽而耳边传来“嗡嗡嗡”的声音。

鹿熹看了过去,是一架小型直升机,而无人机上挂着一束娇艳的玫瑰花。

在鹿熹站进玫瑰铺成的爱心里之后,沈为清伸手去取直升机上的花束,但直升机忽然偏离了方向,沈为清够了个空。

“诶?你会不会操作啊?”

“歪了歪了。”

“……”

细碎的声音倏尔从楼上传过来,鹿熹下意识地看过去,这才倏尔注意到,就在在二楼,有沈父沈母,还有沈慧心他们,大哥大嫂,姐姐姐夫还有陶姐张盛…他们似乎早已等待多时,面上带着温和善意的笑意。

在鹿熹还盯着他们有些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沈为清眼疾手快抓住了花束,他解开缠在花束上的软线。

“熹熹?”

在听到沈为清的声音之后,鹿熹这才收回视线看向他,她的脑子里此时一片空白,不知道该做何反应,这是要求婚吗?可是他昨晚不是已经求过婚了吗?

沈为清看着她,忽然弯了下嘴唇,随后将手伸进大衣内侧的口袋。

随后,鹿熹便看到他从口袋里掏出了那个熟悉的红色锦盒,她忽然就明白了,为什么在他们出门吃饭之前,沈为清总暗示她别戴钻戒出门,还说什么一会吃完饭要去的地方不方便戴戒指??她都是压根都没有察觉到他的这个借口到底有多拙劣,还真的相信了…

鹿熹:“这个不是…”

沈为清轻笑一声,“你放好之后,我偷偷带出来的。”说着,他先是将手中的捧花递给她,他将红色锦盒打开,里面镶嵌着的是那枚她刚取下没几个小时的婚戒。

他这次没有忘记是要单膝下跪。

两人显然都想到了昨夜的那幕,相视的眼底带着笑意。

沈为清捧着戒指,带着笑意的眼底同样带着虔诚与认真,“熹熹,你愿意嫁给我吗?”

鹿熹看着他,此时的情景与昨夜完完全全的重合。

“我愿意。”

与昨夜一模一样的回答。

——全文完

宋玖槿

2021.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