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完结章

热搜挂了一夜。

夏知声考虑到的脱粉回踩等情况不仅没有发生,因为两人的公开反倒涨了几万cp粉,有关两人的超话讨论截止到当晚就冲上第一。

不仅公司没预料到会这样,圈内很多人也为此震惊。

很多艺人的恋情曝光后,会有少部分粉丝脱粉取关,没脱粉的也会天天顶着劝分的id在评论区晃。

曾经有个艺人被营销号造谣不实的绯闻恋情,一夜掉了五六万的粉。这也是部分艺人选择单身,或者隐藏恋情的原因。

谁都没想到这两人会明目张胆公开。

顾嘉煜随后登上号,正式的给出回应。

【顾嘉煜v:介绍下,我男朋友@贺琛。】

这条文案和上一条句式相同,网友们还在热议顾嘉煜的家庭组成时,他就是这么介绍许敬恒的。

【啊啊啊啊啊,我等到了!我圆满了!】

【茶茶公开身份时我就在想,什么时候也能像介绍爸爸那样介绍贺哥!!!】

【弱弱问一句,茶茶和贺哥是在一起度假吗】

【贺哥为什么选择在凌晨两点公开?真的很奇怪!】

【楼上,我劝你好奇心不要太强,要不然我……也很想知道】

贺琛提前和公司报备过,顾嘉煜也就大胆公开。回了几条评论后,他回床上躺着。

晚上。

贺琛到庄园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多,宣传片是十几个艺人共同拍摄的,呼吁大家保护环境。只是每个艺人剪辑后的镜头就十几秒,总体的拍摄时间并不长。

得到顾嘉煜不回国的消息,贺琛就让助理给他买了晚上的航班。

门后,客厅的灯还亮着。

贺琛没有立刻上楼,在楼下的浴室洗了个澡,换衣服才上二楼。

走廊装的是声控灯,贺琛路过他睡觉的房间,发现没关严实的房门透出暖黄色的灯光。

顾嘉煜竟然睡在他的房间?

推开门。

顾嘉煜躺在他的床上,还能听见浅浅的呼吸声。

粉色的发丝落在枕头上,被子遮住他的半张脸。

贺琛不是第一次见顾嘉煜这么睡,每次看见,贺琛都会将被子往下拉,生怕顾嘉煜把自己闷到。

但是,显然顾嘉煜很喜欢这样的睡姿,而且睡得很安稳。

白皙的脸颊泛着粉色,漆黑的睫毛在暖光下形成扇形的阴影。

看着顾嘉煜恬静的睡颜,贺琛的心绪沉静下来。他掀开被子,轻手轻脚地上床,躺在另一侧。

还没来得及将人拉进怀里,脖子被柔软的发丝蹭过,顾嘉煜先一步挤入他的怀里。

“哥哥,晚安。”

顾嘉煜的嗓子好得差不多,困倦的声音听着软乎乎,贺琛心底一软,收紧手臂,低头亲了亲顾嘉煜的额头。

“晚安。”

隔天,贺琛是饿醒的。

睁开眼时顾嘉煜已经不在身边,躺过的地方没有温度,起床有一会了。

贺琛简单洗漱,换衣服下楼,顾嘉煜系着围裙站在厨房中岛。

平底锅里是一颗煎蛋,蛋香味飘出,顾嘉煜关掉火,先将火腿放在吐司上,给火腿盖了一层肉松,最后才是煎蛋。

一只手环住他的腰。

“早。”

贺琛蹭了蹭顾嘉煜的脸颊,低头烙下一个吻。

“哥哥醒啦。”

顾嘉煜的嗓子已经好了,昨天休息了一天,今早起来就恢复了平日的活力。

他转过身面向贺琛,抬手环住贺琛的脖子,也送上一枚早安吻。

退开前,还故意在贺琛唇上咬了一口。

他眉眼弯弯,是恶作剧得逞的笑意。

“玩?”

顾嘉煜往后缩了下,被贺琛的手扣住后脑勺,下巴被捏住,贺琛倾吻了上来。

没给顾嘉煜准备的机会,舌尖撬他的齿关,鼻尖亲昵相贴,呼吸交错。

顾嘉煜垂下眼睫,浓密的睫毛染上湿意,整个人依偎在贺琛怀里。

没有任何预兆,身体被向上托起,回过神来时已经坐在料理台上。

旁边是还没制作完成的三明治,顾嘉煜想,得再盖一层土司片。

“嘶。”

唇瓣被咬住。

“接吻还走神?”

“三明治还没……”

贺琛再次吻住顾嘉煜。

“我现在不想吃三明治。”

阳光透过玻璃窗洒了来,在这个明媚温暖的早晨,他们拥抱,亲吻,还做了更亲密的事。

*

两周后。

顾嘉煜和贺琛出席dk新款游戏发布会,这将是两人公后的第一次同框。

早在游戏建模时,精美的场景设就吸引了一波游戏粉的注意,官方放出八个游戏角色的图,颜粉们已经始期待这款游戏服。

dk找了八个代言人,分别代表一个游戏角色。

顾嘉煜代言的角色是九尾红狐,贺琛代言的角色是云游的道长,公司还给每个代言人准备cosplay的服装。

“小顾到了。”

车子停地下车库,已经有工作人员等着接人。

看见顾嘉煜下车后,立刻迎了上去,“顾师父你!”

“请往这边走。”

工作人员引着顾嘉煜走专用梯,他正低头给贺琛发微信。

【我也到了。】

贺琛先他一步到达,已经在休息室里等着。

从电梯出来就是长廊,顾嘉煜正低头回微信,迎面走来一个打扮怪异的人。

“顾嘉煜。”

工作人员被吓了一跳,他不是没看见,只是没想到这个人会扑上来。

助理小敏也被吓到,好在顾嘉煜反应快躲开了,人扑了个空。

“是我。”

女人摘掉口罩,小敏认出了他,是前阵子在网上自称顾嘉煜养母的蒋江丽。

“干什么?”

小敏往前一步,挡在顾嘉煜的面前,转头对工作人员的道:“叫安保。”

“啊,好。”

“等等,我、我没有恶意。我只是找你有事,别叫人,我就说几句话。”

蒋江丽慌忙去拦工作人员,怕顾嘉煜趁机走掉,忙口道。

“关于许崇山的事。”

顾嘉煜没说话,蒋江丽看了另外两人一眼,“可以单独说吗?”

“就在这说。”

小敏警惕地盯着蒋江丽,不让她往前半步。

“对不起。”

“是我鬼迷心窍收了许崇山的钱,视频里说的那些话也都是许崇山教我的,他给我转了二十万,我才……对不起。”

“我知道我做错了,我也知道你小时候我待你不够。但你现在过得挺好的,能不能给我一次机会,我保证以后都不出现在你面前,也不会再去打扰你。”

蒋江丽说着哭了起来。

“二十万块我没敢动,因为这件事我儿子丢了工作。面试了几家公司但都被拒绝了,是我连累的他,他是无辜的,你能不能帮帮我?”

“小奚,都是我一个人的错,我儿子什么都不知道,他不应该被这样对待。许崇山找到的我,让我诬陷你,但现在他什么惩罚都没有,只是被开除了,他那么陷害你,他才是最该受到惩罚的人。”

“我能提供他陷害你的证据。”

“我只求你一件事。”

小敏气笑了,“你有什么资格说这些话,你儿子无辜?嘉煜就不无辜吗?”

“我收到法院传票了,我做的错事我都可以承担,但我就这一个儿子,我不想他因为我受到牵连。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他现在怨我,也不肯认我,是我做错事应得的报应。”蒋江丽深吸一口气,把手机拿了出来。

“我有录音。”

蒋江丽拿出手机,“我当时担心他是骗我的,录音是怕他事后不给我钱。”

摁下播放键,是许崇山的声音。

“只要你照我说的去做就能拿到二十万,这是你在工厂十年都赚不到的钱。”

“我凭什么相信你,你们是一家人,是在套我的话。”

蒋江丽最始还很警惕。

“这是五万块定金,事成后,我再转你十五万。”

许崇山顿了顿说。

“顾嘉煜是和许家没有血缘的外人,许家的继承权凭什么落在他身上,我想这蒋士应该比我更能理解,毕竟你也是为了自己的有血缘关系的儿子才抛弃的顾嘉煜。”

……

谈话持续了几分钟,蒋江丽逐渐被说服。

“这个录音可以帮到你的吧,许崇山才是最恶毒的人。”

“顾嘉煜,许崇山才是你的敌人,只要你把录音公布出去,他就没法和你抢继承权了吧,你现在的父母那么疼爱你,他们肯定见不得你受委屈的。”

“你可以成功赶走许崇山,这不是很好吗?我把录音交给你,你帮我好不好?”

见顾嘉煜无动于衷,蒋江丽想上前拉住他。

安保人员已经走了过来,蒋江丽不想就这么离开。

“我还知道一件事。”

“许崇山还策划过车祸,他想害你。你还记得初中时的意外从楼梯摔下吗?那不是意外,是他推的你。”

顾嘉煜终于给了蒋江丽一个视线。

见他有反应,蒋江丽道。

“是他亲口说的。”

许崇山和蒋江丽达成合作,担心只是这样对顾嘉煜影响不好,所以想策划一场车祸,最好让顾嘉煜落下残疾。

他会找到蒋江丽的原因是,两人有过一次合作,蒋江丽可以信任,当时他也有蒋江丽陷害顾嘉煜的证据,可以牵制蒋江丽,所以就无顾忌的说了出来。

蒋江丽是乡下人,他们乡中很多男人都是开货车,发生车祸的几率很高,也最不会引起怀疑。

“他说只要我找到愿意接任务的人,会再给我一百万。”蒋江丽有慌,“涉及人命我没敢赚这笔钱,真的,我从来没想害你的命。”

“嘉煜,我真的错了,我已经收到了法院传票,该负的责任我都能承担,但是我儿子他……”

“安保都愣在这干嘛?不怕耽误发布会时间?”

说话的是夏知声。

安保这才手忙脚乱的去拉蒋江丽,“你不要录音吗?只要你答应我,我就把录音给你。”

蒋江丽挣扎着要去拉顾嘉煜,被安保制住,他们看向顾嘉煜。

“顾先生,这……”

“不需要录音。”

接话的是贺琛。

蒋江丽难以置信,她手里的证据,顾嘉煜怎么可能不需要,正想在说什么,夏知声已经拿出手机播放录音。

正是蒋江丽拦住顾嘉煜时说过的话,包括她放出的录音,全都被夏知声录去。

“非常感谢你今天特意过来送证据。”

夏知声语气平静,面上没什么表情,冷漠地注视着蒋江丽。

“你们先去,cos妆容要比普通妆耗时,别耽误发布会。”

“麻烦夏姐。”

夏知声挥了挥手,蒋江丽还想说什么,被夏知声堵了回去。

“你哪来的脸来找小煜?”

“你陷害他的时候,怎么不考虑事情败露的后果,现在觉得你儿子无辜了?”

蒋江丽被堵得哑口无言,

小插曲已经惊扰到发布会负责人,他匆匆走了过来。

“对不起,很抱歉!是我们的失误,因为今天来的粉丝很多,没注意到有人趁机混入。”

“赶出去。”

发布会前台,粉丝们早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终于,发布会场的有灯光亮起,主持人走上台。

简短的介绍后,游戏负责人和几位制作被邀请上台,展示了下游戏的简单操作过程,荧幕上是精美的场景制作,角色的超高颜值一次虏获了观众们的心。

“接下来,让我们欢迎这款游戏的八位主角登场。”

几位穿着cos服的艺人登场,粉丝们的尖叫声快要冲破天花板。

“啊啊啊啊,女神姐姐美啊!”

“雪姐扮相太还原了!冰美人,我没了。”

“温柔琴师,宣哥帅啊!dk这次真是手笔,每个角色还原度超高。”

“我每个角色都想玩。”

“苗疆公主……蛇蝎美人我也爱。”

“茶茶和贺哥怎么还没出来,我期待茶茶的小狐狸!”

“要看道长!!!贺哥快出来。”

主持人解释:“抱歉!出了点小状况,稍等一分钟,马上就出来。”

话音刚落,穿着蓝色道士服的贺琛走了出来,他后是红衣扮相的顾嘉煜,头上还有一对萌萌的狐狸耳朵。

“果然,自古红蓝出cp。”

“啊啊啊啊!小狐狸可爱,像rua狐耳。”

顾嘉煜刚走上台,饰演高冷雪的艺人忍不住问道。

“你的狐狸尾巴呢?”

“噗。”

旁边的几位艺人被这话逗笑了,听起来很有歧义,但……视线齐刷刷落在顾嘉煜的身后。

顾嘉煜往贺琛后躲了躲,尾巴太羞耻了,他不行,也不可。

观众们被艺人们的互动笑到了。

“哈哈哈,雪人设崩了,连雪都挡不住狐狸的诱惑。”

“突然理解纣王了,小狐狸这么可爱,谁能不动心。”

顾嘉煜长相单纯,正符合刚化作人形,且道行不深的小狐狸人设。

刚下山就被道长逮个正着。

他们俩的故事线就是一个追,一个躲。

原先的剧情中是没有感情线,但这两人的设实在太嗑,且dk邀请的两位代言人就是热cp,于是道长和狐狸的cp横空出世。

“每人说一句经典台词。”

……

话筒传到顾嘉煜手里。

苏十九还未化作人形时就听族中的兄弟姐妹说过,最适合狐狸下手的就是纯情处男,尤其是年纪还小的,容易被美色蛊惑。

而男狐狸经常是以狐狸体出现的,因为族长说。

“下到三岁幼童,上到五十岁的妇女。没有女子能拒绝狐狸毛绒蓬松的尾巴。”

他勾了勾唇,看着苏十九的台词,笨拙地向第一个遇见的人类子发出邀请。

“你!你可以当我的老婆吗?我给你摸我的尾巴。”

接着就是贺琛冷漠的语调。

“狐言狐语,该杀。”

贺琛话音刚落,立刻就有粉丝高声回复。

“小狐狸这么可爱,杀什么杀?”

主持人也被逗笑了。

“我们小狐狸有什么错?他下山到现在都没吃过一顿饱饭,还要被某个道长撵着跑。”

“苏十九还有一句台词是什么?”

顾嘉煜还没口,粉丝们就始尖叫。

“要摸!”

“我出两个馒头。”

“我出十个!”

“十九看我,我管饱。”

顾嘉煜被粉丝们逗笑了,等他们说完,才说出台词。

“你要摸摸我的耳朵吗?只要付出一个馒头的报酬。”

他话音刚落,一旁的贺琛已经抬手揉了一把毛茸茸的耳朵,cp粉激动地拿出手机录像拍照。

狐狸耳朵比猫耳摸,手感极佳,贺琛舍不得松手。

“啊!怎么可以摸狐狸还不给馒头,太过分了!”

“就是!我也想摸,欺负狐狸好有趣。”

“敢怒不敢言的小狐狸,被摸了耳朵也不敢要馒头。”

早在动画版的剧情上线后,人作者和画手早就给自己喜爱的角色组cp。

网上很多人图,荧幕上放出了几张官精选的人图。

雪和他的小跟班。

王和她忠诚的护卫,在代言人还没下来时,嗑这对的人是最多的,谁也没想到小狐狸和道士后期突出重围,成了游戏里最受欢迎的cp。

主持人放出的人图里,有一张是道士坐在篝火前打坐,边躺着正在烤火的小狐狸。

接着是人漫,只有短短一话。

小狐狸蹲在包子铺门口,眼巴巴地看着叠得高的蒸笼,咽了下口水,伸出了罪恶的爪子。

刚摸到蒸笼,一个巴掌落在手背,疼得他收起手。

“不可。”

道士一脸默然,小狐狸不敢辩解,转过气呼呼地离。

没走几步,就被拎住后衣领。

“干什么?”小狐狸气鼓鼓,怒视着眼前的臭道士。

接着,他难以置信地瞪了眼,因为臭道士捏住了他的狐狸耳朵。

“你,你……”

小狐狸委屈,怎么可以欺负狐狸,视线里闯入一个香喷喷的馒头,整只狐狸呆住,一会才道。

“道长真是个好人。”

“要不要再摸一下?”

“再摸一下吧,一个馒头我吃不饱。”

……

“我死了!!!我也想要一只这么可爱的小狐狸。”

“什么时候开服!我要抢内测号。”

“听说内测号挺多的,能不能给我个机会,呜呜呜,非酋落泪。”

粉丝们正热切讨论,主持人笑着说。

“今天的发布会,我们将发放八千个内测号。”

“现在可以到官方网站注册,前一个千名注册申请的可以先领取,后面七千个随即发放。观看直播的小伙伴们抓紧哦。”

有人都掏出了手机,扫描荧幕上的二维码跳转官网站抢先预约。

发布会结束后,夏知声已经在地下车库等他们。

“对了!这个给你。”

顾嘉煜茫然地看着夏知声递给他的车钥匙上。

“拿着吧。”贺琛已经替顾嘉煜接过车钥匙。

“见面礼。”夏知声笑着说,“你是贺琛的男朋友,作为姐姐送个见面礼是应该的。”

“可是……”

“别可是了,也就小几百万。别客气,来就是意外财。”夏知声道。

“这几年我为那个狗男人花了那么多钱,法院判决下来,一分不少的划我卡里,忽然多了几千万,很想买什么,暂时什么都不需要。”

“就当给我个花钱的机会,感谢。”

“谢谢夏姐。”

夏知声是给了,顾嘉煜也没再推脱,等她生日在送其他礼物还回去就。

“别叫夏姐,叫表姐。”

顾嘉煜平日没什么负担,这会倒是有不意思,犹豫了下还是叫了一声“夏表姐”。

“也行吧。”

*

六月底。

贺琛提出了要带顾嘉煜见家长,他见过顾嘉煜的父母,也想把顾嘉煜介绍给自己的父母。

一直到回贺家的路上,顾嘉煜心里还是很紧张,看着从容淡没什么要交代他的贺琛,顾嘉煜只自己口问。

“你父母面前有什么禁忌吗?”

“没有。”

“你再想想。”

顾嘉煜贺琛坐在后排,一路上悬着的心都没放下。

“真没有。”

顾嘉煜不理解,“怎么会没有呢?那你说点什么,不然我紧张。”

“只是一起吃个饭,没什么的,放心吧他们会喜欢你的。”

顾嘉煜:“……”敷衍。

“哥哥见我爸妈的时候紧张吗?”

贺琛头,“和你现在差不多。”

“真的?”顾嘉煜不信,“我没见你紧张,你到我家送邀请函那次,我爸还说你健谈。”

“啧,真会装。”

贺琛不赞。

“和男朋友的父母聊天,怎么就装了?”

车子开进小区。

顾嘉煜紧张地深吸了一口气,“我送的礼物你爸妈会不会不喜欢?”

“不会,你送什么他们都喜欢。”

“下车吧。”

贺琛走到车门的另一边,替顾嘉煜拉车门,主动牵着他的手。

司机从后备箱了拎出了顾嘉煜准备的礼物。

“谢谢。”

顾嘉煜接过礼袋,被贺琛牵着走。

然而,贺琛的父母已经在庭院里等,顾嘉煜抽回手,见父母这事,饶是擅长交际的顾嘉煜,刻也紧张得不措。

“阿姨。”

“小煜,欢迎你来。”

“谢谢阿姨。”

贺琛的母亲是气质型美人,面色温柔,顾嘉煜紧张感减少了些。

当看到边站着,穿着西装的男人后,顾嘉煜刚放松的心情紧张起来。

贺琛的父亲是华美娱乐的总,顾嘉煜也是第一次见。

若是换个时顾嘉煜也能一眼认出,因为贺琛遗传了他父亲的长相。

不容置疑的强气场,顾嘉煜差脱口一句“贺董”。

“贺…叔叔。”

“去吧。”

“小煜拿这当自己家就,不用拘束。”

“。”

两人到的时是饭,没等多久就可以上桌吃饭,顾嘉煜是挨着贺琛坐的。

“贺琛,你去把酒窖里陈叔送的那瓶酒拿过来。”

“爸,小煜不怎么会喝酒。”

顾嘉煜配合地头。

“怎么回事?”贺董眉头一蹙,“小煜能不能喝酒是一回事,怎么招待是另一回事,快去!”

“哦。”

贺琛知道是他爸爸馋酒了,慢吞吞地起。顾嘉煜条件反射拽住了他的衣服。

贺琛一走,餐桌上只剩下他和贺琛的父母。

顾嘉煜以前见朋友的父母轻易就能讨家长喜欢,可这能力在贺琛父母面前像失效了。

注意到贺琛还站着,贺董视线转了过来。

正看见顾嘉煜拽着贺琛的衣角,顾嘉煜尴尬的松手。

贺琛从没见过顾嘉煜这模样,只觉得可爱,忍不住逗他。

“小煜比较粘人。”

顾嘉煜:“……”没有,别胡说。

无处安放的手停在半空中,默默收回去。

“小煜,我们见过面,你还记得吗?”

知道顾嘉煜有几分紧张,贺母提起往事想让顾嘉煜放松一点。

“记得。”

看到福利院的照片后,顾嘉煜多多少少有印象,他记得贺琛的母亲,因为贺母是个很温柔的人,正符合当时福利院里的孩子们对母亲的幻想。

有段时贺母经常带着贺琛过来,福利院的孩子私下经常讨论。

“当时小琛也才六岁,他很喜欢你,一有时间就让我带他去福利院找你们玩。”

“有一次,我带他去找你玩,正撞上你生日。”

顾嘉煜前没有细想,经贺母这么一说,倒是想起了什么。

他记得贺琛来找他的某次正撞上他生日,因为不知道,以贺琛没有准备礼物。

其他小伙伴说了后,贺琛有懊恼。

每个孩子都给顾嘉煜准备的礼物,有的是一颗糖,或者自己最喜欢的玩具,但贺琛翻遍口袋,什么也没找到。

顾嘉煜其实不太在意,但贺琛很在意。

“他们都在献殷勤,我不能不送。”贺母着贺琛当时说的话。

“他是这么说的?”顾嘉煜听得有趣,也想知道后来发生的。

贺母头,“我当时还给他解释,献殷勤不是这么用的。”

“但是他听不去,并且固执的认为,大家都送他不送的话,就显得你们俩的关系比不上其他人。”

顾嘉煜被逗笑了,小时候的贺琛原来还有这么稚气的想法。

“你记得他送了什么吗?”贺母问。

小朋友送的礼物多都是自己有的东西,还是那么久以前的事,顾嘉煜其实记不太清。

说到这里,贺母眉眼柔和下来,嘴角的笑意掩不住。

“也不知道他从哪个义工那听说的,送礼物不一要多贵重,对方喜欢就可以。”

义工是在安慰贺琛,也暗示贺琛其实摘一朵花送出去,也能表示心意的。

结果,贺琛拉着顾嘉煜走到贺母的面前。

“我把我妈妈分给你吧。”

“这样你也有妈妈了。”

小孩子童言无忌,但这话落在人耳中就成另一个意思。

福利院的孩子都是孤儿,贺琛这话没有恶意,可不经意的一句话很可能是伤害到没有父母的小朋友。

看到顾嘉煜垂眸看着地上,贺母最担心的就是这样的情况。

正准备打圆场,就见顾嘉煜笑着应了一声。

“呀。”

小孩子可以很大方,但也可以很小气,尤其是在分享父爱母爱这件事。

顾嘉煜就是被第一任养父母送回来的,原因就是他们有了弟弟。他也曾天真的想过,如果没有弟弟,他就是父母唯一的孩子。

所以,他不觉得贺琛是真的想把妈妈分给他,只当贺琛没想过结果。于是,顾嘉煜起了恶作剧的心思。

“你把妈妈分给我,那她就不是你一个人的妈妈了,这样也没关系吗?”

最近一段时贺琛经常来,每次都会给顾嘉煜单独带别的小朋友没有的零食或玩具。

只给他一个人。

谁不喜欢被偏爱,可那时候顾嘉煜刚被养父母遗弃,最讨厌一时兴起的‘馈赠’。

当看到贺琛垂眸认真思考,顾嘉煜不忍心欺负他,一句“没想和你抢妈妈”还没说出口,就听贺琛道。

“妈妈是我们俩的,那我们俩也是妈妈的,所以你也可以是我的。”

当时的贺母:“?”虽然没听懂,但她受震惊。

顾嘉煜没当真,父母要是能说分就分,福利院也不会有这么多没有父母的孩子。

“你生日是在七月份,我记得。”

贺母记得那个夏天。

“小贺上学后的前几周比较忙。有一次周末,我问他想去哪里玩,他当时就想着去找你。”

“但几周没见,你已经被领养了。”

福利院是不能随便透露领养家庭的信息,贺母当时也没想着要去查。

“没想到,兜兜转转,他还真把你骗回家了。”

“怎么是骗回家?”

贺琛走了过来,他手里拿了两瓶酒,一瓶是贺父和他说的酒,另一瓶他专门拿给顾嘉煜喝的,度数不高。

“小煜是自愿跟我回来的。”

顾嘉煜和贺母聊了几句,也没那么紧张,贺母确实很温柔,贺父一句话没说,但顾嘉煜能感觉得出来,一家人都很欢迎他。

吃完饭后,在贺家呆了一会,顾嘉煜差不多该道别。

“要不住一晚?”

“不用了阿姨,我爸到z市考察项目,饭局差不多结束了,我去酒店接他。”

“你父亲也来了?怎么不早说,一起吃个饭,这你家在a市,来趟z市也不容易……”

“妈,许叔是来出差的,也没空过来。”贺琛和她解释。

一晚上没说几句话的贺父,倒是在顾嘉煜离时给了一个红包,顾嘉煜没意思收,倒是被贺琛拿走了。

回去的路上是贺家的司机车。

贺琛和顾嘉煜都喝酒,但在贺母的强烈要求下,还是让贺琛陪着走了一趟。

“红包你拿着。”

顾嘉煜正犹豫,贺琛就说,“第一次上门,每个父母都会包红包,不用不意思。”

看着挺薄的红包袋,顾嘉煜犹豫了下,刚接过手就听贺琛说。

“摸着像是银行卡。”

顾嘉煜顿了下,“有多少?”

“不知道。”贺琛想了下,比了数字。“应该不低于这个数。”

红包袋顿时变得烫手。

“给你就收着。”

“太多了。我第一次知道见父母可以拿这么多红包,特别像……”

“像什么?”

顾嘉煜没往下说,不太合适。

贺琛抬手挠他痒痒,“说不说?”

顾嘉煜躲, “说。我说了你别生气。”

贺琛回头。

“如果是电视剧里,那叔叔阿姨应该甩下一张支票,并严肃地说:‘一个亿,离开贺琛’。”

贺琛:“……”

“只是正联想到。叔叔阿姨很好,我……”

贺琛见他这么认真的解释,没忍住笑了一声。

“戏还挺多。”

“我妈要真给你一张支票,说的肯定不是这句台词。”

“那阿姨会说什么?”

“想知道?”

顾嘉煜头。

贺琛勾了勾手,“再近一点。”

顾嘉煜凑过去,贺琛将人圈在怀里。

“我也不知道她会说什么。”

“我只知道,我想你永远陪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