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交往前和交往后的日常,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毕竟仔细想想,正常恋爱进度:告白、牵手、拥抱、爱抚、亲吻……到最后的上本垒——他们没交往前好像除了最后一项外,其他基本都已经做过了。

后知后觉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伏黑惠神情凝重的沉默了很久很久。

伏黑惠忽然就明白了当悠仁欢天喜地的牵着他手去找前辈们宣布交往消息的时候,前辈们下意识说的“你们不是早就交往了吗?”以及“你们俩笨蛋之前原来是真的觉得自己还[没交往]啊?”这些话的原因。

伏黑惠:“……”

不过,倒也不是真就没有任何区别。

毕竟有句话说得好,被偏爱的总是有恃无恐。

这对虎杖和伏黑惠彼此来说都适用。

在发现伏黑惠对自己的容忍度高的不可思议后,虎杖悠仁便得寸进尺了不少。

不再需要小心翼翼的询问对方意见,直接亲亲抱抱和贴贴都成为了理所当然的事情。

于是除了晚安吻以外,早安吻、工作出发前的祝福吻、没什么理由只是想亲亲而已的吻……肉食系的犬科男友在热恋期恨不得天天24小时绕着他家黑猫转。

而伏黑惠偏偏对虎杖的狗狗眼没有任何抵抗力,几乎从来没有拒绝过——除了发现亲亲和贴贴过头时对方不小心起生理反应后,本能的红着脸炸毛将人推开逃走外。

尤其是步入冬季,天气渐渐冷下来后,两人平时也贴的越来越近。

同款的保温杯放在一块,拿错了是常有的事情,外套混着穿也不奇怪。

也正因为这俩人黏糊过头的关系,不管知不知情前世的事情,所有大人都觉得这俩小家伙再这样黏糊下去迟早会擦枪走火。

大概和咒术界要么孤老一生、要么英年早婚有关吧——尤其是大家族出身的,不少十四、五岁左右就会相亲订婚,甚至还存在娃娃亲,仿佛活在封建时代一样。上世纪出生的咒术界的大人们会想到那个程度一点都不奇怪。

惠他爸就是没成年就出来混的反面教材。

推己及人。

所以伏黑甚尔趁儿子还有老婆都不在的时候悄咪咪的溜过来,一手摁着虎杖悠仁的狗头,一手扛着咒具,神情漆黑如鬼神般,再度做出熟悉的威胁:

“惠喜欢你,我拦不住就算了,但有件事哪怕说过我也得再强调一遍——老子不管你们心理年龄成没成年,反正我只知道惠今年才十五岁。”

“你要是敢趁在惠没成年之前得寸进尺的哄他上本垒,我就把你那玩意砍掉。”

“我认真的,惠偏袒你也没用。”

暴君手里的咒具闪过阴森森的光。

虎杖悠仁:“……请问能按照结婚年龄算吗?”

按照2018年的法律规定,日本男性18岁可以结婚,然而成年年龄却是在20岁。

比起成年年龄,显然是结婚年龄更近一点。

自己年轻时瞎搞的伏黑甚尔偏偏在儿子的事情上当了回死板家长,他冷笑一声:“你说呢?”

虎杖:“……”

然后。

伏黑惠在某一天,莫名其妙的从恋人的宿舍墙面上发现一千多天的倒计时。

惠:……???

灵魂早就成年,不管是心理还是生理都健全过头的某个男子高中生虎杖在恋人父亲的威胁下,蔫了吧唧的默默算着惠20岁生日的时间。

撒娇被纵容过头之后,任性也变成了家常便饭。

好比现在。

十二月下旬,冬季。

“呜——为什么我们不能一块出任务,我不想和惠分开啊!一次两次就算了,但这已经是惠你这个月第四回 出差了!每次都要出差最少两、三天,加上我也偶尔要出差,四舍五入下去……我们一个月都没见过了!”

“惠生日那天都得出差,真过分!”

处于热恋期的粉发的大型犬委屈吧啦的伸手的圈着自家恋人小小一截的腰不放,毛茸茸的脑袋搭在对方的肩窝蹭个不停,暖棕色的眼睛写满了不情愿,小声的抗议着。

“只是这个月比较忙而已,毕竟有一批咒术师刚刚被老师推荐为新的高层,在他们熟悉工作前都没空接任务……以至于现在人手不太够,等过段时间稳定下来就好了。”

伏黑惠一边说一边使劲掰对方圈在自己腰上的手,然而虎杖的胳膊就跟上了锁一样,怎么都掰不动。惠试图往前走,然后被迫给自己加了个八十公斤重的挂件——被拖着走也不松手的大型犬不断发出呜呜的声响。

好沉。

伏黑惠无可奈何的拍了拍搭在自己肩窝的脑袋,哄他:“稍微忍耐一下吧,这几天忙完,正月新年就能一起过了。”

“呜,不止是新年,我每天都想要和你一起过,虽然知道不可能,但至少不能这样总是出差嘛……可恶,总算理解了七海海说的[劳动都是狗屎]的意思了……”

“不,七海先生绝对不是指你这个情况……松手,又不是见不到了,我新年前肯定能回来的,而且你应该最迟明天也会收到工作安排……”

“现在天气好冷的,没有惠在被窝的话,我晚上都睡不暖被子的。”

“宿舍里有暖气,如果你有需要的话,以后出差的酒店也可以和辅助监督申请带暖气的酒店……”

伏黑惠说着,然后皱眉摸了摸对方的手,感受了一下温度:“怕冷就多穿几件,你手好凉,我之前给你买的围巾和手套呢?”

“我都塞进惠你的包里了……”虎杖闷闷的说:“毕竟惠你肯定没给自己准备这个,你以前就不喜欢戴这些。”

“那是因为不需要……我比你耐寒。”

虎杖悠仁的体脂率实在是太低了,几乎全身都是肌肉,青筋都能够摸出来,脂肪不足常常意味着保暖水平比较低,因此在不运动的前提下,他平日总是要畏寒些。

而惠就相对要好一点点,虽然体重偏轻,但体质不差,而且尽管也有肌肉,但没有虎杖那么夸张硬实,摸起来的触感要相对更柔软一点。

但相对要好一点……实际也没好到哪里去。

至少虎杖悠仁就显然并不这么想,在他眼里,他们俩都属于畏寒的那一类。

“你才不是耐寒,你只是擅长忍耐而已,我会担心你着凉啊,惠你在那六年里的冬天就很容易感冒!感冒后还继续逞强……”

“我要比手影才能召唤式神啊!手套很麻烦我才不要戴,围巾也一样,穿上高领的衣服就差不多了。”

“不行,你完全可以平时穿,然后要战斗时放进影子里,根本就不碍事!”

“吵死了——我又不是两岁的小孩子!”

“吵死了??”虎杖悠仁睁圆眼睛、提高嗓音:“我是在担心你欸!”

“我对自己状态有数啊!是你更不让人放心,你看看你现在才穿了多少!别仗着体质好就乱来!”

“惠你自己还不是一样!明明是你更不让人放心!”

“明明是你——”

最后,莫名其妙吵起嘴来的小情侣像猫狗一样不甘示弱的对视着,然后二话不说扭头就往宿舍跑。

惠把厚外套往男友身上套,而虎杖则是仔仔细细的给即将要去青森那个已经被大雪覆盖的地方出差的恋人准备各种各样的生活用品。

惠的影子能塞很多东西,虎杖几乎想到什么就给对方带什么。

厚厚的藏蓝色中长款高领棉袄、加绒的踩脚袜、围巾、手套、高领羊羔绒打底衫三件、袜子,初次之外还有感冒药、即冲姜茶、小点心……

“我只是出差几天,正月前就回来了,又不是要长途旅行。”

“放在影子里又不占位置。”

“要是我哪天战斗想拿咒具却不小心拿出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我就揍你了。”

“……欸?生活用品会和放咒具的地方混在一起吗?”虎杖大惊失色,显然当真了。

伏黑惠噎住,然后叹了口气:“不会,放心吧,我只是随口说说想让你少给我准备太多东西而已……”

……

不管虎杖悠仁再怎么不情愿分离,伏黑惠还是在下午出差了。

黑发碧眼的少年捧着恋人的脸给了对方一个离别吻,头靠着头,绿眼睛带着笑意:“最迟我也会在正月前一天回来的……一起过新年吧。”

虎杖认真的抱着对方回吻了一下,眯起眼蹭了蹭:“不需要赶时间,晚一点回来也没关系喔,我刚刚抱怨只是有点不高兴和想要向你撒娇啦,但我可不想你真的为了赶时间而勉强自己……惠,安全最重要。”

“啊,我知道,我不会掉以轻心的,悠仁你也是……五条老师大概马上也有任务分配给你,你到时候也要小心一点,安全最重要。”

“嗯。”

笨蛋情侣口头都这么应着。

然而却不约而同的想——至少这次任务要快点完成。

毕竟,马上就要到新年了啊。

这是他们交往后的第一个新年,也是世界的命运被彻底改变后的第一个新年。

然而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

惠去青森那边出差,要处理三个诅咒。

一个一级,两个二级。

对他来说都不算难。

但偏偏出了点小问题。

众所周知,诅咒的效果和触发条件相当复杂多样,不少还很莫名其妙。

虽然咒力和实力都足够强大的话,大多强制性的诅咒都能够抵达,但并不意味着就能完全免疫。尤其是以死作为代价而进行的诅咒。

伏黑惠对付的那个一级咒灵,是个从霸凌中诞生的。

最喜欢欺凌弱小,还很记仇,因此在发现没有活路、即将被祓除之前,那个咒灵拿自己作为代价,恶狠狠的诅咒了杀死自己的咒术师。

然而诅咒一个特级咒术师实在是无稽之谈,但那个咒灵的术式偏偏有些特殊,大约是有和笼姬那样类似于以自身的死作为强制性施咒代价的属性。只不过这个咒灵没办法和笼姬那样复活,因此死后的诅咒只能说是一次性的用法,更类似于报复。

于是矛盾来了。

善于欺凌弱小的咒灵试图将这个咒术师的力量全部消磨、使其变成最弱小的姿态,然而它的力量却没办法做到这一点,可偏偏又存在强制性的效果。

然后冲突之下——

保留了完整的、属于特级的咒力,高挑的少年眼前一花,下一秒整个人砰的缩水。

然后。

一个有着黑翘发和绿眼睛、撑死只有两岁大的小家伙穿着不合身的厚衣服,迷茫的眨了眨眼睛,取代了原先16岁伏黑惠的位置。

小家伙有些瑟缩的左右看了看,神情满是疑惑和不安。

“爸爸……?”他还带着稚气的嗓音不安的喊着。

还没回到影子里的玉犬黑和玉犬白咬死了那个咒灵后,狗脸震惊的看着那个小孩。

它们唰的跑了回去,随后低头看着还没它们高的小家伙,小心嗅了嗅味道。

“……大狗勾?”

两岁的孩子歪了歪头。

玉犬白:……

玉犬白呜呜叫着,用吻部拱了拱小主人的身体,玉犬黑则是舔了舔小家伙的脸。

玉犬们兴奋的疯狂摇晃尾巴:……是幼崽主人啊!!

对。

这是两岁的伏黑惠。

保留了强大的咒力,然后身体和心智都缩水回两岁的特级咒术师。

小家伙乖乖巧巧的站在原地,懵懂的被巨大的狗子蹭了个遍,从小就喜欢东西的他试探的摸了摸大狗狗的脑袋,得到了热情的回应。

直到一阵冷风吹过,小家伙打了个喷嚏。

玉犬炸毛了。

玉犬白立即趴下来,而玉犬黑立即叼起小主人的衣领,将小小的孩子拖到白犬的背上,过长的裤腿都被玉犬黑仔仔细细的叼起来搭上去,免得搬到。

然后两只狗狗赶紧带着小主人去找辅助监督救命。

于是。

正月前一天。

虎杖悠仁、伏黑夫妻和五条悟他们,得到了个意想不到的新年礼物。

……伏黑惠变成了两岁的小孩子了。

虽然咒力没有减少,身体也没有受伤,但是不管是外表还是心智都变回了两岁。

——而且是货真价实、不带前世记忆,只认识伏黑甚尔一人的两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