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第八十九颗糖 结局(下)

景玉细细抚摸着这个金色的箱子,这并非在模板中直接灌注而成的,上面有许许多多精细的、大朵大朵的牡丹。

不,不仅仅是牡丹花朵,最右下角,雕刻着一只小龙,趴在精细的牡丹花瓣下,抱着自己尾巴尖,正在睡觉。

这是克劳斯为她准备的“嫁妆”。

按照传统的风俗,这应当是她的父母或者兄长来做。

克劳斯先生默默做好这些。

景玉低头抚摸,金子是凉的,但牡丹花瓣似乎有着暖融融的温度。

景玉用力吸了口气,问:“这难道是传说中的肥水不流外人田?”

回应她的,是克劳斯落在她额头上的一个吻。

“不是,”克劳斯纠正她,“我想成为你全部的家人,景玉。”

他如此温和地叫着她的中文名字。

景玉向他的身体靠去,用额头轻轻蹭蹭他的下巴。

她回答:“我为此感到荣幸。”

感动归感动,景玉仍旧快活地打开这个纯金的箱子。

漂亮的光芒落在她的脸颊上。

景玉猜测克劳斯一定看了不少的中国电视剧,或者咨询过专业人士。

这个箱子里面填满了珍贵的宝石,一部分已经镶嵌好,还有一部分未做镶嵌,等待她指挥归途。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转让协议,不仅仅局限于金钱、房产、车子,还有一些克劳斯名下的俱乐部、一些他所投资的股份等等等等。

数字很庞大,数学优秀如景玉,也需要在看一会之后,稍微停一停。

这些东西太多了,多的超过她理解能力。

当金钱成为一个庞大的数值后,人会短暂丧失掉关于它的认知平衡。

景玉盖上箱子。

克劳斯问:“这些能够给予你安全感吗?”

他将黑色的笔递到景玉手中,垂眼看她,示意她在空白的地方签上自己的名字。

但景玉并没有动。

她问:“那个,你该不会是想利用我转移资产吧?”

克劳斯用行动回答景玉的疑问。

他终于完成今晚一直威胁她的事情——

将龙拎起来趴在桌子上,隔着裙子赠送给她粉红色的蜜桃臀。

毫不手软。

景玉不得不说,克劳斯给予她的“嫁妆”给予她巨大的帮助。

受益于这些钱,景玉在十月节来临的时候,顺利地租到了一整个漂亮的啤酒大厅。

为了吸引游客,她花了一些钱,请来专业的设计师,将这里布置成传统的巴伐利亚风格。

这种特殊风情让啤酒大厅中客人大大增加,外加一些小小的促销手段和特意搭建的拍摄布景,使得这一方天地成为了许多人优先选择的地点。

更别说为了扩大影响力,提前让人在Tiktok上发布许许多多的广告视频。

当公共汽车、有轨电车车身打上“Zur Festwiese”的标记时候,十月节次日清晨,这里像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开幕式一样,有着英姿飒爽的年轻女骑手,骑在枣红色的马上,带领着一队游客,悠然踏入特雷西草坪。

啤酒节结束后,景玉成功签下了五家供货商的单子。

她特意大方地请克劳斯先生去柏林度假,景玉慷慨地订了迷人而安静的酒店,有着高高的、漂亮的天花板,还有数量繁多的油画和石版画,充斥着浓郁的老柏林气氛。

不过景玉最爱的还是长毛绒的东方地毯,她可以坐在上面,认真地给克劳斯先生的腿做“金色的小爱心”。

作为一个日耳曼民族血脉更多的男人,克劳斯先生在拥有茂密金色头发的同时,也拥有着相对亚洲人而言比较浓重的体毛。不过,自从景玉与他第一次坦诚相见之后,就发现克劳斯先生会将除却腹毛和绝对领域外地方脱的干干净净。

景玉承认这样的确手感更好,也方便她捏捏嘬嘬,然而出于好奇心,景玉仍旧恳请对方将腿毛蓄起来一阵子,她想亲手体验一些新奇的东西——就像克劳斯亲手为她脱毛一样。

克劳斯起初拒绝了她的请求,无奈景玉攻势太猛,软磨硬泡,最终和克劳斯立了一个“赌约”,倘若景玉能够在这次十月节谈成五件合作,克劳斯就同意她的小小愿望。

她成功了。

克劳斯不得不蓄了一段时间。

景玉想在克劳斯的腿上做出来金色的小爱心图案,她特意买了一把小巧的电动剃刀,认真地告诉克劳斯:“你听说过秋裤吗?嗯……就像有着爱心图案的秋裤一样,我会将大部分剃干净,只留下金色的爱心形状,类似于波点图案——不同的是,它是金色的爱心。”

克劳斯说:“甜心,我没有听说过金色爱心,但我想到了昨天刚看到的中文词语。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景玉夸赞他这恰当的表达能力:“很好!”

她认真地将小剃刀贴到克劳斯腿上,修剪出小爱心的模样:“我刚刚在想喔,中国的基因是不是给你注入了语言天赋?”

克劳斯回应:“并不一定,甜心,我祖父的母亲来自波兰,但我并不会说波兰语。”

景玉停下小剃刀。

她仔细想了想克劳斯祖上那些复杂的血脉,感慨:“这样说的话,你应该混了欧洲好多国家的血,真的好复杂嗷。”

还没等克劳斯解释,景玉也骄傲地挺起胸膛:“不过欧洲面积就这么大,有的国家还没我们省人口多呢。我也一样,真要论起来,我还是四省混血呢。再往祖宗上翻翻,说不定混了八个省。”

克劳斯笑了。

他任由着景玉用小剃刀兴致勃勃地摆弄,伸手将她垂下来头发仔细掖到耳后,在她嘴唇上亲亲。

景玉的金色爱心计划并没有继续下去,而是改了主意,去往绝对领域。起初克劳斯表示拒绝,但当景玉坐在她刚刚修剪完成的爱心时,克劳斯才咬着牙提醒她:“就这一次。”

只有上帝清楚,他对景玉说过多少次这句话。

金色阳光穿透厚厚的窗帘探入,克劳斯抚摸着自己昨夜亲手除掉青草的草坪,透明的龙涎落在精致的、层层叠叠的白牡丹上。

克劳斯的手指插入景玉的黑发,他坐在地毯上,脸庞看起来痛苦又压抑。

景玉双手压在金色爱心图案上,用一个吻解除掉他的封印。

有着克劳斯先生气息的吻。

就像旁边桌子上摆放的布偶娃娃。

金发碧眼的魔王坐在草坪上,小龙面对面坐在他怀抱中,怀抱着一堆宝石。

魔王投喂给龙樱桃,而龙骑在硕大的红色棱石上,接触面被无法压制的宝石映出红色光泽,尾巴尖尖绷成直线。

地上这张漂亮的长绒地毯最终被景玉购买下,她决定自己亲手销毁掉“罪证”。

“宾主”尽欢的愉快假期结束后,景玉接受克劳斯的邀请,乘坐他的车前往慕尼黑。

在离开柏林的车上,景玉将脚搭在克劳斯先生的西装裤上,她打了个哈欠,迷迷糊糊地问:“还记得我上次读的那本童话吗?”

克劳斯问:“哪本?”

“嗯……就是关于龙和魔王的那篇,”景玉说,“不小心失去心脏的龙,最后怎么样啦?”

克劳斯笑了,顺手捏了捏景玉的脚腕。

“魔王亲手将自己的心脏还给了龙,赠送给小龙无数的珍宝。”

他慢慢地讲述着景玉没有看到的那些:“龙留在魔王身边,他们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景玉感叹:“这可真是一个普通的童话结局啊。”

“还有另一个版本的结局,你想不想听?”

景玉快乐地坐起来,不小心将西装裤蹭皱。

她伸手抚平褶皱,兴致勃勃:“什么版本?”

克劳斯不动声色地看她:“龙和魔王生了八个小龙。”

景玉惊讶:“魔王生的?不可思议。”

她凑过去,眼巴巴地看着克劳斯:“那魔王先生愿意为龙生八个小龙崽吗?”

克劳斯捏住她的脚腕。

他说:“我想,现在的魔王先生应该只能接受一只小龙称呼他为Daddy。”

景玉扑过去,额头抵在他胸口,用力地蹭了两下。

她说:“我也这样想,亲爱的魔王先生。”

克劳斯按住她的头发,享受着她主动的依偎。

但是,只有一分钟。

景玉发出快乐的声音:“回到慕尼黑后,我能够拥有一杯加蜜豆和芋圆的布丁奶茶吗?”

克劳斯说:“不能加蜜豆,只能选三分糖。”

景玉抗争:“糖是奶茶的灵魂!蜜豆是奶茶的爱人!你忍心拆散它们吗?”

克劳斯低声在景玉耳侧提出一个玩法。

景玉想到了那个等尺寸比例的玉质玩具,立刻反驳他:“你骗人,这样根本没有足够的水来养玉,玉不是这样养的……”

克劳斯遗憾地说:“那奶茶小姐可能等不来它的爱人了。”

景玉企图说服克劳斯先生:“那Jemma小姐会因为奶茶小姐破碎的心而一起难过,说不定会因此耽误和克劳斯先生的约会……”

黑色的库里南穿越萨克森的宽阔道路,车窗外是迷人的易北砂石山脉,连绵275平方公里的土壤迎接着温暖的阳光,疏松岩石被自然的风改造成奇异的石柱。

悬崖陡峭,山顶平坦,峡谷沟壑,深深浅浅,如同跳动不停的心脏、永不休止的爱意。

易北河畔的风吹动枝叶唰唰啦啦作响,山谷好似卡斯帕·大卫·弗里德西笔下浪漫的画卷,安徒生放下他的羽毛笔。

魔王先生和小龙交换了彼此的心脏。

拥有魔王心脏的小龙,在灿烂的阳光下,主动亲吻魔王先生的唇。

属于他们的故事仍在继续。

小龙笨拙地学习如何爱魔王。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