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追着跑

住处的豪华度从上到下依次降低——别墅、小洋房、木屋、砖瓦房。这木屋的床已经很小了,翻个身都会掉下去那种,她们简直不敢想象排名最后的曲楠和李圆要怎么捱过这漫漫长夜。

唯一让人有点安慰的是,整体的环境还算整洁干净。

第一名住的是大别墅,温兮语两人快羡慕死了,幸亏陈瑾够意思,晚上叫了所有人都到他们那边去夜宵打牌。

现在是私人时间,节目组撤了所有的摄像头。几人边打牌边闲聊,提到中午刚上热搜的一个瓜,说是有个二线明星被爆出在和某位高权重的名企董事长交往。

新闻里措辞模糊,没说明两人是否男女朋友,也不知道那位的婚姻状况和感情生活如何。

热搜还没爬上前三,就已经被压了下来,完全销声匿迹。

其实大家都生活在圈子里,也明白基本上这种情况,也就只能当个情人了,嫁入豪门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不由得纷纷感叹。

贺颂轩问:“那万一是真爱呢?”

强亚不算是完全的圈内人,看他一眼,也就多说了些:“弟弟还小,以后会明白,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的。”

贺颂轩似懂非懂:“那像他们这样的企业家,是不是都不会和自己喜欢的人结婚啊?”

这话问出口的时候气氛还挺闲散,各自三三两两在说着话,他声音又小,只有身旁的强亚和温兮语听到了,后者动作一顿,朝他看过来。

贺颂轩很快反应过来,歉意地对温兮语道:“不好意思呀姐姐,我不是在说隽池哥,你别介意……”

温兮语放下了手里的饮料,温和摆摆手:“没事。”

贺颂轩侧眸凝视她,靠近一些,继续认真道:“隽池哥肯定和那些人不一样,我看的出他很在乎姐姐,也一定有和姐姐提过这方面的事吧?”

“……”

温兮语眼睫动了动,还没开口,被一旁的强亚笑着接过话茬:“没想到我们颂轩小小年纪也这么八卦啊。”

“呃,”贺颂轩张了张嘴,也笑了下,“我就是想关心一下姐姐。”

他把茶几上的水果拼盘挪过来,招呼两人多吃一些。

温兮语道谢,垂着眼接过,贺颂轩的视线不着痕迹在她身上扫了圈,嘴角稍微勾起一点。

晚上大家各自回房,温兮语洗漱完毕,躺在狭窄的双人床上,点开谈隽池的微信。怕影响沈烟休息,她就没打视频通话了,只是单纯用文字一来一回和他发消息。

谈隽池知道她今天一天都颇为辛苦,嘱咐着让她贴上膏药,免得第二天早上起来肌肉疼痛。温兮语侧着身乖乖应好,看到他问:【明天你什么时候回北京?】

温兮语:【明天录完综艺可能比较晚了,节目组已经给我筹备了生日会,可能后天才能回来了。】

她的脸颊贴在柔软的枕头上,床头一盏暖色小夜灯莹着微光,一字一顿敲出:【你可以来三亚吗[脸红]】

那边沉默了片刻,回道:【抱歉小兮,高鼎这边有个很急的事情,我暂时抽不开身,本来想着等你回来再一起过生日的】

温兮语在被子里屈起膝,把自己团成一团,凝视着屏幕上跳动的光标。

有些失落,但知道他也身不由己,垂下眼,默默地回:【没事~那我们就后天再过呀,工作重要[抱抱]】

没过多久,谈隽池打来了电话。温兮语先是下意识按了静音,看了旁边已经睡着的沈烟一眼,捧着手机到了木屋外面的院子里。

“喂,哥哥?”

“听着没什么兴致。”男人磁性的嗓音从听筒里传来,低沉温缓,“不开心了?”

“……没有。”温兮语怕影响他的情绪让他自责,提了提嘴角,道:“就是今天做了好多事,有点累。”

他稍顿几秒:“那一会儿早点休息,回去别看手机了。”

“嗯。”温兮语想说什么,最后还是压了下去。

谈隽池在那头温和道:“你安心录节目,我会尽快处理这边的事情,争取能过来陪你过生日。”

“真的吗?”

尽管知道他是在安抚自己,温兮语还是觉得心情明亮了一些。和谈隽池互道晚安之后,她回到房中重新躺下。

盯着头顶的天花板,不知怎么,她又想起早些时候贺颂轩问自己的话——隽池哥,一定有和你提过这方面的事吧?

白天一整天的体力劳动让人感到疲累,温兮语没能想太久,感觉眼皮越来越沉,最后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集合,节目组又准备了新的任务。

要去西岛浮潜,并在水底找到他们藏起来的“宝藏”。每个物件上都清晰地做了菠萝台的标记,录制的那片海域也做了清场,没有其他游客。每组轮流下去,在指定的时间内,看谁找到的最多。

为了保证公平,在每组下场之前,节目组都要重新布置一边,确保嘉宾们所能接触的“宝藏”数量是完全相等的。

经过统一的基础培训之后,大家就下水录制了。

沈烟和温兮语是最后一组,因此也就躺在一旁的沙滩椅上,悠闲地等待着。

太阳伞很大,在她们身上覆下一层凉爽的阴影。从这边看过去,细白的沙滩沿着海岸线纵伸,蔚蓝的海面一望无际,干净又漂亮。水天相接之处,有几片洁白的云袅袅飘了过去。

很宁静的感觉。偶尔传来几声海鸟的鸣叫。

泳衣都是由节目组提供,女孩子们的衣服都很好看。不是传统的紧身式,而是像连衣裙那样,裙摆层层叠叠,在水中在自然飘散开,宛如花瓣一般。

浮潜处的水域较浅,基本上不会游泳也没问题,唯一的难度在于节目组设置了很多障眼法,“宝藏”的颜色和周围环境很像,有时候放眼望去根本看不出来。

贺颂轩和强亚下去了半小时后起来,工作人员赶紧给他们递上毛巾披着。男生头发短,稍微一擦就干了,但一会儿还要换衣服吃饭,两人就回到酒店洗澡去了。

走之前贺颂轩还问温兮语:“姐姐,你昨晚睡得还好吗?”

温兮语愣一下:“还不错。”

“那就好。”他像是松了口气,眨眨眼,“我还担心木屋那么小,姐姐会不习惯呢。”

虽说是每组有固定的时长,但是实际上中间会有些间隔,并给予嘉宾在水中自由玩耍的时间,因此等到温兮语和沈烟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日光都没有那么曝晒,恰到好处地柔和,映在远处海平面上,粼粼波光蓝得像宝石一般,云朵也相应染上了橘粉色的暖调,如同水彩中的泼洒渲染。

换好衣服之后,温兮语接到谈隽池的电话。

“宝贝。”他的气息好似和着海风浅浅呵来,有了些空濛的回音,“要下水了么。”

“嗯对,你怎么知道呀?”

“听蔡导说的。”谈隽池笑,“玩得尽兴点。”

温兮语不是第一次看见大海,却是第一次潜水,还有些期待和雀跃,对他在这个时机打来电话也没想很多,聊了几句便交给了工作人员。

气温正舒适,两人带好浮潜的装备下了水。

清凉的水流卷掠过脸颊,发丝随着飘动,一整天的酷暑完全消解,温兮语和沈烟相视一笑,开始在水底认真察看起来。

所谓的“宝藏”,可能是任何东西——一只海螺壳、一枚水晶石,一条项链……但是无一例外都会在上面印上菠萝台的logo,一旦找到之后很好确认。

两人分工合作,沈烟负责西边,温兮语主要在东边,很快就找到了不少好东西。手上的篮子也越来越满。

水下摄影师一直在她们身边远远地跟着拍摄,偶有几条色彩绚丽的热带鱼经过,整个画面有种梦幻般的美感。

温兮语绕了一圈,正想到别的地方看看时,突然发现某处珊瑚礁里藏着一个纯白色的小盒子,盒身外镶嵌着一圈粉紫色的珍珠,颗颗饱满晶莹。

大约又是节目组放的宝藏,她心里一喜,游过去,将东西攥在手里。

看了半天却没发现菠萝logo,温兮语正疑惑,又瞥见底下写着一行清隽漂亮的行楷——【给小兮。】

是谈隽池的字迹。

心里咯噔一下,突然有种极微妙的感觉。

入目是湛蓝澄澈的海水,漂亮的水底世界,她拿着那个小盒子,突然觉得自己握住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胸口砰砰然响动起来,还没有理清思绪,就看到跟拍PD在一旁给她打手势,提示时间到了。

她恍恍惚惚地游至岸边,将装满“宝藏”的篮子放下,手心里还攥着那个盒子。

沙滩上的摄像机都还在,但是之前还有不少工作人员,现在却全都不见了。刚才的摄影师和沈烟也都没有跟上来。

天色微微有些暗了,晚霞在远方的天空层叠浮现,海面上的柔美光辉相得益彰。浅白色的沙滩上,不知何时布置了一些漂亮的小灯,像是星星一样,一闪一闪。它们像是在指引方向般,沿着海岸线往前延伸。

温兮语的心跳得很快。

其实她在刚才就有了预感,但是始终不敢置信。直到顺着灯光一路走过去,看见远远伫立着的英俊男人时,才慢慢、慢慢地屏住了呼吸。

“你、你怎么来了?”

谈隽池穿着一身纯白色的西服,脖颈处打了深红色的领结,颇为正式。他身姿挺拔地立在那里,落在海天一色的背景中,像是一幅漂亮的画。

他浅笑着凝视她,看她一步步朝自己走来:“说好了,要赶过来陪你过生日。”

“……噢。”

温兮语咽了口口水,把手上的盒子递出去:“我刚才在水下发现了这个。”

她结结巴巴地问:“是、是你的吗?”

谈隽池低敛下眼,伸手去接,握住盒子之后却没拿回来,反而用骨节修长的手指勾住她的指尖,顺势牵住了她的手。

指腹触碰传递他的温度,男人勾唇笑了:“嗯,是。”

他的眼睛很好看,眉宇修长,眼窝深邃,在日影的映衬下显出漂亮的深棕色。温兮语陷入其中怔怔然,定定地看着他低下头,在她手背上落下一吻,又抬眸,眼底蓄着光。

“但现在它是你的了。”他轻轻弯唇,“因为你找到了它。”

想问他是什么意思,却没能开口。

而谈隽池就在她失神的表情中,慢慢地俯低,单膝跪地。

海边突然绽放出冷焰火。

日光已落幕大半,姝丽又明亮的火树银花却绚烂盛开,与烂漫的晚霞融为一体,照见一望无际的海面,也照亮他的眼。

纯白色的盒子被谈隽池亲手打开,里三层外三层的绒料包裹,里面躺着一枚澄澈如大海的蓝钻戒指,熠熠生辉又光华璀璨。

“小兮。”

这个角度很难得,温兮语低着头看他,他亦仰头与她对视。

谈隽池的嗓音温沉低醇:“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爱上什么人。”

看到他根根分明的睫羽,也看清他漆黑的眸中翻涌的浪,以及压着的、深沉的、潜藏起来的温柔。

“但你的出现,让我明白,原来爱是一种无法抑制的本能。”

遇见她之前,他的世界是黑白的,没有色彩。

日复一日的例行公事,他将自己所有的情绪压在身体里,冷漠地旁观生活中所发生的一切。

无数的人来来往往,各式各样他都见过,所有关于人性的丑恶面他都看过。淋漓尽致。

却从没有一个人会像她这样,如此不加约束。

谈隽池已经很习惯与人相对时得到一套冠冕堂皇的说辞,那些伪饰的词句不论怎样精美包装,都含着居心叵测的目的性。

都是谎言,少见这样近乎横冲直撞的真实。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开始对他们之间的关系感到期待。在滨海湾那晚,她躺在他怀里睡着了,谈隽池注视她恬静的容颜,始终做不到下定决心。

本该将她推开的,但动作还没做出,心却提前一步疼了。

那样舍不得。

像是穷人家的孩子没吃过梁肉好饭,他从没见过像她这样的人。

永远灿烂,明快,像太阳一样温暖着别人。对身边的一切有充分的新鲜感,很容易满足,会因为很小的事情就开心得不得了。她也曾遭遇过不公,却没有怨恨任何,而是始终怀揣着感恩,充满希望地生活。

她像一束光,把他身处的那片漆黑的海域照亮了。

如此耀眼。

男人保持着单膝跪地的姿势仰视着她,眉眼幽深沉邃。那样的眼神,好像眼里只看得到她一个人了。他没有笑,唇线平直,缓缓、缓缓地问。

“嫁给我,好吗?”

有那么短暂一瞬间,温兮语清晰看到他打开枷锁,所有爱意炽火般涌现。她也像飞蛾扑火般,目眩神迷想要向他奔去,义无反顾交付上自己。

温兮语眼眶氤氲模糊,不住地点头,却哽咽着,说不出一个好字。

他们有多默契,她不过刚伸出手,他便立即为她戴好了戒指,把她裹在怀里,用力地亲吻她。

幻想过很多次求婚的场景,但真正到了这一刻,才发现以往任何想象都不足为道。温兮语觉得整个人都要融化,融在炽热的喜悦里,化在喧嚣的爱意中。

她从小便没了母亲,后来也相当于失去了父亲,一个人跌跌撞撞地长大,活得小心又谨慎。

渴望有一个人,能够深深地永不停歇地爱着她,至死方讫。

他也许不会轻易说出口,但只要她靠近他,她就知道。

——知道这个人,是永永远远属于自己的,不会离开,也不会走散。

而现在,她找到了。

她找到了他。

海岸焰火还在盛放。火光照亮了他们彼此凝望的双眼,谈隽池紧紧抱着她,半晌俯首低下来,抵上她额头。

他嗓音低哑,一字一顿地道:“小兮,我爱你。”

海风吹拂声中,温兮语听到自己小声回:“……我也是。”

永远爱你。

【正文完】

▍作者有话说:

啊啊啊啊啊啊啊正文完结啦!!!撒花!!!

感谢我们可爱的小温和谈总陪我度过这个秋天~他们很相爱,会一直好好地走下去哒~

评论送红包!普天同庆!!!333

之后番外应该还有一些要写的,还有两对副cp,周随和魏霄儿,还有梁榛和叶庭远,我萌这两对很久了哈哈哈哈!

ps:下一本预收文《晨昏游戏》,很喜欢这个故事,大家收藏呀!!!会好看的!我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