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大空战仿佛一切清零。

守护者们被下毒,要拿到戒指解毒,可戒指只有一个。

大空的两位首领则互相牵制着。

宗近云雀没有参与,切尔贝罗的笼子关不住他,但他还是老老实实的待在观战区。

按照猜想,里包恩应该是打算将他留作后手,万一在指环战出了什么意外。里包恩基于身份不好出手,就可以让宗近云雀帮忙。

不过看大空战的进展,似乎不用太过担心。

有了之前的特训,所有守护者的实力都高了一大截。

宗近云雀看到一半就已经放下心,怎么想沢田纲吉都不可能会输,就算对面犯规搞事,也没什么太大的问题。

很快那边的大空战濒临尾声,XANXUS被戒指拒绝,所有人都身负中伤或是重伤。

大空战结束,他正想着要不结束后约里包恩跟另一个阿尔克巴雷诺打一架,完全不留手的那中,想要看看之前方式是否能让他离开这个世界时。

守在大空战周边,以防有无辜路人接近,同时也是为了保护候选人们安全的彭格列下属捂着左腹部跑进观战区,放声喊道:“Re、Reborn大人……!”

他似乎还有话要说,却在跑动时被身后的纯黑铁链击中颈部。

在情报传达之前就倒在地上不知生死。

这位彭格列下属倒下后,自然露出了站在他身后被一身服饰遮挡住全身,露出的部位尽是绷带的存在。

“复仇者?!”可乐尼洛一惊。

里包恩留意到身前的笼子还没有被打开。

“喂,Reborn,你们不会还私藏了什么罪犯吧?kora。”雨的彩虹之子可乐尼洛连忙看向身边的里包恩。

众所周知,复仇者监狱会收容违反黑手党规矩以及对黑手党不利的人员。

里包恩也一脸严肃。

“不,就算有一个,但他本人也已经在复仇者监狱之中,出来的只是幻术体罢了,复仇者应该不会应该这个行动。”

“大人,就是这一位。”

那边现场作为裁判的切尔贝罗不知什么时候消失,出现在前来的复仇者身后,指向还站在笼子里的宗近云雀。

她在复仇者高大的身影下衬托得娇小,但没人敢确定她就是刚刚还在组织大空战的切尔贝罗。

不知什么时候,周边出现了许许多多的复仇者,与一眼看去不下十人,只有服饰不同的切尔贝罗。

笼子毫不掩饰的流出了强烈的电流。

主要作用恐怕是限制在一旁的彩虹之子。

确定了对象,复仇者直接动手,铁链朝笼子的方向袭来。

“云雀学长——?!”

沢田纲吉在的位置虽说遥远,方才的战斗也消耗了许多体力,但在留意到这边的情况,则是第一个想赶过来。

情急之下没人在意他的称呼。

最先行动的当然是本身离这边更近的云雀恭弥。

只不过凭他们现在的状态与中央跨越的距离,恐怕没有办法在这次攻击打中之前赶上。

耳边听到这中熟悉的称呼,并且是对自己喊的,宗近云雀用火焰凝出双拐,面对即将到来的战斗反而露出跃跃欲试,笑容满是期待。

怪不得在进入观战区之前,切尔贝罗强制要求收容武器。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他还没有用火焰战斗过,或者说根本没有能让他用上火焰的对手。

但是复仇者的话可以的吧?

对方很强嘛。

庞大的紫色火焰从他身上迸发而出,在瞬间击破了牢笼,连带他身边关着其他人的笼子也一并击破。

那道铁链自然也被拐棍击了回去。

“你要反抗吗?入侵者。”站在最前方的复仇者用相当平静的语气询问。

一旁的切尔贝罗对正朝这边赶来的彭格列进行警告:“指环战的获胜者,彭格列的十代目,如果在此进行反抗,复仇者监狱会同样将彭格列视为敌人,请慎重。”

里包恩被可乐尼洛的白鹰,跟可乐尼洛一起被叼起来躲开这团火焰,开口想要劝下他。

“等等,云雀,冷静点!”

就算在复仇者那边没有将宗近云雀算在彭格列内,里包恩也不可能让宗近云雀跟这群人对上。复仇者监狱强大又神秘,没有动手说不定还能让彭格列方前去交涉,要是动手了就没有话可讲了。

结果在他要继续开口的时候,对上了宗近云雀看过来的双眼。

那中神情,怎么说都太过耀眼了,无畏、自信、肆意、充满了对接下来战斗的期待。

宗近云雀语气也是没有听过。

语中带笑听着缠绵却从中透露出了极度认真。

“呐,小婴儿啊,既然没事要我帮忙的话,让我玩一场吧。”

别说里包恩了,就连一并旁观到这幕的可乐尼洛都短暂失去语言。

总觉得怎么都劝不动了。

宗近云雀在彻底冲到人群之前,看向了正在往这边跑的沢田纲吉,语气是平淡的命令式:“别过来哦,小狮子。”

哪怕再平淡,他的语调里总是带着浅浅的拖音,就显得格外暧昧。

这是他第一次在这个世界里,在人前将这个昵称说出口。

已经赶到这附近的云雀恭弥缓缓停下脚步,没有再往前,也不需要宗近云雀特地回过头来阻止。他正好站在白鹰的身边,里包恩借机跳到他的肩膀上。

领口的戒指被宗近云雀扯下戴在手上,代表云属性的火焰在其上燃烧。

耳钉蔓延上死气之炎,正方形的匣子从中掉落出。

“好久不见,小卷。”

匣兵器云针鼠从中落在地上,应和般的发出一声喜悦的吟叫,可爱的小脸对准对面复仇者时,露出敌对的凶狠表情。

他冲进其中大闹一场。

复仇者也知道跟他对话毫无意义,其中不少也取出了银白代表透明的匣兵器。

“果然,你们这个时候就已经有了呢。”

宗近云雀毫不意外,甚至更合他的意了。

持有匣兵器的战斗与未持有的战斗全然不同,原本只是因为宗近云雀意已决而自觉没法阻止的里包恩神情严肃起来。

不止是他。

可乐尼洛,同样来观战的夏马尔,迪诺,都明白这时复仇者展现的实力究竟有多超前。

宗近云雀在后续时间迸发出来的火焰分明已经到达了他的上限,却完全没有类似于上个世界最后的感觉。

奇怪,是猜测出错了吗?

他蹙眉,跟复仇者们的战斗虽然很带劲让他兴奋,但他动手的起因确实是想借机试探下结论。

由于战斗覆盖面太广,其他观战人员已经退后。

宗近云雀释放了火焰,战斗技巧还是有收着力的,这里毕竟是并盛,他不可能真的无视环境对战,就连小卷也只是增殖阻挡对方的攻击,而不是直接布满天空。

他的束手束脚自然也被其他人所察觉。

“Reborn!”沢田纲吉焦急的喊里包恩的名字,他真的不能忍受站在这里看着。

“冷静点,阿纲。”里包恩看起来好像很冷静,“你已经跟彭格列绑在一起了,你的一举一动都会被当成是彭格列的意志,难道你想拉着大家一起被捕吗?”

“但是!”

云雀恭弥看似平静的看着,他身上还带着方才大空战留下的伤,手中的浮萍拐却没有收起来过。

“可恶!”

就算伤势很重也很累,但是守护者们除了蓝波被送去医院外,没有一个人离去。

狱寺隼人狠狠地踢了下脚下的石子。

复仇者们像是不知疲倦,就算被狠狠地打倒也能再次站起身。

也并不用说他们个个身手都尤为恐怖。

场面一度十分惊悚,这根本不是人能对付的对手。

而如果不是宗近云雀,也没有人能如此直面围观复仇者监狱的实力,哪怕他们向来是黑手党间规则的维护者,拥有无法匹敌的权威。

退在最后的几个复仇者互相间对视,有一位点点头,从不知哪里掏出周边看起来就有些扭曲的锁链。

正在战斗的宗近云雀敏锐的抬起头。

他察觉到那个武器周边扭曲的时空之力,跟他上个世界末尾时感觉到的十分神似。

就好像是一中规则,又像是一中意识,只不过其上的意识十分模糊,只能凭借通感能力勉强察觉到一点点。

比起它,小卷仿佛感受到威胁似的对那条锁链龇牙咧嘴。

宗近云雀将身边三个复仇者用火焰凝成的浮萍拐在一秒内多次进攻暂时击退后,想要躲又硬生生的停住了自己的步伐,试探性的任由自己被那锁链圈中。

不知道什么材质,银白又透明的锁链在碰到宗近云雀时,就像拥有自我意识般。

自主缠绕住他限制行动。

在整条锁链都圈住宗近云雀之后,连锁带人的消失了。

小卷失去了供应它行动的火焰,不情愿的回到了匣子里,被复仇者捡起来收容。

里包恩上前企图交涉让复仇者们留下匣兵器,结果被用“这不该是在这个时间出现的存在”的理由,给不容置疑的拒绝了。

那么另一个云雀究竟是如何持有的,便成了个迷。

o

一阵眩晕,携带着熟悉又陌生的穿越时空的感觉。

睁眼是一如上个世界到来的地方,四周悬浮着无数珠子。

抬起的手散发着浅浅的微光,只能见到形状。长发同样发着光垂在身前,看不清它本身应该是何中色泽与模样。从远处看去,整个人就像由光凝聚而成的人形。

“……”

小纸人再次因为突然的变化而艰难的在掉下来时候抓住祂的头发,却因为太滑一直在往下掉,吓得飚水珠求救。

人形垂首接住它,好像轻轻笑了下。

祂抬起头,靠直觉感应着,朝一个方向看去。

果然,还要继续前进啊……

终点究竟会在哪呢?

前途似乎无法预料,未来更像脚下能走向无数的路。

但只要想到旅途终究会停下来,反而有些期待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