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除了高中运动会那次,这是陆潇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下背着叶橙,就那么肆无忌惮地走在大街上。

好在两人还未完全失去理智,临时问门口保安借了一把伞。

叶橙撑着伞遮风挡雪,身后的雪地里,留下一串蜿蜒的脚印。

“那条路往右边走,就是我的初中,那时候我妈常年住院,每天都是司机接送我。”

“这家店的馄饨特好吃,我以前天天跑来吃,等下回去给你打包一份。”

“看见那个草坪没有,初中那会儿我经常跟人在那里踢球,一言不合就打得不可开交。”

叶橙一手搂着他的脖子,听他絮絮叨叨,时不时夸一句“真厉害”。

“我小学在白泽待过几年,初中的时候我们还不认识。”陆潇说。

叶橙以为他要感慨,谁知他却笑着收拢手道:“但是高中就遇见你了,真好。”

不知道为什么,叶橙忽然想起了很多年后的他。

他是不是也在遗憾,为什么没有在高中遇见他。

是不是也在遗憾,没能发现那个从小喜欢的“小妹妹”其实就是他。

是不是也在遗憾,没有背着他走这段路,跟他说这些话。

陆潇感到身后的人将脸埋进他脖子里,皮肤上传来热乎乎的气息,以及……几滴温热的水珠。

他脚步一顿,问道:“怎么了,阿橙?”

叶橙摇了摇头,把他抱得更紧,轻轻地说:“困了,打了个哈欠。”

陆潇揪住的心这才放松下来,笑着说:“吓我一跳,我还以为哪里惹你生气把你弄哭了,我刚刚脑子里想了不下十种道歉的姿势。”

叶橙没说话,将整个脸都贴在他后背。

雪花顺着透明雨伞滑落,像坐滑梯一样砰砰弹跳几次,再轻飘飘地栖息在覆着薄薄落雪的斑马线上。

他听见陆潇的心跳声,在茫茫雪地里显得格外清晰、沉稳。

一如很多年后,每一个被他从身后抱住的夜晚那般有力。

你开心吗,这些都实现了。

我会陪你到很多年之后,然后亲口问一问那时候的你。

他在心里默默地说。

叶橙只大概指了个方向,陆潇就明白他想去哪里了。

年前的山海路比往日冷清了不少,但一些小店铺还是人满为患,不缺客人。一品小龙虾的老板娘在门口嗑瓜子,笑着跟他们打了个招呼。

两个人穿过大街小巷,最终来到了十三中门口。

十三中的大门只有两、三米宽,平时还只开一半,只有出入车辆才会全部打开。旁边悬挂着砖红底的烫金字体,上面写着“南都市第十三中学”,那个“三”最下面一横摇摇欲坠,估计再来阵强风就能变成“十二中”。

对比对面附中气派的大门和校匾,这边简直又破旧又萧瑟。

高一和高二已经放假了,只有高三那栋楼还在上课,白炽灯的光芒在白天并不明显。

叶橙拍了拍陆潇道:“放我下来,我自己走。”

陆潇说:“你还知道害羞啊?我偏不放。”

“别闹,等下门卫不让我们进去就惨了。”

陆潇这人拧巴得很,就喜欢和他对着干,背着他径直走到门卫室,扬声道:“有人吗?”

叶橙急了,在他背上踢来踢去,试图让他放自己下去。

门卫室的门从里面被推开,叶橙马上不动了,把头低下去默念“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头顶响起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哟,又是你这臭小子。”

叶橙抬头看去,门卫大叔刚吃完加餐,叼着牙签用手指了指他们道:“陆潇是吧,背上那是谁?呵呵,怎么还是个男孩子。”

陆潇爽快道:“魏师傅,您还记得我。”

“当然记得了,你小子逃课被抓的次数我两只手都数不过来,能不记得吗。”魏师傅笑道,“不过你背上那个我真没印象了,也是我们学校的吗?”

当着陌生长辈的面被这么背着,叶橙的脸刷的红了。

陆潇颠了颠手里的媳妇儿,说:“当然,这可是我们学校的年级第一,我同桌叶橙。”

魏师傅想了想,一拍手掌道:“想起来了,表彰墙见过。”

“你俩感情还挺好啊,都上大学了吧?在哪儿读书呢?”他打开一半的校门,放两人进去。

陆潇说:“在外省,谢啦,回头来给你捎包烟。”

魏师傅笑骂:“小混蛋,别大声吵吵,高三还没放假。”

“好嘞,明白。”

远离校门口后,叶橙往他肩上锤了一拳:“放我下来!”

虽然魏师傅没说什么,但一会儿要是碰到老师就尴尬了。

陆潇不撒手:“乖,别动,下来你的鞋要脏,到教学楼就放开你。”

叶橙低头看了一眼,发现他那双白色的鞋踩了一脚泥。

南都的雪轻薄易化,积雪浅的地方往往都混着泥泞。

陆潇把他背到高二的教学楼,停了下来。

久违的1号楼。

两人牵着手往楼上走,荣誉墙上换了陌生的面孔,好几个班级的位置也都做了调整和翻修。

走廊里一片安静,地面铺着一层粉笔灰。

到拐角处的时候,叶橙远远地望向走廊的另一头。

“还记得我们在那里打过一架吗,你个傻逼当时要一挑六。”他冷漠地一指那个拐角。

陆潇怒道:“要不是你拖后腿,我能打过的好吗。”

“扯犊子,要不是我在,你头都被打破了。”

他们吵吵嚷嚷地上了五楼,陆潇惊奇道:“我操,我们班那个破牌子居然换了新的……你看,教室里还装了空调!凭什么我们在的时候不装?妈的夏天都热死了!”

叶橙也有点生气了,跟他脸贴脸从玻璃窗外偷窥里面。

“饮水机和电视机也换了新的,凭什么?!”他无语道。

“便宜那帮小兔崽子了……”陆潇一边吐槽,一边发现窗户开了个缝,他赶紧喊叶橙来看,“宝贝,窗户没锁!”

他果断拉开窗户,利落地翻身进去,然后从里面给叶橙开门。

叶橙前世毕业后,就没有回过附中,只是偶尔约几个老师同学出来吃饭,因此感到很奇妙。

他摸摸桌子,又摸摸椅子,最后回到自己以前的座位上坐下,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看这里——”

陆潇在讲台上喊了一声,只见他用粉笔在黑板上写了两个人的名字,还非常少女地画了个爱心,把他们俩的名字圈在里面。

叶橙噗嗤笑了出来,故作严肃道:“这位同学,不准暗恋班上长得帅的男同学哦,要好好学习,争取考上理想的大学。”

陆潇垮下脸说:“可是男同学就是我的理想,怎么办?”

他走下讲台,向叶橙走来,看着他的眼睛说,

“第一志愿是他,第二志愿也是他。”

“没有他的话,你让我怎么努力?”

这位男同学,是那年夏季末的雨,是树上喧嚣的蝉鸣,是书页中密密麻麻的心事……

是理想,是热爱,是挥之不去的眷恋。

缠绕在微醺的风里,盘旋在枯黄的梧桐叶下。

陆潇拉起他的手,躬身在手背上落下一个吻。

他抬起眼眸,漆黑的眼中带着明晃晃的笑意。

“同桌,夏天结束了,我是不是可以说喜欢你了?”

叶橙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他,笑了笑正想开口,后门处响起一个捏着嗓子的声音:“我准备好了,你说吧。”

他们转过头,后门被一下子撞开,外面站了一群人。

蒋进和周敏豪站在最前面,后面还有江怡蓉、谭晓琪、谭萌萌、李俊晓和两个篮球队的,全都挂着不怀好意的笑容。

周敏豪阴阳怪气地说:“你行啊兄弟,要不是老蒋说漏了嘴,你俩还想瞒着我到什么时候?”

“你他妈才说漏嘴,别把我说的像个大嘴巴行吗,是你自己看不出来还怪别人?”蒋进立刻道。

“得了吧,你不本来就是个大嘴巴吗?”

陆潇捂住额头,叶橙笑得不行,问他们道:“你们来看老师?怎么不叫我们一起?”

“不是看老师,老徐已经放假了。”蒋进撇了撇嘴,“我们想在年前聚个餐来着,路过这里就顺带进来看看。前几天就叫潇哥了,他说公司年底太忙,你俩抽不开身,等年后再出来。”

叶橙转头去看陆潇,他耸了耸肩,无奈地说:“现在不忙了,随时都可以。”

大家在讲台上拍了个合影,几个女生拉着彼此互相拍照。

男生们三三两两地在走廊上闲聊。

周敏豪张着嘴巴道:“真出柜了?”

他掏出一包烟分给陆潇,陆潇却摆了摆手,“早戒了。”

“算是半出柜吧,”他看着栏杆外的飘雪道,“后面估计还有场硬仗要打。”

周敏豪说:“兄弟,我真佩服你,你们家那情况,出柜可不是闹着玩儿的。话说你们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我就奇了怪了,我怎么完全不知道呢?”

陆潇笑了起来,清了清嗓子道:“既然这样,我来跟你科普一下,告诉你叶橙当年是怎么追我的。”

“他……追的你?”周敏豪惊掉了下巴。

陆潇满脸嘚瑟,“那是当然,当时他为了和我同桌,千方百计地说服老徐。这一切,还得从他对我一见钟情说起……”

……

叶橙和江怡蓉下了楼,她说想去升旗台拍张照,几个妹子都说嫌室外太冷不想去,于是叶橙陪她下来了。

江怡蓉拍完照,顺手帮叶橙也拍了几张。

正在这时,旁边匆匆走过一个抱着一摞书的男生。

江怡蓉放下手机道:“咦,这不是以前你们班那个跳……”

她的话戛然而止,叶橙也认出了那个人,惊讶地喊了一声:“胡家伟。”

那人停下看了过来,果然是胡家伟。

他看起来瘦了许多,依然戴着厚厚的酒瓶底眼镜,头发剪短了,比以前更精神了。

“叶橙,是你。”他惊喜地冲他们打了个招呼。

“你又回来上学了?”叶橙问道。

胡家伟点了点头:“我休学了一年,现在身体已经好多了,所以想回来读完高三。”

叶橙由衷地说:“恭喜你,加油。”

胡家伟笑道:“我先去班上了,还要给他们发作业,回头联系。”

他走了之后,江怡蓉感叹道:“没想到他之前那么糟糕,现在都缓过来了,有时候人的意志力真的很顽强,一株小草都能在峭壁上开出花来。”

叶橙笑着说:“怎么突然文艺起来了。”

江怡蓉面露忧伤:“我只是觉得做人太两难了,生活中不如意十有八九。”

“我们江大小姐还有不如意?”叶橙调侃她。

她说:“我爸妈不同意我和蒋进的事,今天我是偷溜出来见他的。”

叶橙沉默了片刻,拍了拍她的肩膀道:“慢慢来,叔叔阿姨可能还不太了解他,没有什么是时间解决不了的问题。”

江怡蓉只得点了点头,“我不想放弃的,你和陆潇比我们更难。”

“没什么难不难的,能和他再次遇到,我就已经很感恩了。”叶橙淡淡地说。

江怡蓉有点没明白“再次”是什么意思,但她还没问出口,叶橙就轻松地问道:“一会儿去吃火锅吗?”

江怡蓉立即被勾起食欲:“必须火锅,天冷人多,就得吃火锅。走,我们去叫他们下来。”

他们走到教学楼的庭院里,抬头看见五楼走廊上站着的人。

陆潇还在和周敏豪侃侃而谈,大吹特吹自己是如何用他那张帅得惨绝人寰的脸迷倒叶橙的,周敏豪听到一个和蒋进嘴里完全不一样的版本,人都听傻了,目光呆滞地看着他手舞足蹈。

叶橙将手收拢放在嘴边,喊道:“陆潇,叫他们下来,我们去吃火锅——”

陆潇听见声音,在楼上对他挥了挥手,大声说:“好的,老婆——”

楼上的人一听说要吃火锅,全都轰隆隆地跑了下来。

冰天雪地里,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向火锅店进发。

正如数年前,一群穿着校服的学生,大摇大摆地顶着炎炎烈日去吃小龙虾。

十三中附近的门店一如既往地拥挤,白泽湖的风终于吹到了山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