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蒋贤嫔番外

蒋贤嫔后宫中是一个不起眼妃嫔,不管是进宫妃嫔眼里 ,还是早就进宫妃嫔眼中,此人向来是寡淡如水模样,唯一值得称道便只有昭贵妃偶尔会对她亲近两分,但就因为这,宫里并没有谁敢为难她,反而待她客客气气。

蒋贤嫔并不意别人怎么看她,她每日按部就班过着日子,有时候会与已经升为嫔孔氏一起说说闲话。

她们两人都是这后宫里被皇上遗忘女人,唯一值得庆幸是,她们曾经投靠过庄络胭已经成为后宫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昭贵妃。

孔嫔姐姐比她们二人没有福气,产下皇子便死了这深宫之中,拼了命生下皇子也没留住,到后也被人遗忘了。

孔嫔恨害死她姐姐人,恨没有好好照顾三皇子贤妃。这后宫中没有谁手脚是干净,孔嫔姐姐死有人插过手,可是终查出来,却是孔嫔姐姐产时大出血,偏偏要保小不保大,终送了命。

事情真相究竟如何,早已经查不出来,但是这么多年后宫生活,已经把孔嫔心里恨意一点点磨成了心如死灰,尤其贤妃病逝后,孔嫔仿佛松懈下般,再也不关心后宫那些事。

蒋贤嫔没有想到当初孔嫔坚持,会让她们得了昭贵妃这个靠山,或许自己当初能赞同孔嫔,并偷偷告诉昭贵妃一些宫中秘事,就是因为自己内心深处相信,庄络胭这个女人,与别女人不一样,她能站得高。

虽然她不明白,一个真心爱着帝王女人何以能后宫过得这般自,但是她想,这或许也是昭贵妃与其他女人不同之处。

又是一年春,蒋贤嫔走御花园中,路过一丛树荫时,突然脚下一顿,看着树根下一丛不起眼花。

“主子,怎么了?”跟她身后宫女担心看着她,她身后太监也把自己手里提着花盆移开了些。。

“没事,不过看到了一丛金边六月雪,”蒋贤嫔移开视线,当年她与昭贵妃刚结识,那时候仿佛要六月了,天热得让人心烦,也就是那个时候,她们御花园里偶遇了皇上。

“于妾来说,皇上是参天大树,是顶天大梁。”

“ 妾便是那倚树而生小花,或许永远不会全部知晓松柏能耐,但是却依靠松柏而生。”

“ 帝王要如松柏,但松柏却未全如帝王。”

她至今还清晰记得昭贵妃当初说这三句话,一个女人能当着帝王说出这样话,是有着何等胆量与情谊?她理解不了昭贵妃,甚至当时觉得昭贵妃有些傻,把心交给一个帝王,不是把真心放地上让人糟践么?

宫廷生活早已经麻木,但是不知为何,那一刻自己忍不住提醒了她,虽然后这个女人还是一无反顾,这一坚持便是近十年。

听闻昭贵妃病时,她正打理一盆矮松,听完这个消息便砸了花盆,可是等她赶到熙和宫,就看到早已经赶到皇后。

皇后这些年越来越沉默,但是待昭贵妃却很不错,好到让蒋贤嫔有种皇后真心拿昭贵妃当妹妹错觉。

见到她来了,皇后语气有些低落道:“皇上内室。”

蒋贤嫔知道,这是昭贵妃不大好了,她觉得喉咙有些痒,对皇后福了福身道,“皇后娘娘,昭贵妃吉人天相,定会好起来。”不知这话是安慰她自己还是皇后,但是她觉得只有这么说,心里才能好受一点。

没一会儿,皇上下旨让所有人都退出熙和宫,蒋贤嫔知道黄航这是不想让人吵到昭贵妃,便安安静静退出了熙和宫,刚路过荷花池,便见到太子殿下往这边行来。

她停下脚步,身子侧向一边,福身道:“见过太子殿下。”

太子回了半礼,尚还稚嫩脸上多了几分焦急,“蒋贤嫔好。”

她见太子脸颊有些红,似乎是走得太急了,也不知怎,鬼使神差道:“娘娘还睡着,太子殿下多陪陪娘娘,也许娘娘就能醒了。”话说完,她便觉得自己逾越了,可是说出话不能收回,她只好沉默着。

“多谢蒋贤嫔,”太子也没有料到向来沉默蒋贤嫔会说出这么一席话,但是对方好意他心里记下了,又回了半礼才匆匆离开。

蒋贤嫔看着他挺直背脊,仿佛看到了下一代帝王。

两年前,皇上封四皇子为太子,倒是没有谁意外,毕竟这些年皇上待昭贵妃与四皇子如何,众人都看眼里。有人私下甚至说,只怕连皇后也不及昭贵妃皇上心中有分量。

她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皇后与昭贵妃皇上心中,一个是用来打理麻烦事情女人,一个是拿来好好疼宠女人,根本就不能相提并论。

谁会拿家里锄头与养名贵兰花比谁重要?

这几日皇上没有进后宫,并且发了不少脾气,甚至连高总管也受到了斥责,蒋贤嫔知道皇上这是为昭贵妃病焦急,可是昭贵妃近来越来越不好,也不知是何原因。

桃玉阁桃花一年比一年艳丽,她听闻这里有专门人打理,甚至连桃玉阁都封了,只因为昭贵妃甚是喜欢桃花与桃子,所以殿中省人一年四季都让人好生伺候着这些树。

仰头看着这些漂亮桃花,蒋贤嫔看到皇上竟是步履匆忙摘了几支桃花便走,甚至连桃园里还有人也没有发现,她看着帝王匆匆背影,突然想,若是皇上手里花是给昭贵妃摘便好了,至少昭贵妃一片真心,也不算皆付诸流水。

几个时辰后,后宫又传出消息,昭贵妃娘娘醒了,有人欢喜有人忧,但是一个个皆是面露喜色,连一丝别情绪也不敢有。

又过了好些日子,蒋贤嫔终于皇后景央宫看到了昭贵妃,她看起来一如既往,并没有因为生病而变得苍白难看,这就仿佛她只是睡了一觉,什么罪也没有受。

出了景央宫后,她被昭贵妃叫住了,她静静走她身边,微微落后了半步,却突然觉得当年她们两人并肩前行仿佛就眼前。

“昏睡时,本宫一直做一个梦,梦里景致太好,好得本宫不愿醒来,”庄络胭脚步很慢,语气也很慢,“可是后来本宫听到了太子声音。”

蒋贤嫔低着头道:“娘娘洪福齐天,自有上天保佑。”

“我是想谢谢你对太子说话,”庄络胭淡笑着与她对望,“若不是你,或许我便不这里了。”

不这里?

蒋贤嫔唇角动了动,半晌才道:“太子还小。”

“是啊,太子还小,宫里女人却永远不会少,”庄络胭仍旧笑,蒋贤嫔觉得她笑意有些奇怪,可她偏偏察觉不到哪里有什么不对。

天下大多为人母者,总是舍不得孩子受苦,昭贵妃这样女子,又岂会意外,她提醒太子那一句,归根结底是不想年幼太子没有了生母,遭别人算计罢了。

直到昭贵妃离开,蒋贤嫔也没有说多少话,她心情却不错,昭贵妃能亲自对她道谢,而不是让人赏一堆东西下来,便足以证明昭贵妃谢意有多诚心。

她突然有些怅惋,这个后宫里女人永远不会少,可是有人还鲜活着,而如她这般,却早已经如潭中死水了无生趣了。

想到这,心里有些难受又有些轻松,难受是她这辈子青春就葬送这个地方了,轻松是她至少守住了一颗本心,至少它没有被这个后宫伤害得千疮百孔。

成宣二十年,蒋贤嫔升为蒋昭容,身边伺候人也越来越多,宫女太监见到她都要尊称一声娘娘,她倒是觉得有些可笑,别女人使劲手段还原地踏步,她这个安安静静待着人,倒成了娘娘。

孔嫔对她说,是因为昭贵妃娘娘要哦抬举她,可她明白,这是昭贵妃娘娘感谢她。两年前她没有赏赐自己金银珠宝,到了今天却给了后宫女人都想要东西。

各种贺仪源源不断送了进来,她指着一只青花落地花瓶道:“把这个摆上吧。”

下面伺候人一看,这可是昭贵妃娘娘让人送来,当下小心翼翼搬着放好了。

她她看着那漂亮青花瓷花瓶,抚着耳坠想,她是偏爱青花瓷器,只是后来不被皇上重视,便渐渐忍下偏爱了,如今昭贵妃送了好几样官窑烧青花瓷器来,让她有些意外。

“娘娘,昭贵妃娘娘让人送了一套茶具来。”

蒋贤嫔看着那套茶具,青花细瓷,说不出漂亮。

“好,很好,”她抚着这套茶具,淡漠脸上露出了几分笑意。

就这样吧,她这一生倒也算不得不幸,至少……

指腹划过杯沿,手感非常细滑。

至少她如今还能这般悠闲活着,而有些人已经死了。

作者有话要说:下一章也是这两天内,内容是太子视觉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