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第二人格(二十七)

从白齐的话语中很容易就可以推断出来这个事实。

但这件事对于在场的人来讲实在是太令人震惊。

在看到白齐动怒、季穆当众抢人后,他们已经或多或少地朝戚安投去了同情的眼神。

因为白齐和季穆都是圈内有名的大人物,他们两人之间深厚的情分又是有目共睹,虽然两个人可能会因为这件事而闹得不越快,但吃亏的人绝对会是戚安啊。

不管戚安和季穆之间有没有那样的关系存在,这件事被这么摆在明面上,戚安身份低微,他肯定会受到影响,也会揽下大部分的过错。

可是,戚安竟然是白齐的弟弟,白家的那位小少爷,这场宴会的真正主人公!

所有人都因为这件事怔住了。

这是他们从未想象过的一件事。

戚安是突然爆火的,而且蹿红的速度出人意料,他们又是一个圈子的,在场的人都对戚安有点儿印象。所以戚安的进场是大部分人都注意到的,他们都是看到了这个很安静的少年一个人默默地走到了偏僻的角落,然后特别乖巧地站在那里。

那样的低调!

那样的安静!

谁都没有想到他会是白齐费劲心思为他铺路的那个豪门少爷。

一个从小含着金钥匙出身又深受宠爱的人怎么可能会这么乖,就连刚刚,在那个记者打扮的人在明显诬陷他的时候,他竟然也没有生气,没有去打断那人的话,而是格外认真地听他说完了。

几乎是瞬间,在场人看向戚安的眼神便变得不一样了。他们的眼神中或多或少地都带出来了些许心疼。

可就在他们的眼睛里尚还保留着一些不可置信之色时,他们的瞳孔再度微缩了片刻。

因为他们发现季穆竟然是将目光再度落在了白齐身上,并且向白齐露出来了一个十分温和熟稔的笑容来。

其反应速度之灵敏、变脸速度之快到让他们皆大吃一惊!他们都无法把面前这个一看就很好说话的青年和刚才那个一直散发着冷气压的青年联系在一起了!

“白齐,你可能误会了,我只是邀请安安来我们公司做客罢了。我们两个之间是什么关系,我怎么可能会挖你的人?”

坐在轮椅上的青年一扫刚才的阴郁气息,他完全忽视了白齐阴沉的眼神和充满打量和挑剔的眼神,笑得特别友好,说得特别心安理得。

一边笑着,还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跟好兄弟似的拍了拍白齐,那模样那神态自然极了,说的跟真的似的。

他在说谎!

他刚刚明明就是信了那突然出现的青年的话,以为戚安和白齐存在着那种关系,所以才兄弟反目直接当着充满怒容的白齐的面挖人。

现在是知道了戚安的真实身份,意识到了戚安和白齐是亲兄弟,这才临时变的脸。

不然刚才还冷飕飕的温度怎么会在白齐说完那句话后瞬间回温?不然那剑拔弩张让他们心惊胆战的气氛是如何消失的?不然他怎么会突然打自己的脸,不然他们现在的心情怎么会这样一言难尽?不就是忽然发现白齐对他没有那种威胁了吗。

已经彻底被慕远的言论带偏了的众人们顺理成章地这样想着,看着面不改色的季穆,他们心里都不由地腹诽了一句好不要脸。

白齐眯着眼看着对他笑得特别友好的季穆,他深深地看了对方好一会儿,然后同样回了一个友好的笑容,但他的语气却显得有些意味深长,“呵呵。”

“你刚刚的意思真的只是邀请去做客?”白齐直视着季穆,一字一句地继续问道。

众目睽睽之下,季穆似乎沉吟了一会儿,然后很陈恳地道着歉,“很抱歉,虽然我不知道你误会了什么,但让你产生这样的误会我很抱歉。”

这是在以退为进!

一边说着,季穆一边用挑不出问题的态度继续问道,“白齐,可否告诉我你觉得我刚刚做了什么?就算不是做客,去我公司也没有什么不安全的地方吧,难道你是觉得我们公司的安全措施存在着需要改进的问题吗?”

他这是在揣着明白装糊涂!

白齐的面色瞬间变得格外难看了,他身上再次出现了低气压,但季穆却没有和他争锋相对了,依旧用那种友好的态度对待着白齐,倒显得是白齐咄咄逼人起来。

这件事自然是在场的人都心知肚明的,但大家都不会将其说出口。

白齐——

他看了看眼神特别澄清、好像还带着些茫然的戚安,然后狠狠地攥紧了自己的拳头。

——他自是也不能当着戚安的面说出口。

少年肯定是不知道这些人世间的险恶的,他家安安现在还不知道季穆那肮脏的心思,要是他光明正大地说出来了,反而是让他知道了这件事。

所以他不能说出真相。

看着那笑着十分和善和的季穆,白齐几乎是有些咬牙切齿地说道,“自然没有什么问题。”

季穆这个家伙就是笃定了他在少年面前不会这样开口,所以才这般肆无忌惮的!

能够清楚地感受到的,在场之人都发现季穆笑容上的真诚更甚了一些。

但很快,季穆脸上的笑容就变得有些僵硬了。

因为白齐已经迈着大长腿走到了戚安的面前,在他走过去后,戚安便轻轻地唤了一下他,“哥。”

是真的很轻,又因为他身体有些孱弱,所以这声音软软的。

众目睽睽之下,白齐看似自然而然实则绷紧了手臂般地伸出手轻轻揉了揉戚安的头发,也是在下一秒,白齐就露出来了一个充满满足感和幸福感的笑容来,“是不是等久了?”

戚安摇了摇头。

他没有注意到,但在场其他人都注意到的是,在做这个举动的时候,白齐似笑非笑地看了季穆一眼。

那是充满挑衅和不屑的一眼!

“安安,我记得你和慕远是同学吧。”白齐像是在随口一说。

“嗯。”

“那咱们几个人之间的辈分确实是有些乱了,我们就各自按各自的念吧,你是想要叫季穆叔叔呢还是叫他哥哥啊?”虽然看似十分体贴地询问,但白齐的声音却忽地加重了,旋即又补充了一句,“我看慕远的表情似乎有些不太对劲,慕远应该是希望和你同辈吧。”

白齐好似在无意间发生了什么。

突然背黑锅的慕远:“!”他不是,他没有,他表情不对劲完全不是因为这件事!

早在白齐出现在这里的那一刹那,拥有一身英雄气概、为世间不公勇敢发言的慕远便呆住了。

他是彻底懵逼了。

因为白齐的那句话足以推翻他之前的所有猜测。

身后有着白齐这个大靠山,戚安是绝对不会被打压的,也绝对不会被季穆逼迫,所以他是真的误会了他的小叔叔!不对,他的小叔叔应该确实是喜欢戚安的,只是还没有表明心意罢了。

可这依旧无法改变他将这所有的事情捅到明面上所带来的悲惨结局。

慕远还没有从这件事的打击中回过神来,他现在满心地想着要如何像季穆道歉,一边瑟瑟发抖地想着他即将迎来的结局,一边想着应该要怎样减轻季穆的怒火。

他现在的表情难免有些异样,也有点儿心不在焉。

但白齐的这句话轻飘飘的话却是直接让他浑身一颤,瞳孔也睁大了一些,全身心地注意力都被放在了这里。

因为他清楚地感受到了季穆用截然相反的微沉的眼神看了他一眼。

慕远:“!”不是,他真的不是这个意思。

这就是在火上浇油吗?

“我……”慕远颇为着急地说道。

但还没等他说完,白齐便已经打断了他,“不用羞涩,你的性格我们都了解,不丢人的。”

依照慕远以往那喜欢打扮成杀马特的不羁性格,以前的他,确实是会这样想。

但现在不一样了啊!他刚刚才得罪了季穆啊!

能够清楚地感受到季穆身边气息变得更冷的慕远:“QAQ”他的解释好像确实没有人会相信,完蛋了。

几乎是瞬间,慕远的脸色便变得更白了。

“季叔叔。”

当发现戚安若有所思地看了看他、竟然当真这样喊道,慕远的瞳孔就睁得更厉害了。

完蛋了完蛋了,这锅已经让白齐彻底戴在他背上了。

可偏偏白齐还笑吟吟地看了看,笑得跟个和蔼的长辈似的,“高兴成这个样子啊。”

“……”那是高兴吗?那是高兴吗?谁会高兴到快要哭出来啊!

不过所幸的是,这件事终于到了尾声,跟着白齐一起过来的助理在他身边说了一些话,应该是因为安排好的时间已经到了该走流程了。众目睽睽之下,白齐带着戚安朝着会场的最中心走去了。

眼见白齐和季穆分开,在场的人都松了一口气。

但慕远却一点儿都不好受,他是亲眼看着季穆在戚安走过时展露着如沐春风的笑容,然后在下一秒就面无表情的,旋即淡淡地看向了他。

能够感受到周围人都在用看‘渣男’一样的眼神看季穆的慕远,“……”呜呜呜。

——

生日宴终于走上了正轨,但网络上却一点儿都不安分。

所有人都被戚安是白家小少爷的这个身份震住了。

:啊啊啊啊啊!我的安安啊,原来是这样,刚刚说我家安安刻意勾搭白齐和季穆的人滚出来!看见没有!我家安安的身份背景超高的好吗!

:呜呜呜,白总似乎没有结婚吧,那岂不是如果安安没有红的话,他就要回家继承家产了?!

:什么,不要啊!姐妹们冲啊,一定要让白总看到我们的存在啊!

:那么这些个黑料除了奥若拉那个之外的好像都澄清了吧?

:对对对,就剩奥诺拉了,但这个也不是安安能够决定的啊,拿不到就拿不到,安安迟早能够拿到更好的代言。

:嘤嘤嘤,我还是想问纪影帝和戚安的事情啊,他们两个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

在网友都在讨论奥诺拉的时候,奥诺拉那边也特别手忙脚乱。

因为他们之前想要邀请的人是‘七七之’,而戚安竟然就是七七之!

他们竟然拒绝了他们一直想要邀请的代言人!

“联系上戚安的经纪人了吗?他怎么说?”

“联系上了,他说戚安可以接这个代言,但是代言费需要涨很多,要翻倍。”

“要翻倍?”说话之人微抿了下唇。

“对,因为今天的这件事,戚安的粉丝数量又暴涨了,涨得速度很快,比舞台公演时的涨粉速度还要快,现在各种排行榜他都在第一。而且……”说话之人微微顿了顿,“皇斯林那边好像也在接触他,希望戚安能当他们的代言人。”

“我早就说了嘛,说我家安安肯定会爆火的,而且速度很快,让你早点儿签下他,但你非要搞这么一遭,你看,有人要抢了吧。”说话的是和戚安有过一面之缘的女主管,话虽是这么说着,那女子的眼神中却满是震惊和不可置信。

戚安涨粉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这速度简直可以用恐怖来形容了。

“这个代言费和一线明星的报价已经差不多了,如果真的要花这么多钱去请戚安的话,我们还不如……”有人在提议着。

“别迟疑了,相信我,赶紧和戚安的经纪人定下这件事,而且代言时间最好定得久一点。”女主管打断了他,她用一种略带复杂的语气说道,“我有预感,安安未来的发展绝对会让所有人都震惊的。”

“可是……”之前说话的那个人还想反驳。

但戴着眼镜的青年已经在深吸了一口气后一锤定音了,“好,决定是戚安了,让他们赶快把所有事情敲定好。”

戚安成为了奥诺拉代言人的事情曝出来后让全网再度瘫痪了一下。

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将戚安身上的最后一个不像是黑料但只能当做唯一黑料的事澄清,而且戚安是奥诺拉一年的代言人。

这是奥诺来有史以来从未出现过的,他们一般签代言人都是签一个季度的,不论是何等大牌明星,也只是一个季度的代言人,也只能在再选代言人的时候重新参与竞争。

从来没有过一签就是签了一年的。

在这件事官宣之后,有很多圈内人都在看奥诺拉的笑话,包括不少网友。

但是!

就在官宣完第一天,所有人都再震惊了一遍。

因为奥诺拉的所有商场都在顷刻间被卖空了,无数人都排队去买,但就算排了很长的队花了很长时间,绝大多数的人都还是空手而归。

奥诺拉是高端品牌,面向的是上流社会,里面每一个单件都价值不菲,所以利润高但卖的数量并不是很多。

可是!一夜之间,所有门店的所有单品全都卖断货了!

可想而知,奥诺拉在那短短的时间得到了怎样一股骇人的庞大利润,圈内的其他人士都多么的震惊和眼红,而网友又是怎样的骇然。

在很多人都没有抢过货之后,很多人都在网络上质问着那些买走的人是谁。

但是当结果出来之后,网络在安静了片刻后就爆炸了。

:我去,你们这些曾经的黑子在干什么?你们怎么好意思和我们抢东西啊,那是我家安安的第一个代言啊,我肯定是要支持的啊,呜呜呜,都是因为你们,我排了那么长时间的队却什么都没有拿到。

:如果是姐妹抢走的话就算了,我本来都准备一个人默默哀伤了,但竟然是你们这些黑子!你们也太过分了吧,你们和我们抢个什么劲啊!

:就是就是!不想挨打就交出你们的东西!

:哈哈哈哈哈,气急了?和你们抢就抢了,你们能怎么地,怪我们干什么,谁叫你们抢不过我们啊,咱们可是在同一个起跑线上的。

:!不要脸,我呸!

:干嘛这么暴躁,而且这也是你们让我们抢的啊,我们只是信守承诺罢了。不过看你们这样子,我决定了,以后但凡戚安有什么代言,我绝对会跟你们抢的,哈哈哈哈。

:胡说八道!我们什么时候让你们和我们抢了?

网络上默默贴出来了一张截图,赫然就是生日宴会时直播间内猛地出现关于戚安的一堆黑料,然后他们这些黑子黑戚安的时候有人质问他们要是被打脸了怎么办,然后黑子们的回复。

:呵,前几次都是捕风捉影,今天这次可是铁证如山,能一样吗?如果这次真的是假的,我就真的相信是有人在故意针对戚安了,以后但凡是关于戚安的黑料,我绝不相信,而且但凡是他代言的东西我都会买一份!

然后底下就是戚安的粉丝们让他们这些黑子说到做到的刷屏。

……

网络瞬间安静了下来。

:呜呜呜,所以以后不仅要跟姐妹们抢,还要跟这些不要脸的黑子们抢了?

但不管怎样,这件事却让所有人都震惊了,不管是圈内的还是圈外的,谁都看到戚安了背后那庞大的商业价值,也清楚地看到了网友们愿意为他花钱并付诸行动的强烈动力。

戚安所代言的那一年让奥诺拉的利润暴涨,市场份额碾压同等级的其他品牌,市场地位一跃飞升了好几个度。

那一年,对于奥诺拉来说是堪称传说般的转折点。

而在对奥诺拉进行采访时,他们也声称选择将当时还没有代表作的戚安确立为他们一年的品牌代言人是他们近些年来做出的最伟大的决策。

自此,无数企业都拼了命地想要戚安当他们的代言人。

但这些都是后话了。

在网络上一片沸沸扬扬,奥诺拉一片手忙脚乱的时候,生日宴会的现场依旧不平静。

赵桔脸上的血色早就消失了,而且他的身体在不住地颤抖。

他艰难地吞咽了吞咽口水,眼神中流露出了满满的绝望。

完蛋了完蛋了。

他彻底完蛋了。

如果戚安只是和白齐有那种关系的话就还好,毕竟他和公司的约马上就要到期了,他又没有红,属于自己的粉丝少得可怜,他能够很顺利地闹完这么一出后离开公司,只要他不再踏进娱乐圈就应该不会有什么了。

但戚安竟然是白齐的弟弟,是白家的小少爷!

赵桔面色惨白地看了一圈周围,其他人脸上都挂着优雅的笑容,只有他已经彻底笑不出来了。

白齐带着戚安走到了会场的中心,在他们走后,季穆和慕远也走到了别处,看样子他只是一个不被任何人关心的小人物罢了。

但赵桔很清楚事情不会这样简单,他们应该只是不想搅乱宴会罢了。

赵桔很清楚地看到白齐在离开时看了他一眼,看到了白齐的助理若有所思地打量着他,然后发现了开始若有若无地望着他的保安。

等到宴会结束,等到他踏出这里的那一刻时,所有的一切就都要结束了,他绝对会完。

在宴会后会发生什么?

白齐他们准备如何教训他?

脸色越来越白,赵桔神情中的惊恐和慌乱越来越甚,他开始显得格格不入起来。

他真的就要这样什么都没有做到便完了吗?

“戚安长得真的好好看,之前在电视上看的时候就觉得他长得特别好看,没想到现实中竟然会显得更好看。”

“对对对,而且我真的没有想到戚安和白齐会是兄弟哎,毕竟他们两个人连姓都不一样。等到这件事曝出去了,圈内应该很少有人敢惹他了。”

赵桔的拳头死命地攥紧了。

他不甘,他不服。

凭什么戚安就能这样幸运,凭什么他不过是说了几句戚安的坏话就要落到今天这种地步?

心里的恶念和疯狂滋生,赵桔用空洞的眼神看着周围,但当他看到某个身影的时候,赵桔的眼神却微微亮了亮。

是纪影帝。

对,他还有一个计划没有去实施。既然他已经彻底得罪了戚安和白齐,他也就不怕了,就此收手和继续得罪也不会改变什么,与其自怨自艾,还不如再给戚安填点麻烦。

赵桔的眼神中闪过一些坚定,他深吸了一口气再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后方才继续朝着纪影帝走了过去。

其他的黑料可能是假的,但纪影帝和戚安不合绝对是事实!

戚安也确实跟纪云峰抢过男一号,只要他在采访的时候隐晦地将这件事提及一下,只要纪影帝默认了或者有些不开心的表现,纪影帝的粉丝绝对会去撕戚安的!

“纪影帝,我们可以继续之前的那段采访吗?”稳住了心神,赵桔努力让自己的表现没有那么奇怪。

事实上,在他走进纪云峰的那一刻起,直播间的评论就被一批人重新霸占了。

:啊,是纪影帝,呜呜呜,谁来告诉我,纪影帝和戚安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啊?不是说他们抢过角色吗,为什么他们两个还会是游戏好友啊?

:对对对,而且那张照片真的很像他们两个是不合的啊,难道纪影帝不知道戚安就是‘七七之’?

:有可能哎,纪影帝肯定真的不知道戚安就是‘七七之’!没错,就是这样的!

只是,这些网友很快便被打脸了。

或者准确来讲,是他们自认为自己被打脸了。

在直播间无数人盯着的情况下,纪云峰看不出不悦的轻轻点了点头,然后赵桔提出来了再采访后的第一个问题,“听说您跟戚安最近合作了《护》这部剧,您和他好像有不少对手戏,您可以谈谈您对他的印象吗?”

“他是一个很好的人,性格很善良,演技很好,也很敬业,我很欣赏他。”

出乎意料地,以前特别毒舌的纪云峰竟然说出来了一堆赞美词。

赵桔当即是愣了一下,评论区的人都全都安静了一瞬。

但很快,他们便找到了合适的理由。

可能是因为这里是戚安的主场,纪云峰需要给戚安一点儿面子罢了。

调整了调整自己的心态,赵桔咬了咬牙继续问道,“纪影帝,最近有传言说,您参演的第一部 剧曾经定过戚安演男一号,而且您和戚安当时好像有闹过一阵子,您现在方便说一说当时的具体情况吗?”

在说完之后,赵桔便一直密切关注着纪影帝的反应。

如果纪云峰的神情出现丝毫不对劲的变化的话,即使纪影帝没有说关于戚安的坏话,他也可以拿着这个点去追问纪云峰。

毕竟纪云峰和戚安不合是事实,只要他够认真,只要他够仔细,他就一定能够把这件事坐实。

肉眼可见地,在他提到这句话之后,纪云峰的神情微微变了变。

果然!

赵桔眼睛一亮,指尖都因为太过激动而微微颤抖起来。

他们果然不合!

他终于找到这个机会了!

纪云峰现在很有可能会因为情绪激动而在无意间说出不满戚安的话。

紧张地看着纪云峰,呼吸都快屏住了,赵桔专注至极地听着纪云峰吐出来的每一个字。

“我很感谢戚安当时把那个机会让给了毫无背景的我。”众目睽睽之下,纪云峰的声音变得温柔了一些,就连眼神中也出来了一些心疼和复杂。

“当时导演确实是先定的他,是他向导演推荐了我,导演在斟酌过后还是在他的坚持和努力下让我出演了这个角色。”纪影帝好似陷入了某种回忆,眼神中的复杂之色越来越明显,“如果当时演那个角色的人是他的话,他的表现可能会比我出色很多,我真的很感谢他,没有戚安就没有现在的我。”

目光逐渐呆滞,所有的兴奋和激动都被纪云峰这桶冷水浇没的赵桔:“?”

怎么会这样?

纪影帝和戚安不是特别不合的吗?!

赵桔脸上还不容易出现的些许血色猛地褪去,他怔怔地看着一脸心疼眉眼尽是温柔的纪云峰。

:!

:什么?当时那个角色是戚安让出来的吗?他非但没有和纪影帝抢男一号,而且还是主动将这个角色让出来的?那我们刚才不是误会他了?

:不是吧,戚安是主动将这件事让出来的?这部剧当时可以被推测绝对会爆火的啊,特别特别大的制作,戚安竟然舍得放弃这个爆火的机会将它让给了纪影帝?如果事实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戚安真的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啊。

:肯定是真的啊,这可是纪影帝亲口说的。纪影帝是什么咖位,哪有人能够逼着他说他不愿意说的话。

——

但很快,评论区便继续被一阵‘!’刷屏了。

因为纪云峰接下来说的另外一句话,“我和戚安私下的关系很不错,除了我的第一部 戏和现在的这个《护》之外,我们在别的地方早就认识了,一直都关系不错,希望大家不要误会我和他的关系。”只是他特别过分地将这件事忘记了罢了。

纪云峰的本意是想要借这个机会澄清他和戚安之间的关系,但他的这句话却被网友们误会成了别的意思。

:!

;!!

:你们看到没?在别的地方早就认识了,而且一直关系不错?这个地方是指那个游戏不?是不?是不!影帝的行程咱们又不是不知道,他和戚安绝对不可能在现实中见面的啊?

:是游戏吗?所以影帝知道戚安就是‘七七之’了?

:那么影帝的刚才的那些话就是在——等等,确定是游戏吗,是不是在客套啊?

:现在想起来影帝刚才夸戚安的话真的特别不正常啊,他什么时候夸过别人啊!

就在网友沸沸扬扬的时候,纪云峰的下一个问题的回答让他们证实了他们的猜测。

赵桔同样怔住,他本意是要抹黑戚安的啊,可不是让纪云峰对戚安一阵夸的啊。

在想了很久之后,赵桔终于找到了一个问题,“那您觉得戚安和‘七七之’比起来怎么样呢?”

纪影帝既然刚才能够那样地夸七七之,戚安和他比很有可能会被贬得一文不值。

纪云峰确实被问住了,他是在犹豫了好一会儿后方才说道,“不相上下吧。”

他是真的认为不相上下,但网友却不这样认为,他们很轻而易举地将这个‘不相上下’翻译了一下。

;!!!

:!

:他知道!纪影帝知道戚安就是‘七七之’!

:这回答,是知道没跑了,天啊,纪影帝说‘七七之’是他另外一半的标准的意思就是——

顷刻之间,几个热搜猛地蹿了上去。

#影帝当众表白?#

#影帝究竟是暗恋还是明恋?#

这些都是纪云峰和赵桔所不知道的。

虽然赵桔不知道网络上的这些事,但他同样懵了,因为他的同伙在耳钉的传音器中说的一句话。

“我靠,你是戚安的头号粉丝吧?这么费尽心思地帮他吸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