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神明?(一)

经过上次的教训,系统终于没有出现问题了,剧情和人设很快地就传给了戚安。

这是一个和之前的那个世界截然相反的世界。

这里有天使、精灵、侏儒、恶魔、亡灵、人类六个种族,六族在达曼大陆上相互争夺相互依存,居住在神界的神明俯视着这片大陆并被所有生灵信仰。

戚安缓缓地睁开了眼。

他垂眸看着自己赤.裸着的双脚,莹润洁白的双脚正踩在一片虚无上,似有似无的柔软触感从脚底不断蔓延。

这里不是达曼大陆,他现在所在的地方是大陆上所有生灵梦寐以求想要踏入的神界。

“神官大人,神在找您。”

一道恭敬优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戚安看向了不知何时出现在他不远处的少女。

少女碍于某种礼节不敢靠近他,和他隔着颇长的一段距离。她微微低着头,像是不敢抬头看他。

“好,我知道了。”戚安轻轻点了点头。

而他现在的身份就是少女口中的神官,达曼大陆身份和地位仅此于神的存在,是神最信任并且最喜爱的生灵。甚至于,达曼大陆上所有生灵对神的祈祷和祈求祝福都是由他来负责回应的。

来跟他汇报这件事的少女则是神界的神仆,他们虽然侥幸地可以在神界生活,但和他的身份地位比起来却是云泥之别。

听到戚安的回答后,少女便不敢多留了,她在恭敬地朝着戚安再次行了一礼后便消失了。

戚安一边朝着神所在的神殿走去,一边想着中转空间的事情。

他的眼神中忽地闪过了一些思索。

在脱离上个世界之后,他在中转空间里待得时间特别短,几乎只待了一瞬。但就是在那短短的时间内,戚安感受到了一个快穿者的气息,那气息有些熟悉。

好像有另外一个快穿者在他离开那个世界后紧跟着他回到了中转空间。

这种感觉来得太快,他又很快地进入了新世界,戚安都来不及去探明。

戚安眼睫微颤了下。

那个世界竟然还会有除了他之外的快穿者的存在吗?

在戚安想着前面世界的时候,系统同样也在想着这件事,不过他们的侧重点完全不一样。

[安安,呜呜呜,我们穷了,我们好穷好穷。]系统的声音特别特别凄惨,好似突然没了积分带来的底气似的,它的声音低极了,显得有点儿可怜兮兮的,[欠了好多积分,欠了整整五十个积分。]

换回原主用了一百,替身符用了十积分。他们之前有五十积分的剩余,加上上个世界完成任务得到的十积分,他们现在还欠着五十积分。

[一个世界任务的基础得分是十积分,要想还清这些积分,我们需要再去四个世界。呜呜呜,好多。]越算系统的声音就变得越低了,它用一种辛酸卑微的口吻继续说着,[安安,我最近可能不能陪着你了,我去总部看看有没有可以得到积分的工作。]

它得坚强地去打工还债了。

戚安的脚步微顿了一下。

他似乎确实在瞬间就花出去了一笔对现在的他们来讲一笔很庞大的积分。

十分败家。

眼见系统真的要离开了,戚安叫住了他,[不用去的,我会尽快把这些还掉的。]

[呜呜呜,不行,多一人多一份力量,我去做的话我们能够还得更快一些。]系统先是拒绝,但过了几秒后,它又极其小心翼翼地问道,[真的可以吗?]

[可以。]

戚安没有说谎。

他们可以向商店用积分兑换道具,相对应地,他们也可以用一些稀奇的东西兑换积分,不过两者之间的差价特别大。

要想从上个世界找到可以让系统空间接收的东西很难,但这个充满玄幻色彩的世界就会容易很多。

戚安踏进了他已经抵达的神殿。

看来,除了要完成任务之外,他还得尽可能地去搜集一下珍宝了。

“安,你来了。”

在这样想着的时候,戚安看向了喊出他名字的神。

神就坐在高高在上的神殿上,他的声音平平淡淡的,好像不掺杂着丝毫感情。他有着一种说不上来的样貌,让人完全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形容词来描述,只会觉得他很完美,会下意识让别人对他生起尊敬和敬畏。

这就是所有生灵最信仰的神明。

“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会叫你过来,时间快到了。”神用无波无澜的声音继续说道。

戚安一边行礼,一边回道,“是的,我知道。”

他也是达曼大陆最后的一名神明。

之所以说最后,是因为在很遥远的过去,诸神之间经历了一场厮杀,其余的神明都在那场战役中陨落了,只剩下了面前的这位仅剩的神明。

但这唯一的神也并不能因为这件事而高枕无忧,他虽成为了那次战役中的唯一幸存者,但也遭到了其他神明的诅咒,这也是为什么神会叫他过来,然后说时间要到了。

那个诅咒马上就要开始失效了。

陨落的诸神诅咒这位神祇会在一天失去所有的记忆,会降临至达曼大陆,会以低贱卑微的身份在大陆上苟延残喘着。

他们诅咒他将永远失去自我,永远找不回神的记忆,诅咒他没日没夜都活在痛苦和绝望之中。

眼下,这个诅咒便马上就要生效了。

“安,在我身上设下印记吧。”神没有办法让这诅咒消失,他只能紧紧地等待着这一天,然后诅咒降临后再去破解。

戚安轻轻地点了点头,旋即靠近了神明。

破除诅咒的关键点自然就落在了神明最信任的原主身上,原主会在神身上设下一个印记,等到诅咒开始应验,原主就会根据这个印记找到忘记了一切的神,然后告知其一切,旋即将他带到神之前让原主将他带去的地方。

戚安一步步地靠近了神。

他站在了神明的面前,双手开始结着复杂的法印。

但是就在法印快要结成的那一刻,戚安却忽然停下了动作,他的手上忽地出现了一把冒着黑气的匕首。

在神明第一次微怔的情况下,看起来十分孱弱满脸圣洁之色的少年利落地将匕首刺进了神明的胸口。

从始至终,戚安的脸上依旧带着圣洁和乖巧。

他直视着神明微怔的眼睛,旋即面容温和地将匕首往里送得更厉害了。

金色的血液顺着匕首流了下来,神明缓缓低下头看了胸口里的匕首一眼。

从心口处传来的疼痛根本无法引起他的丝毫触动,神明垂眸看着胸口处的鲜血不断地往下滴落,但他看向戚安的眼神却变得有些不太一样了。

他背叛了他。

神明在心里如此想道。

可他明明对他特别好,还将自己的弱点告诉了对方,但对方却在他情况最危急的时候捅了他一下。

胸口的那丝疼痛似乎隐隐间传了过来。

神明的眼神中难得流露出了些许冷意,但他没有对戚安出手,只是用越来越冷隐隐间还掺杂着疑惑和怒火的眼神看着戚安。

“你会后悔的。”诅咒似乎已经开始生效了,神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动用自己的神力了。但他的面容上却没有闪过丝毫慌张,他对着戚安用高高在上的声音一字一顿地说道。

戚安没有被威胁到,恰恰相反的是,他还朝着神明弯了弯眉眼。

他当然知道他的举动给对方造不成丝毫伤害,他只是想要去拉对方的仇恨。

这个世界的任务是毁灭现在的世界。

而根据世界设定,能够毁灭世界的只有这个世界的神明。

换句话说,他需要让神明选择毁掉这个世界。

而能够导致这样的后果便只有——

戚安的嘴角弯得更厉害了,他长得特别好看,眉眼处都是乖巧的神色,当眼神中闪过恶意和漫不经心后。一种强烈的对比感便暴露了出来,他身上的一切都好像因为这件事放大了数倍,竟是美得有些惊心动魄。

“不会有那么一天的。”戚安轻轻拂过了神明的脸颊,力度一会儿轻一会儿重的,就好像是在逗弄着什么宠物似的。

“我会顶替你神明的身份,成为众生新的信仰。”

他会让所有人选择相信和虔诚地信仰着他,他会让所有人都追随着他的每一个举动,他会让那些人因为他的话而相信堕入凡间的神明代表着厄运。

他会让这个神被他创造出来的世界背叛抛弃。

然后再让神恢复所有的记忆。

戚安笑着看着神明因为诅咒生效而缓缓闭上了双眸,当神明闭上眼睛后,他眼中的恶意就全部消退了。

神是不会对让他失望的世界怀有怜悯的。

戚安不知道的是,神其实还没有彻底离开,他现在还只是灵魂和身体分离。

神明的灵魂就站在戚安的一边,他冰冷的眼眸中少有地出现了一些嘲讽,他倒要看看在他还在神界的这段时间要做些什么。

所以,神明是眼睁睁地看着戚安将眼中的欲念和恶念消退的。少年在顷刻之间就恢复了之前那般圣洁的样子,而且眼神也变得特别澄澈。

心里一阵怒火的神明突然微怔了一下,怎么会这么快。

对方现在不应该很高兴吗,怎么面上却完全不一样,而且他怎么感觉他现在正在沉思着什么,在思索着什么很严重的事情。

可是有什么需要他这般发呆,这般思索的?

戚安确实在思考着什么,他现在正看着神明脖子上的吊坠出神。

他现在脑海里的想法是,这个吊坠应该会很值积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