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神明?(九)

他已经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跟他表哥说过了,在信中他明确地提及了让表哥帮他教训一下戚安好让对方知道他的厉害,

就在不久前,西米刚收到了他表哥答应帮他的回信。

嘴角往上扬了扬,有着一头红色头发的青年不屑地弯了弯唇角,但他眉眼处的烦躁却减弱了不少。

在等待着教廷的人来的时候,这些学院的学生们也都没歇着,他们都在讨论着这次历练的事情,每个队伍都在开各自的小会议。

“这是我能够买到的最详尽的魔兽山脉的地图了,是在一个特别喜欢接魔兽山脉任务的赏金猎人那里买到的。”说话的是珀加队伍里一个有着满脸雀斑的少年,“你们要不先看看这个地图。”

“我大概看了看,这几个地方经常会有实力强大的魔兽出没。”雀斑少年一边将已经泛黄的地图铺在七个人的中间,一边指着几个地方讲着,“到时候我们尽量避开这几个地方吧。你们看这里,根据我得到的可靠消息,这个太乙玄藤会在最近几天成熟,我们到时候试着把这个东西搞到手吧。”

其他人都在点头,珀加的眼眸却深了深,“地图的这里为什么是一片空白?”

“哦,那里啊,那里就是魔兽山脉的内部了,那位赏金猎人也不敢轻易踏足那里,他走过的地区不多,就没怎么标。”雀斑少年看了一眼后解释道,“而且内部还是比较混乱的,自从掌管魔兽山脉的精灵族隐世之后,居住在魔兽山脉内部的各大魔兽都在争抢自己的实力范围,争夺得特别激烈,几乎每天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所以算是未知之地了,他见过的并没有什么参考价值。”

“不过我们也只是在外围活动,里面的事情究竟是什么样的对我们来说也不重要。”

“嗯。”珀加轻轻地颔了颔首,但他却忽然不动声色地看了戚安一眼。

但戚安知道。

对方在告诉他要如何通过精灵族进入天使族圣地的同时,便顺便告诉了他现在的精灵族在魔兽山脉的何处,并且告诉了他去精灵族最快捷也最安全的路径。

珀加发现他越来越看不透戚安了。

对方一个普普通通的工读生怎么可能会知道这么多事情,而且对方为什么要接近他,只在他面前暴露了这点特殊,如果不是因为那些事的话,对方究竟想要从他身上得到什么?

珀加沉默地听着小队里的其他成员的讲话,在想到他之前误会的那些事后,他的耳尖因为不好意思和心虚再一次泛红了,但很快,这抹有些显眼的颜色就恢复了正常。

是的,自从戚安说他很穷之后,珀加便忽然意识到自己可能走进了一个误区。

虽然他依旧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说“一天就够了”,但在走出那个误区后他便发现了戚安对他的态度其实很平淡。

珀西的眉头一皱。

而这一切都是从那天晚上戚安回到宿舍后开始变的。

对方就好像突然变了一个人似的,但除了他之外的人都似乎完全感觉不到异常。

耳边忽然响起了一阵喧闹,珀加抬眸看着骑着麒麟兽走过来的教廷骑士。

领头的是一个长相十分帅气的青年,在他身后的骑士都戴着银制的头盔、穿着印有教廷特有标志的铠甲。只有他没有,在抵达之后,青年挥手示意其他骑士停下,在一跃而下后朝着学院的导师走去。

他们一来,整个场面都安静到了极致。

“我是教廷的白金骑士西德,是这次教廷的先行者,恩修殿下还在后面,需要过段时间才能过来。”西德朗声说道,“恩修殿下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处理,并不会在这里待很久,在恩修殿下不在的那段内,会由我代表恩修殿下观看贵院的此次历练。”

“您好,尊贵的西德骑士。”学院的负责人朝西德行了一礼。

“很抱歉耽搁了这么长时间,如果贵院方便的话,就请开始资质测试吧。”西德优雅地笑着说道。

资质测试,顾名思义,就是在历练正式开始之前对所有参加历练的学生的资质进行一次测试。学院那端早就备好了能够探测到人体内灵力的水晶球,见西德说了,那将其拿了出来摆在了正中央。

这个资质测试和历练毫无关系,在以往都不会进行。

但今年有所不同,因为有来自教廷的大人物过来,学院便特意加了这么一个活动。学院还是想要为学生博一个机会的,毕竟他们这届也有一些资质格外出众的人,说不定新加这么一个环节就能让一些人入了教廷大人物的眼呢。

“念到名字的人请上来。”负责的导师面无表情地说道。

戚安抬头看了一眼,内心没有丝毫起伏。

这个资质测试总共有两个环节,第一个就是把手放在水晶球上,水晶球会根据其体内灵力的多少和属性而发出不同程度和颜色的光芒。

第二个,就是让那个人尽自己的全力施展出一个最拿手的术法。

当两个环节都结束之后,学院就会根据这个人的表现而给出一个分数。

在场的人也大多明白这个环节的真实目的是什么,所以大家都很认真,各种绚丽的魔法不断地被释放出来。

“安。”

戚安是在很后面才叫出来的,除了命运轨迹极为特殊的珀加之外,就只剩下寥寥几个人没有进行资质测试。

戚安不过是刚刚走了几步,原本还带着些温和笑意的西德表情便变了,他的脸一下子板了起来,声音也变得微冷了一些,“你就是安?”

他就是西米的那位表哥,曾受托要教训戚安。

毫无疑问,西德的这句话让在场的人都怔了一下,就连旁边的那位导师都不由地皱了皱眉头,旋即一脸严肃地看着戚安。

“嗯。”戚安点了点头。

在看到戚安之后,西德也微怔了下,他没有料到西米让他教训的人竟然是这样的。但很快,西德就想明白了他一直没有相通的事情了。

西米给他发来的那封信很奇怪。

前面洋洋洒洒写了一堆,说了对方是如何如何的过分,自己是如何如何的生气,就连西德也忍不住为此生气了。

但是在结尾说是要让西德帮他教训安的时候,西米的语气一下子就弱了下来。

——就稍稍教训一下下,让他看到我不是好惹的就是了。表哥,你到时候一定要注意定分寸啊,别真的伤到他了,吓唬吓唬他就可以了,我只是想要让他跟我道个歉。

当时看到结尾西德都懵了,那么寥寥几句话,那完全没有骨气的样子。

这完全就是一副丈夫在外面花天酒地的受气小媳妇模样啊。

虽然当时的西德脑子一片空白,但他还是答应了这件事。

但西德一直很茫然,他是知道他这个表弟的性格的,向来嚣张跋扈睚眦必报,从来就没有这么委屈吞声还一脸甘愿的样子。

直到现在,西德终于隐隐间知道是为什么了。

对方实在是长得太好看了,而且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气质,那种圣洁之感就连他见过的教皇都无法媲美。

就连他这种手上沾满鲜血的人都有些莫名其妙地不忍心对其下手。

“你可知错?”西德眼眸转冷,他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变得躁.动起来的西米。

看看西米那期待的样子,看看那傲娇的表情,看看对方那疯狂给戚安使眼色的动作。

西米那完全就不是一副真的想要教训戚安的样子!

喜欢就要欺负你。

西米是不是有可能喜欢上这个人了。

西德眉头微皱,这可不行,西米是什么身份,这个少年又是什么身份,他们是不可能有未来的。

不管这是不是他的误会,他都要将这件事的苗头彻底弄断。

“什么错?”戚安轻声问道。

西德眉头微皱。

但他不能强来,如果真的教训惨了戚安,反而是会引起西米的逆反心理。但是他如果教训的轻了,这个少年万一真的跟他表现出来的那么柔弱,对方要是真的跟西米道歉如了西米的愿怎么办?

思来想去,能让西米主动放弃的办法就只有——

本来一脸面无表情的西德突然再度展露出来了一个温和的笑容,而且竟是特别的温柔。

阳光极了,也灿烂极了,甜得能让花都开出来。

“你怎么可以这么轻易地就偷走我的心,偷心贼,你说你有没有犯错?”

这是他现在能够想到的唯一一个办法了。

西米虽然脾气不好,性格乖张,但对亲戚还是相当不错的,他说出来了这样似是而非含糊不清的话,不管他有没有误会西米,对方的心思都不会往这上面走了。

而且西米不是让他小小地教训一下戚安吗,他这样污了对方的名声,让对方被其他人排挤,也算是小小教训了一下了。

至于所谓的道歉,等一会儿了,他在周围没有人的情况下再将这件事说清楚,然后再教训对方威胁其去道个歉就好了。

西德脸上的笑容愈发温柔起来了。

恩!完美而又一箭双雕的计划!

而在场的其他人都因为西德的这句话而彻底震惊了,“!”

他……他们刚刚听到了什么?!

西米挤眉弄眼的动作蓦地顿住了,因为太过震惊,情感变化的幅度太大,他的眼皮都开始抽筋起来了。

怎么回事?

发生了什么?!

西米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自己这位向来尊敬的表哥,他眼睛里的情感已经快要化为实质了,里面是迷茫和震惊一览无余。

然后,他便发现西德用略显忧郁和抱歉的眼神看了他一眼。

更加茫然的西米,“?”

戚安也同样微怔了一下,他的眼眸微抬了下,若有所思地看着这个笑得一脸温柔的青年。

对方在说慌。

因为他在这个世界身份的特殊,他对于人的情感会变得很敏锐,尤其是人心里面滋生出来的黑暗,戚安很清楚地感受到了西德对他产生的恶意。

“西德,你什么意思?”恰在这个时候,安静至极的魔兽山脉外远远地传来了一道清越的声音。

西德的表情猛地一变,他所有的表情一收,脸色惨白地跪了下去,“恩修殿下,您来了。”

来者就是会迟来一会儿的恩修。

西德一跪下,教廷里面的其他人也连忙跟着他一起恭敬地跪了下去。

学院中的人先是一怔,但当他们意识到来者便是那位很有可能成为教廷圣子的大人物后。虽然心里还有对刚才那件事的震惊,但他们全都齐刷刷地跪了下去。

唯独——

戚安和珀加。

“不是什么重要的事。”西德僵硬地回答道。

但恩修现在的心思已经完全不在西德的身上了。

他刚刚确实是有些疑惑西德说的那些话,但现在在这种所有人都跪下了的情况下,没跪的人便格外明显。

所以,恩修一眼就看到了戚安。

当视线无意间划过某处后,恩修的眼神便牢牢地被锁定在了那处。金发金眸的少年表情瞬间变得不对了,他的瞳孔缩聚了缩聚,身体也一下崩得紧紧的,无所适从极了。

恩修的喉咙顿了顿,面上浮现了紧张和不知所措。

他开始尽力地去压制自己心中涌现出来的疯狂的激动和兴奋了。

是神!

不会错的,一定是神!

对方为他赐福时的场景到现在还历历在目,他不会认错的。

恩修稳了稳自己的情绪,旋即小心翼翼地朝着戚安所在的方向走去。

但也是这个时候,一道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安,你怎么不跪啊,那可是恩修阁下,教廷里面的大人物。教廷在外代表神,难道你是想要对神不敬吗?”有人不知是劝说还是嘲讽地开口提了一句。

戚安身份特殊,自然不可能会去跪,但其他人都不这样想。

其中就包括同样未跪的珀加。

珀加是看到戚安没跪后才同样不跪的。

他之前就有怀疑戚安可能是换了一个人,并且他很清楚戚安身上有着很多秘密。

现在珀加见戚安这般当众对教廷无礼,而且目睹了恩修因为戚安变了脸色后,珀加便隐约做出来了一些判断。

戚安身上真的存在问题,而这位教廷里的大人物恩修应该察觉到什么不对了。

珀加眼中晦色一闪。

如果放任下去,恩修可能会把戚安当成异类。

他——

珀加突然往前迈了迈脚步,他面无表情地走到了戚安的面前。

嗯,戚安知道很多事情,对以后的他还有用,他不能丢下他不管。

嗯!没错!

他还没有完成要给对方收集宝物的承诺了,为了他自己他也不能不管。

这样想着,珀加突然拉起了戚安的手。

不过眼下,他得先用自己的气息盖过戚安身上的气息,不让恩修继续循着这种异样去探究了。现在还不清楚恩修究竟察觉到了什么,如果只是一点点异样的话,到时候他找个理由蒙骗过去就行了。

珀加之所以会去拉戚安的手,是因为通过肌肤接触能够最大程度而且最容易地去掩盖对方身上的气息。

但毫无疑问,珀加这样的举动直接让恩修瞳孔微张了。

他怎么敢?

他怎么能够这么胆大妄为地去拉神的手?

“你是谁,谁给你的胆子这样做的?”恩修咬着牙朝着珀加叱问道。

之前说话的那个人继续开口了,还是那种辨不出真实情感的语气。

“恩修殿下,西德骑士之前在治这个人偷走他的心的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