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修真(十六)

等张寒再有意识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经依旧在照天苑之内。

不过和之前有所不同的是,他现在所在的位置已经不是之前那个小小的杂役间了,而是他曾经梦寐以求可以进入的掌教所在的宫殿。

“你的根骨怎么一下子被改善了,而且还有这么高的修为?”说这话的是现在正在他面前的张青杰。

张寒微怔了片刻,是到了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变得前所未有的轻盈起来。那是一种十分玄妙的感觉,明明身体轻到了极致,他却觉得他体内有着很强的力量,此刻的张寒很想将这种力量释放出来。

他试着去调动体内的灵力,但在下一秒,一种透入骨髓的阴冷和暴虐便自丹田处开始不断蔓延。

这是属于魔修的力量。

张寒下意识地便做出了这个判断,他眼睛的兴奋和激动消退了很多。

这时的他终于意识到了自己正处在心魔幻境之中。

张寒沉默地看着面前的张青杰,这位从小对他不闻不问的人现在正在用一种极其认真的目光望着他。在跟他说话的时候,张青杰还正握住他的手腕帮他检查身体,张寒垂眸看着张青杰的那双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对方的灵力正在往他身体内输入的缘故,张寒只觉得对方的这只手很温暖。

他变得有些恍惚起来,张寒没有回答张青杰的问题,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只是略显茫然地看着和他挨得这么近的父亲。

原来,对方竟然是长这样。

张寒虽然在很长时间只能远远地望着张青杰,但他一直有着对方的画像,他可以在很多典籍中看到对方的样子,他自认为自己已经对张青杰的样子足够了解了。可到了现在,当他终于可以这么近地解除张青杰的时候,他却发现有些陌生。

有很多细微的地方都是和他脑海中不一样的。

“我不知道。”那魔修曾经跟他说过,他所练的功法和寻常的魔修功法不一样。在他不使用灵力的情况下,几乎没有人可以发现他是魔。

“你不知道?”张青杰的眉头微微皱了皱,他仔细地看了张寒好一会儿。

“弟子找到张寒师弟的时候,师弟正在昏迷于迷雾谷中,想必是在师弟昏迷的时候发生了些什么。”旁边的一位青年修士见状说道。

迷雾谷。

张寒在心中喃喃了一句。

迷雾谷就是他第一次离开照天苑所去的、并且遇到魔修的那个地方。

“既然你已经拥有了较好的资质,你就在这里住下吧,你在修炼上有什么问题的话可以直接来问我。”张青杰继续道。

他这句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怔住了,张寒的面色也变了。

张青杰很不喜有人待在他身边,他向来是独住的。

就连戚安也不能随便进入他的住处,在进来前必须要进行禀报,可现在,他竟然破例地让张寒在这里住下了。

哪怕张青杰在和张寒说话的语气和神情依旧十分冷淡,但他所说的这句话无疑当众表明了此刻的张寒在他心中的重要性。

这是张寒根本不敢去想的事情,一种被惊喜砸晕了的无措感牢牢地包裹着他。

张寒能够清楚地感受到那些曾经看不起他的同门正在用一种惊疑不定的眼神看着他。

这些全都是张寒幻想过无数次的场景。

“张寒师弟,你好好休息。”平日里对他漠不关心的人此刻正温柔地道。

“张寒师弟,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话,可以来找师兄我。”那些个惯会嘲讽他的人此刻也露出了笑容。

“一切都变了。”张寒喃喃地道。

他能够看出这些人心中的不甘和嫉妒,他们面上伪装的痕迹对张寒来讲实在是太重了。但是张寒却觉得更加开心了,对于这些人强装出来的和善和有耐心,他欢喜极了。

这世上再也没有想象过无数次的事情终于发生了更令人激动了。

张寒躺在床上,嘴角微嘲地看着每个人朝他露出来了伪善的面容。

心里的欣喜和欢悦越来越甚,但当最后一个人靠近的时候,张寒嘴角一僵,脸上的嘲讽意味一下子变强烈了无数倍。

他心里的兴奋不断地滋生着。

来人正是戚安。

对方会说些什么?会和刚才的那些人是同样的反应吗?还是说会有一些截然不同的表现?

张寒在心里不断地猜测着,他也不知道此刻的自己为什么会如此激动。但在下一秒,张寒便僵住了。

因为戚安的一句话,

戚安没有直接开口,而是传了音,“你入魔了。”

戚安并没有料到自己会被突然拉到这里,但被拉过来没多久后,他便意识到现在的自己正处在何等的处境。

张寒会入魔是戚安没有料到的,抬眸看了张寒一眼,戚安若有所思地环顾着周围。

其他人被突然拉过来可能会十分手足无措,但戚安不会,剧情中的气运之子入过魔,戚安所接受到的设定中包括着关于魔修的设定。

他们现在所处的是张寒的心魔幻境。

这是天道根据规则演化出来的当张寒入魔后他身边的人会产生的变化。

身陷心魔境的人想要成功醒来就必须看清自己的内心。

张寒完全没有料到戚安会说出这句话,他看向戚安的眼神变得格外阴冷。

但出乎张寒意料地,戚安并没有以此来要挟他,他只是很平淡地说了一句,“你放心,我不会将这件事说出去的。”

说完之后,戚安便走了出去。

张寒看着戚安离开的背影,眼神中闪过了一些奇怪和迷茫。

因为他发现戚安在刚刚说他入魔的时候,眼神中只是带出来了一些疑惑,但却没有任何的不屑和反感。

对方看向他的眼神中不带有任何看异类的情感,但是——

不一样了。

张寒说不上来是哪种不一样,但他的心却在他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慌了一瞬。源于内心的某种恶意让张寒忽视了这一点,张寒的注意力很快就转移到了别的地方。

——

照天苑所有人对他的态度都发生了转变。

每个人都对他毕恭毕敬的,每个人都要隐藏起厌恶自己的神情而选择露出和善的面容。

张寒爱极了这种感觉,不用他说,曾经那些欺负过他的人便上赶着来跟他道歉。他说没有关系,但那些人却颤得更加厉害了,他们都小心翼翼地将自己手中的所有的东西都送给他,然后恳求着让他收下这些东西。

一切都变了。

变成了他想象中喜欢的样子。

但是张寒还是有些心慌,他还是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心里面就好像空落落的。

戚安知道他已经入魔的事情就是他心中的一根刺,只要对方将这件事说出去了,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会消失。

这是张寒所不能忍受的。

“帮我一个忙。”眼神中闪过一丝恶意,张寒似笑非笑地对着身边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求饶着的执事说道。

张寒想要稍稍地警告戚安一下,他将张青杰住处中的一把品阶不错的灵器偷偷拿了出来,然后让负责帮戚安打扫房间卫生的仆人将这灵器偷偷放了进去。

“戚安,这把灵器怎么会在你这里?你知不知道这是掌教的灵器、不可擅动的?”

当事情安排妥当后,张寒便去了戚安的房间准备抓一个人赃并获。

戚安依旧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安静地抬眸看着他。

不知道为什么,张寒的心慌了一瞬。

“不过如果你愿意跟我道歉并且答应我一件事的话,这件事我就帮你保密。”

“你希望我这样做?”张寒是在过了一小会儿后才听到戚安的这句反问的。

不一样了。

张寒再一次体验到戚安对他的态度好像变得不一样了。

心慌得更加厉害,张寒下意识地看向了戚安。少年长得很好看,即使他此刻正被这样诬陷着,但他的神情依旧很平淡,好像是完全不在意自己被诬陷这件事似的。

张寒被问住了,他本能地想要退缩。但他最终还是咬着牙点了点头,状似冷漠地道,“怎么?你难道想让这件事传到掌教耳中?”

张寒发现戚安看向他的眼神中变得有些复杂了,他心里想要退缩的声音变得强烈了起来。

“随你。”戚安最终只平淡地回了句。

这样的回答同样是张寒所没有料到的,他下意识地愣了愣。不知道为什么,张寒突然有些后悔。

但很快,他便发现自己是在杞人忧天。

戚安是什么身份,张青杰有多么宠他,张青杰怎么可能会因为这件事而惩罚戚安,说不定还会教训他一顿。

戚安不过是仗着自己有张青杰的宠爱在嘲笑他罢了。

这件事真的闹大了,戚安也不会受到丝毫的惩罚,受到惩罚的人极大概率是他。

张寒的嘴角闪过一些自嘲,他似嘲非嘲地说道,“这可是你说的。”

张寒看了戚安一眼,然后带着东西找到了张青杰,并将自己之前编好的事情讲述了一遍。

张青杰听完后沉默了一瞬,旋即若有所思地看着张寒。

张寒被震慑住了,他怔怔地看着张青杰将包括戚安在内的所有照天苑核心弟子都叫了过来。

张寒按照吩咐和戚安一并站在了台中央,他站在了戚安的身边并将他刚刚跟张青杰说过的事情再重复了一遍。

“弟子发现戚安偷窃掌教大人的灵器,此事至关重大,还望掌教可以严惩戚安。”

张寒正等着戚安的反驳,却发现身边的少年竟然一个字都没说。

他就这么确信张青杰会站在他那边,连一句话都不屑于说?

不过按照以往的经验,张青杰确实会护着对方。

张寒的眼神中闪过一抹晦色,他身体内的魔气开始翻涌。但下一秒,他便怔住了。

“既然如此,那便剥夺戚安核心弟子的身份,让他成为外门弟子吧。”

张青杰竟然真的定了戚安的罪!而且还惩罚得这么厉害!

但让张寒最愣住的却并不是这一点,他刚刚一直在关注着戚安的反应,他很明显地发现了对方的反应平静得有些不像话。

在场的所有人都在震惊,哪怕是再稳重的人此刻都有些不可置信。

谁都知道戚安是张青杰从小宠到大的嫡传弟子,所有人都笃定了张青杰并不会真的惩罚戚安。

但张寒却很清楚地看到了异常平淡的戚安。

戚安这样的反应就好像是他早就已经预料到了这样的结果。因为早已知道,所以才不会惊讶。

他很清楚张青杰会罚他很重,几乎不留情面。

只是,怎么可能?

“你知道会有这样的一个后果?”张寒微怔地朝着戚安问道。

戚安抬眸看了张寒一眼,他自然是知道的。在张寒有了足够的资质后,原主对张青杰来讲就已经没有用了,张青杰是不会为一个没有用的人付出什么心血的。

戚安现在正处在张寒的心魔境之中,他现在受到规则限制,是必须表露出真实的一面的。

“……嗯。”

张寒怔愣得更厉害了,“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

而且为什么对方明明知道会有这样的一个结果,但对方却说了一句随你。

戚安没有回答他了,他只是领了责罚然后走了出去。

“张寒,你为什么要陷害安安?”张青杰一离开,被称为大师兄的青年便走了过来,旋即径直地揪起了张寒的衣领,“他绝对不会是做那种事情的人。”

几乎是瞬间,张寒便发现那些核心弟子对他的态度再次发生了变化。

明明之前还会伪装出一副和善的样子,现在却全部都在用一种不屑和反感的眼神望着他。张寒知道,这是因为自己惹了众怒。

戚安是真的深受照天苑所有人的宠爱。

“我真的很不明白你究竟是怎么想的,从安安进入宗门以来,一直都是安安在照顾你。他帮过你那么多次,你怎么可以非但不报恩反而还在恩将仇报?”青年拧着眉头看着张寒。

“整个宗门只有安安愿意帮你,也只有他愿意一直帮你。可你是怎么做的呢?你竟然诬陷他!你在宗门立威的第一件事竟然是拿他来开刀!”

“……那是因为你们没有看清他的真实面目,他根本没有你们想象得那么善良!你们只是被他骗了。”人都是听不进否认自己的话语的,张寒几乎是下意识地反驳。

但他的声音却越来越低了。

“呵。”向来温文尔雅的大师兄第一次嗤笑了一声,这是他第一次失态,第一次没有稳住优雅有礼的样子,“张寒,你有没有想过。当你和大多数人的看法不一样的时候,有可能是只有你看错了。所有人都看到了他的好,只有你看到了他的不好,然后你就认定你是对的,你笃定自己明察秋毫?”

“如果你觉得这么厉害,这么能识清人的话,你来宗门后为什么会被骗那么久,你为什么会被一直被欺负?你的明察秋毫不管用了吗,你在被欺负的时候怎么没有发现欺负你的那些人是坏的,怎么就没有事先看清他们的真面目呢?”

青年嗤笑一声,竟是弯起了唇角,“难道你这明察秋毫还得挑人?别人欺负你时不管用,你欺负别人时就管用了?”

张寒很少有被怼得这么厉害过,他并不敢跟大师兄动手,他怕他魔修的身份被其他人发现。

“而且就算安安他真的骗了我们所有人,他真的没有那么好,但他也真的帮了你,那些事情都是实实在在存在的。你敢说他没有帮过你吗?他帮了你,你就是承了他的恩,只要你有点良心,你就该回报!就凭这一点,你今天就不配这样对他!”

“我……”张寒确实被说得有些心虚了,对方的每一个字都在打击他曾经的信仰。但心里的一股劲还是强支撑着他没有退缩,张寒的声音一下子冷了下来,但只有他自己清楚他现在只是面子工程,他此刻的心情有多么得复杂,“我不需要他帮忙,是他自己想要帮忙的。”

下一秒张寒便发现大师兄笑得更加灿烂了,不是之前的那种冷笑,反而是有些温和。

就在张寒微怔的时候,一股大力带着劲风朝着他的右脸袭来。张寒直接因此而吐出了一大口鲜血,他的头耷拉在一边,酸麻的感觉顺着皮肤不断蔓延,张寒知道自己的脸肯定肿了。

“你不需要安安帮忙?你是嘴上不希望他帮忙,还是心上不希望他帮忙啊?我怎么没有感觉出来你不需要他帮忙啊,我看你挺希望他帮忙的啊。那些人欺负你、安安过去为你做主的时候,你不是在那什么话都不说吗,虽然摆个臭脸但连个屁都不放的?你当时怎么不硬气地说不需要呢,现在倒会打马后炮了?”对于大师兄平日的性子来说,他此刻说出的话有些粗鲁了,但他却毫无察觉,“就像现在一样,你的修为不是变高了吗?我这么对待你你都不会反抗的吗?你就这么懦弱?”

大师兄一把松开了抓住张寒的手,张寒立马跌倒在了地上。张寒被震得又猛地吐出了好几口鲜血。

“像你这样懦弱的人就只会欺负那些对你好的人。”

“你现在不过是在找理由罢了。”大师兄从储物戒中拿出了一个手帕,他慢理斯条地用手帕擦了擦自己刚刚拽过张寒的手,然后将手帕丢在了地上,语气难得的嘲弄,“我发现我高看你了,你竟然连承认的勇气都没有。”

大师兄的这个动作是在嫌弃张寒脏,他怕张寒会脏了他的手。

其他人并没有同情张寒。

他们跟着大师兄一起走了出去。

张寒继续咳了咳,他伸手擦了擦自己的嘴角,手上竟是一片鲜血。

他只是在找理由。

他不是在找理由,他真的是那样想的。可是为什么他说的话都被反驳了,而且反驳的他找不到辩驳的可能。

他……

张寒的眼神闪过一些迷茫。

大师兄刚才用的力极大,而且使用了不少的灵力。张寒虽然在心魔幻境中有了修为,但他还没有适应自己有修为后的身体。

他在地上咳了好久缓了好一阵子才得以站了起来。

难道真的是他错了?

不知道自己是怀着怎样的一种心情,张寒复杂至极地一个人走了出去。

除了那些核心弟子之外,其他人对他的态度都发生了某种微妙的变化。但他们的身份毕竟没有核心弟子那么高,而且张青杰此刻的行为明显是站在张寒这边的,他们对待张寒还是很恭敬的。但张寒却发现自己开心不起来了。

张寒来到了外院,他开始了默默的关注戚安起来。虽然戚安现在成了外门弟子,但他依旧是照天苑深受宠爱的小师弟,恐怕就算没有大师兄他们下令,大家仍旧会特别宠爱戚安。

但很快,他就发现了一些问题。

张寒发现戚安并不喜欢凡人的饭食,而且传闻中对方很喜欢吃的一些糕点对方也表现得兴致缺缺,对方也并不喜欢淡绿色的衣衫。

也不是说不喜欢,只是对方的喜欢肯定没有传闻中得那样厉害。

对方的这些爱好是怎么传出来的。

张寒思索了很久,瞳孔不由地睁大了一些。

他忽然发现,戚安的这些喜好都不是戚安亲口所说的。

因为张青杰每年都会带戚安去凡间游玩,和他像普通人一样吃凡间的饭菜。

因为张青杰曾经被戚安亲手做过那些糕点。

因为张青杰曾在戚安成人礼那天送过他一件淡绿色的衣衫护体灵器。

修真界的人都知道张青杰十分宠爱戚安,所以他们想当然的认为戚安喜欢饭间的饭菜,喜欢那些糕点,他喜欢淡绿色的衣裳。

所以这些都成了戚安的喜好。

又或者是一些有心之士故意传播。

但戚安其实是不喜欢这些的。

张寒的瞳孔微缩了缩,所以张青杰送给戚安的都不是戚安喜欢的,张青杰其实并不知道戚安的喜好。

如果张青杰真的宠爱戚安的话,他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戚安真正的喜好。

张寒并不知道这是因为戚安受到了心魔幻境的限制,他下意识地将这件事和那日他诬陷戚安的事联系在了一起。

十分宠爱戚安的张青杰仅凭他的一人之词就定了戚安的罪。

他虽然为污蔑戚安做了点计划,但这计划并不完善,只要张青杰愿意查是一定可以查出真相的。

但张青杰连查一下都不愿意,他甚至都没有让戚安反驳,反而是十分不留情面地定了戚安的罪。

如果将这两件事联系在一起。

张寒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了一个猜测。

张青杰或许没有传闻中的那么宠爱戚安,而戚安是知道这件事的。

那些喜好明明不是他真正喜欢的,但戚安从来没有反驳,他默认了。

可是怎么可能?

张青杰为什么要装作宠爱戚安?他现在为什么不继续了?是什么导致了这样的转变?

张寒眼神中的迷茫更甚。

在他进入心魔幻境之前,魔修也将心魔幻境的一些事情告诉了张寒,张寒是知道心魔幻境中发生的事情在某种意义上是真实的。

如果张青杰并不是真的宠爱戚安的话,那么他之前岂不是错怪了戚安。

对方或许有着什么他不知道的苦衷。

——

在斟酌和犹豫了很久之后,张寒终于再次走到了戚安的面前。

戚安的反应依旧很平淡,只是抬眸安静地看着张寒。

张寒想说很多事,但当他看到戚安的那一刻后,他却觉得自己失去了所有说话的能力。

“你为什么会修魔?”最先说话的反倒是张寒。

张寒微怔了下,他反应了好一会儿,没能在戚安再次开口前给出一个回答。

“是因为我在离开照天苑之前所说的那句话吗。”戚安继续问道。

原因并不难猜。

“啊?”张寒怔愣得更厉害了,他觉得此刻的戚安变得有些不太一样了。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会影响到我,我就是自己想要修魔罢了。”就连张寒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反应如此迅速地给出了这样的一个回答。

“……嗯。”戚安轻轻点了点头,算是给了一个回应。

“怎么了吗?”

“我只是发现我做错了一件事,而且……”戚安垂了垂眸,“我之前想错了,你和曾经的我并不是同一类人。”

如果不是张寒已经入魔的事已经摆在了面前,戚安便不会想到张寒会入魔。

张寒心中找不到缘由的慌乱更加强烈了,“你没有做错。”

戚安没有回答了,他只是弯了弯眉眼,然后继续安静地看着张寒。

他这是在等待张寒说明来意,张寒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阴郁的眉眼处出现了一些无措,“我……”

张寒有些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戚安。

“我这次来……”

他也不知道该以什么话题开口。

张寒磕磕绊绊了很久,还是没有说明自己的来意。

是好半天,张寒才发现戚安再次开了口,戚安身上总是带有一种孱弱的气质,这使得他眉眼很柔和,一看就是性格极好,“你这次是要来……”

当张寒听到戚安的这句开口时,张寒心里松了一口气,他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就打算按着戚安的话继续。

但他面上的笑容却猛地停滞了。

“来杀我的。”

戚安安静地和张寒对视着,然后用平淡至极的语气,以一种陈述句说出来了接下来的几个字。

张寒觉得自己的心脏猛地变快了,快到他对外界的认知已经出现了偏差。

张寒看向了戚安,试图从对方的表情中找到丝毫开玩笑得痕迹,但对方的神情很认真。如果忽略他刚刚说了什么的话,简直乖巧极了。

张寒感觉自己的心脏跳得更快了,他的额间和背部好像出现了透入骨髓的寒意,应该是出了薄汗。

“……不是的。”

“是嘛。”戚安的反应依旧很平淡,虽然是反问句,但语气中一点疑惑的语气都没有,显然心里已经笃定了某种猜测。

在说完这句话后,戚安便收回了目光。

到了这个时候,在刚刚犹如失去了全身气力的张寒终于有了再开口的勇气,“为什么会觉得我这次来是要来杀你的?”

“因为我知道了你已经入魔的秘密,虽然我之前有说过不会说出去,但你不是并不相信我吗。”戚安的回答很平静,只是在陈述某种事实。

他不是的,他没有。

如果戚安要想说出去的话,戚安早就说出去了,他诬陷戚安的那日便是最佳的时机。但就算到了那个时候,戚安依旧什么话都没有说。

现在过去了这么久了,整个照天苑依旧没有人知道这件事。

张寒在脑海里下意识地便反驳了,当意识到自己想了些什么后,他双手微颤。

“我……”张寒想要回答戚安,但他忽然发现他没有解释的余地。

“你想要我像你道歉,但我没有,你难道不会因为这件事希望我付出什么代价吗?”

不是的。

他没有资格因为这件事让戚安付出代价!

因为戚安从来都不需要向他道歉,对方不道歉才是对的。

戚安非但没有欠他,反而从始至终都一直在帮他。

“你不用道……”

可是,他曾经在诬陷对方的那□□过对方道歉。

“因为我曾经抢走了师尊对你的宠爱,你想要夺回这份宠爱。”

不是的!

张青杰并不是真的宠爱戚安的啊,戚安自己也很清楚这件事,但戚安从来没有说过。

“你这些天一直跟踪我,不就是想要找我的弱点吗,现在在这个四周没人的时候出现,不就是杀我的最佳时机吗?”

不是的!

他只是想来问清一些事情。

张寒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戚安平淡地和他对视着,然后缓缓地说道。

“因为你一直都说,你讨厌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