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快就一个字

好不容易把丽莎送走,林杨这才长长出了一口气。林杨还以为她有什么大事,原来只是因为住在酒店认床而睡不着!于是林杨只好三言两语把她打发走了。

要是她再晚走一会儿。林杨说不定真忍不住把她办了不可!

等到丽莎走后。林杨赶紧就是再去卫生间里冲了个冷水澡。不然的话。林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度过这漫漫长夜!

“终于清静了…”

做了这么长时间的思想斗争,林杨容易吗?!

然而,当他的自言自语刚刚落下。门口再一次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林杨,你在吗?我睡不着…”

是小梅!

天呐!你们一个个的。折磨死我吧!

林杨知道。如果这一次再开门的话,说不定真的会发生一些“擦枪走火”的事情!假如这样的事情真的发生的话。那么以后林杨还怎么面对小梅的父母!还怎么在绿水村保持他那“玉面正直小郎中”的美称?!

不开!坚决不开!

林杨紧紧地用被子裹住了头,企图自动过滤掉小梅在门口的召唤。

但老天偏偏不遂林杨的愿!下一个瞬间,在这被窝里的一片黑暗里。林杨的眼前顿时又闪现了丽莎那无比白嫩的双腿。

那双修长而又富有弹性的双腿。在林杨的眼前不断地晃呀,晃呀,仿佛在引诱着林杨。赶紧深入某地一般…

不行了!林杨真的不行了!

听到门口小梅的声音消失了之后,林杨直接从被窝里钻了出来。随即三下五除二地穿好了衣服。林杨涨红着脸色,一个箭步来到窗口。

站在这二楼的房间之内。林杨朝着地面警惕望了一下,随即也不犹豫。悄无声息翻过窗口,随即居然直接跳了下去。

“啪。”

让人不得不佩服的是。从这二楼跳下来,林杨居然只发出了类似踩断一根枯枝的声音。

林杨单手撑地。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在看到自己的这一系列行为并没有人注意到之后,随即就如一只野狐一般,在这一片空寂的大街上奔跑了起来。

没过多久,林杨的身躯就消失在了远处的黑暗里,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第二天睁开眼睛的时候,林杨拿起手机一看,发现居然已经十点半了,林杨伸了一个懒腰,赶紧从床上坐了起来。

离开诊所去市里之前,和沈茗香约好的,只用一天就回去,然而现在已经这个点儿了,林杨不慌也得慌了。

然而,当他坐起来一看,发现自己的床边正坐着两个活人!正是丽莎和小梅!

“你们…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林杨朝着他们怪叫了一声,随即就赶紧掀起被子看了一眼,当发现自己的短裤还完好地穿在身上的时候,这才长长出了一口气。

林杨的动作之迅速,丝毫不让人怀疑他就是一个贞洁烈男!

“臭流氓!”

小梅看到林杨的动作,脸色顿时就变得通红,随机就赶紧转过去了脸。

你们大清早地溜到了我的房间,居然还好意思骂我是流氓?!还有天理吗?!

林杨那个恨啊!牙齿只咬的咯嘣响。

“你们退下,我要更衣了!”

好在林杨脸皮厚,再说,好男不跟女斗嘛!

“好吧!”

丽莎转头看了林杨一眼,随即就拉着小梅出去了。

林杨穿好衣服,随即就拉着二人来到了刘哥的家里。刘哥不愧是混社会的,只用一个夜晚,昨晚被砸的一片狼藉的院子,就被收拾地井井有条。

而昨晚那些紧绷着脸垂头丧气的弟兄,经过了一晚之后,似乎换了一个人一般,在看到林杨之后,不断地对着林杨和身后的二女打招呼说道:“林哥早!二位嫂子早!”

林杨被这声“大哥”叫的有些飘飘然,一路上简直合不拢嘴。可是谁曾想到,身后的二女却不干了。

听到那声“嫂子”的称呼,尤其是看到林杨在听到之后那笑着的丑恶嘴脸,二女纷纷抬起腿,朝着林杨的屁股就踹了起来。

“你们干什么!”

林杨顿时就搞不明白了。昨晚听到刘哥叫她们弟妹,她们还是承认的,怎么过了一个夜晚就翻脸不认人了?

难道是怪自己昨晚没有宠幸她们?

想到这里,林杨朝着二女胸前的饱满狠狠剜了一下,随即向她们投去了一个嚣张而又高傲的神情:“你们等着!”

“兄弟!来了!快进屋里坐!”

看到林杨来了,刘哥顿时就从屋子里迎了出来。刘哥笑吟吟地朝着身后的二女点了点头,而后继续转向了林杨:

“哟,兄弟,昨晚是不是没有睡好?怎么黑眼圈这么严重?”

“啊?有吗?”

林杨昨天晚上是出去做了一件事,但是却是一件不能让刘哥知道的事。于是林杨打着哈哈,准备就此糊弄过去。

但是谁曾想到的是,在听到了他的回答之后,刘哥却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然后带着一副“我懂得”的笑容对着林杨说道:“兄弟,作为过来人的哥哥劝你一句,要注意身体啊!”

“额…什么?”

林杨瞬间就被刘哥的话弄得迷迷糊糊的,然而,等到他看到刘哥笑意吟吟地朝着身后二女看去的时候,顿时就明白刘哥是什么意思了。

“额…刘哥,其实你…我…”

“刘哥,我们以后会节制的。”

正当林杨正准备解释些什么的时候,然而被却身后的丽莎瞬间就抢白了。林杨张着大大的嘴巴,望着半含正式半含娇羞的丽莎的脸庞,那叫一个一脸懵逼!

这女的是上天派来玩儿我的是吧?!

林杨那叫一个狂晕!

“刘哥,我们要回去了。”

“我也知道你忙,既然你要走,我也就不留你了。有事情给我打电话。”

“嗯,我知道。你自己也小心一点!”林杨朝着刘哥笑了笑,随即就转头离开了。

等到林杨三人的身影消失在门外的时候,刘哥才悠悠地叹了一口气说道:“我这个兄弟,可真的是艳福不浅啊!”

“刘哥,有一件事…”

正当刘哥感叹的时候,身旁走过来一个人忽然对着他说道。

“说吧。”

“老疙瘩那边,昨天夜里有二十多个弟兄被打住院了。”

“什么?”刘哥的脸色顿时就郑重了起来,随即就再次问那人说道:“谁干的?”

“不知道,但是听说身手非常好,两三分钟就解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