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斗牛

那天到家之后,丽莎连饭都没有吃,脸上带着潮红。跌跌撞撞地直接回了屋子。林杨想扶着她。但是她哪里敢让林杨扶!

到了现在。丽莎才深深地明白了,自己的身体到底有多敏感!当然,一起明白的。还有林杨。

从那一刻开始,似乎是刻意躲着他一般。一连整整三天。林杨都没有再见上丽莎一面。而每次回家的时候,当听到马薇薇说她也已经吃过饭了的时候。这才放下心来。

林杨想了想,这种事情哪里能解释清楚,于是索性也就不再解释。而专心地忙起了厂子的事情。

既然药材已经运来了。那么就越早使厂子走上正轨越好。于是在第二天,林杨简单地给大家召开了一个动员会,接着便直接投入了生产之中。

考虑到大家都是新手。于是林杨托刘哥直接在县城了高新聘请了几位技术工。先由他们带着,这样大家也就不至于无从下手了。

“你怎么不去看厂子啊?这里不是有我吗?怎么?你还不放心我啊?”

这天中午。当沈茗香正在门口扣手机的时候,一听脚步声便知道是林杨来了。于是放下了手中的手机,而后问林杨说道。

“看厂子?你是不知道。这一切做下来是多么的累!我呀,还是安心守着我的小诊所吧!”

林杨嘿嘿一笑。接着就蹲在了沈茗香的旁边。

“胸无大志!”

沈茗香白了他一眼,随即又底下头专心扣起了手机。

“你胸口上也没有啊…”

“你说什么?”

听到了林杨的嘀咕。沈茗香猛然抬起了头,接着刚好看到了,林杨正伸着头,朝着自己领口里面瞄去的那副神态。

“流氓!”

沈茗香抬起手就是要打,但是却被林杨轻易躲过。

“香嫂子,你那里也没有大痣啊!”

林杨哈哈一笑,脚下像是踩了冰似的,直接就是溜走了。

诊所这里,即便是没有他,林杨也放心。而至于制药厂那里嘛,林杨已经从刘哥那里要来了一个亲信,那里有他看着就行了,也不会有什么事情。

从沈茗香的身边溜达走之后,林杨顿时就感到有些无所事事了起来。林杨走在村中的大路上,一边走着,一边对着太阳懒懒地伸了一个腰。

生活就是美好啊!

林杨的心里美滋滋的,也不选方向,信马由缰地在村子里游荡着。拐了几个弯之后,忽然,林杨就是听到了一声女声的叫声。

“嗯?这不是馨月嫂子的声音吗?不行,我得去看看!”

林杨说着,陡然间便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再次转了一个弯之后,接着林杨就是看到,果真是张馨月!

“新月嫂子,怎么了?”

听到身后有人呼唤自己,张馨月就扭过头来,当她看到来者是林杨的时候,顿时面色就是一喜。

“杨子,是你啊!我们家的牛的缰绳断掉了…”

林杨走上前去,接着,就是看到,在张馨月的对面,果然正站着一只壮牛。此刻张馨月正在和那牛大眼瞪小眼地看着,也是十分好笑。

“别急别急,我来试试。”

望着张馨月那一张急的已经通红的脸庞,林杨心神没来由一动,而后就安慰他说道。

“杨子,你…你可以吗?真是太谢谢你了!”

张馨月也是这绿水村里的寡妇,一个女人面对着一头壮牛,在束手无策的时候,恐怕更希望有个男人站出来吧。

林杨朝着她摆了摆手,慢慢地就朝着那头黑牛走去。这是一头十分健硕的公牛,足足有一人多高,难怪张馨月会感到束手无策呢。

林杨慢慢地接近,等到了离它有三步之远的地方的时候,便伸出手去够那断掉的缰绳,然而不知怎的,刚刚还好好的黑牛,在看到林杨抓过来的手之后,顿时就“哞哞”地叫了起来,似乎在责怪林杨不该多管闲事一般。

“哥们儿,你也太猖獗了吧?”

林杨听到牛的叫声,嘿嘿一笑,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止下来。然而谁知,这牛像是要和林杨较上劲了一般,下一瞬间,它的两只前蹄居然就高高扬了起来。

“小心!”

看到这里,张馨月直接尖叫了出来,因为,那公牛扬着蹄子,居然要朝着林杨的胸口踏去。

望着它那扬起来的骇人的蹄子,林杨倒也不慌。一直以来,他都想找个机会测试一下吗,在修炼了《药典》之后,自己的真实能力已经达到了怎样的一个水准。

但是在这穷乡僻壤的,平时连个贼都很少见,哪里给林杨施展的机会。不过,今天面对着这只健硕的公牛,林杨倒是起了心思。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公牛的蹄子眼看就要印在了林杨的身上的时候,忽然林杨的身影就出现在了一米之外的它的攻击范围。

林杨知道,这公牛根本伤害不了他,但是身后的张馨月不知道啊!在看到公牛的蹄子眼看就要把林杨的前胸踏碎的那一刹那,她直接捂住眼睛尖叫了起来。

到了这个时候,林杨已经决定和眼前的这只公牛卯上了,因此也不管身后的张馨月,而下一刻,脚下急动,便再次来到了那只公牛的跟前。

林杨的时机找的非常的准。因为那公牛扬起的前蹄,刚刚才落地,因此绝不可能在这么断的时间内,它再抬起一次。

然而等到林杨冲到它面前的时候,却发现它根本不再动前蹄,而张开大嘴,朝着林杨咬了过来!

“你麻痹!”

林杨顿时就感觉被一只动物给耍了!忙趁着那公牛的嘴还没有落下的时候,腰身陡然发力,接着,整个人就是一矮。

而也就是在这一瞬间,林杨瞅准时机,一把就抓住了那拴在牛鼻环上面的缰绳。顿时,那牛由于鼻子吃痛,下一个瞬间就老实了下来。

“馨月嫂子!馨月嫂子!”

等林杨抓住牛,而牵着它回头的时候,这才发现张馨月居然还在捂着脸颤抖着哭着。

“嫂子,我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