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生活多么美滋滋

“好!好!我答应你!”

马二疤子的肠子都快悔青了,千算万算,他没有想到自己居然碰到了刘哥的兄弟…

“那…我可以走了吗?”

马二疤子试探着问了林杨一句。他是真的怕了。刘哥和林杨往他身边一站。他只感到自己想打哆嗦…

“你想走是吧?好。那你答应我一件事情,去把村长那个老帮菜给我好好修理一顿!”

林杨是真的怒了,这村长也真的太拿自己当个人物了。居然敢打起了自己的厂子的主意!这样的人,就得好好地教训一下!

“好!我马上去!”

虽然反过来去打自己的主顾很不地道。但是马二疤子别无选择啊!谁让他面对着的是林杨和刘哥这二位呢!

说着。马二疤子就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朝着手下的兄弟一挥手:“走!去教训那个害我的老混蛋去!”

望着马二疤子那去势汹汹的阵仗。林杨的心里嘿嘿直笑。此刻的马二疤子心中一定积蓄满了怒气,他自然不敢往林杨的身上发,而只能往村长的身上发!

嘿嘿。村长啊。你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兄弟,你没事吧!听到铁子的电话,把我吓坏了。于是我就马不停蹄地赶到这里了!”

“刘哥,真的是麻烦你了!”

林杨听到刘哥的话。心里又是一阵感动。只是看到刘哥身后站得少说也有五六十个人的时候,顿时不由得在心中撮了撮牙花子。

刘哥真的把他这里当成混混的斗殴场合了?想到这里。林杨都快笑哭了。这让这些村民怎么看?

但是林杨知道,这也是刘哥关心他的表现。要是刘哥不在乎他的话。也不会匆忙带这么多人来。

“刘哥,啥也别说了!今晚你就住在村里吧!咱们两个好好地喝一场!”

“好啊!我也好久没有和你喝过了!铁子。你把厂子安排一下,然后你也过来吧!”

刘哥看起来非常地高兴。说着,就和林杨直接往山下走去了。

晚饭是马薇薇做的。马薇薇听说有贵客来,也拿出了自己的绝活,炝了几个精致的小菜。虽然都是农家菜,但是好吃得不像话。

林杨也不知道和刘哥已经喝了多少杯。虽然林杨的酒量很不小,但是他平常的时候是不喝酒的,但今天刘哥来了,怎么说也得陪一个。

只是这场酒喝下来,已经喝得他头都有些微微疼了起来,而刘哥喝得更醉,此刻的刘哥说话都已经舌头打结了。

“兄…兄弟,我说你到底给我…找了多少个弟妹?看得我的眼睛都花了!”

饭桌上,有丽莎,有马薇薇,就连沈茗香和在厂里工作的张馨彤都跟了过来。也就是说,在这桌子上,除了林杨和刘哥,以及小张之外,剩下的都是女的!

而且刘哥还观察到,这些女人一个个都貌美如花的,那一个个偷偷看林杨的眼神儿,是个人都可以看出来她们是什么意思。

看到自己的这个兄弟,在这小山村里,过着十分“性福”的美好生活啊!

趁着自己这会儿喝大了,刘哥这才把心中的疑惑给说了出来。

而听到了刘哥的话,林杨的脸色顿时就绿了起来。

“额…刘哥,你这就误会了…”

“兄弟…你也就别再掩饰了…她们看着你时候眼里的火花儿,我都…看到了…”

听到了刘哥这直白的大实话,众人心里那个羞啊。于是也不知道是谁,伸出手就在林杨放在桌子下的大腿上掐了一把,直疼得林杨打了一个哆嗦。

要是在平常,林杨忍忍也就过去了,但此刻林杨也喝得差不多了。

都欺负到我头上来了,这还能忍?

于是,林杨直接就伸出大手,也不管刚才是谁下的“毒手”,林杨直接就近在自己身边坐着的两个女人那修长绷得紧实的大腿上狠狠地揉了一下。顿时,坐在他身边的那两个女人,脸上是那个羞啊!

做完这一切,林杨知道,今天是真的不能再喝下去了,再喝下去,他和刘哥真的会断片不可。

“刘哥,咱们不能再喝了…”

就在林杨说着的时候,忽然,门外就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就是一声惨叫:“杨子啊!你就饶了我吧!是我错了!”

那声音还没有落下,一道人影直接就冲了进来,而被后面跟着的一人一推,直接就倒在了众人的面前。

众人一看,这不就是村长吗?

等村长抬起头的时候,众人看去,只见村长那一张老脸上,肿的像是一块猪头一般,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如果不是根据他的身形和衣服,众人都已经看不出他究竟是谁了!

而跟着进来的,正是人高马大的马二疤子。

马二疤子看到林杨和刘哥之后,赶紧就是打招呼:

“刘哥,林哥,喝着呢。这老小子也太能藏了,我和兄弟们在村子里找了几遍,这才在一个寡妇的家里找到了他,我把他狠狠打了一顿,这才带着这老小子向你们二位请罪来了。”

“杨子,我知道错了…你…就饶了我这一回吧!我再也不敢了!”

“哎,村长,这可不是我吩咐的,这是马二疤子兄弟自己的意思。你要求就求他吧!”

“对!是我意识到上了你这个老小子的骗,跟林哥一点关系都没有!”

说着,马二疤子一脚把村长再次踹翻在地。而林杨不禁给他比划了一个大拇指,上道儿!

林杨可不想落下一个指使人殴打村长的啊骂名。

“是是是…杨子,我明白了…马二疤子兄弟,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放了我吧…”

听到村长的话,马二疤子不禁就朝着林杨看去,接着林杨就对着他点了点头。

马二疤子给这老混蛋的教训已经够了,想必今后,他再也不敢再打林杨的主意了!

“行,既然你已经知道自己错了,那我也就放了你,不过,要是让我知道你以后再敢打什么歪心思的话,我他妈弄死你!”

马二疤子说完,也不待村长保证,直接像是提死鸡一般把他直接提了起来。

“刘哥,林哥,我也就不再打扰你们二位的雅兴了,我这就走…”

“走好不送。”

林杨只是这般回答了他一句。马二疤子也是一个聪明人,他自然会明白林杨这话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