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原始兽性

正如刚才斗狗场中所有人呼唤的一样,是一场群狗大斗。

而在徐荣传递回来的消息中,王硕更是听到了一个让他大感惊异的事情,这一场群狗大斗的对手不是别人,却正是那刚刚受过一番羞辱的康维民。

“他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让我出丑么?”

“那好啊,既然这样,我也就不会客气了。”

王硕抿嘴轻笑一声,随后就在徐荣几人的安排下,挑选好了十只斗狗走进了早已准备好的斗狗场中。

与此同时,斗狗场中的宾客们也相继找好了座位,手中握着代表赌注的票卷大声的呼喊了起来。

“王硕,干翻他,我们要看血腥的、暴力的。”

“王硕,扒光了他,老娘要看看他的资本如何!”

在这怪异的呼喊声中,就见对面的铁栅栏也打开了一丝缝隙,身着一袭古代唐装的康维民也驱使着十只恶狗从铁栅栏中走了出来。

或许是经过了刚才短暂的平静,此时的康维民俨然已经恢复了那一贯的冷傲,在目光横扫过王硕后,不屑的冷哼道:“王硕,看样子你很出名啊,不过……你的好运今天也到头了。仔细看着点,什么才叫真正的训狗……”

“是么?那我倒要睁大眼睛好好看一下了。”面对康维民的挑衅,王硕回以轻笑,丝毫没有生气的模样。

如若说刚才王硕还在和康维民话语交锋的话,那么到了临场决斗之际,王硕已经开始收敛心性,逐渐的平复自己的心绪了。

经过了这几番波折,王硕早已很清楚的认识到冷静的重要,当然更不会和康维民置气了。

而也就在两人言语相斗的这个间隙,一声锣响响起,裁判宣布斗狗开始的瞬间,一条烧烤的喷香四溢的羊腿也被人丢入了斗狗场中,一瞬间,早已被饿了一整天的斗狗们更是同时疯狂嚎叫了起来。

一双双眼睛在逐渐变得赤红,在狗群嘶声的嚎叫中,王硕和康维民也同时走近了斗狗场中,在彼此对视中,同时撒开了手中的狗链。

几乎是一瞬间,整整二十只恶狗就同时向着斗狗场正中央的烤羊腿奔跑了过去,在奔跑的同时,更是有一些脾气暴躁的恶狗开始撕咬起同伴来。

在这嚎叫声中,就见鲜血瞬间就飞溅了出去,更是有一些斗狗低声呜咽了起来。

而就在这剧变的间隙,王硕和康维民也同时飞身疾跑了出去,在临近到斗狗场正中央时,各自施展出了他们的训狗手段。

就见康维民突然一扯身上的唐装,等到他手掌再次出现时,手中已经凭空多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纸包。

在冷冷的看了王硕一眼后,康维民抬手一把就将手中的纸包给丢了出去。

一瞬间,就见一层红褐色的粉末飞扬而出,当洒落到场中的斗狗身上时,原本就疯狂撕咬同伴的斗狗更加的疯狂了。

这让王硕忍不住的就眉头一挑。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训狗手法,在惊奇之余,更是对康维民洒出的粉末多了几分的好奇。

可等到那场中的粉末顺着空气传到王硕的身前时,王硕只是用鼻子嗅了嗅,立刻就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我去,居然是胡椒粉,这家伙也太阴险了吧。”

要知道狗的鼻子是最发达的,嗅线高达人类的数十倍,正以为如此,所以狗的鼻子也是最脆弱的地方。

而康维民居然在刚开始斗狗的时候就动用这种恶毒手段,让王硕在震惊之余,更是凭空生起了一股怒火。

“该死的,他这是想要让我对狗失去控制力啊,在鼻子受伤后,狗群肯定会更加的疯狂,这无形中就削弱了我对狗群的控制。”

“可这些能难倒我么?”

心中闷哼一声,既然康维民已经出手了,王硕当然也不会有所保留,在一步停下脚后暗运调教术,仰头就长啸了起来。

这还是他第一次当着外人的面使用这种手段,虽然在今天以前王硕也曾经数次使用过这种手段来控制恶狗,可那都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亦或者是在没有他人在场的时候。

这一次,面对康维民的挑衅,那歹毒的心肠,王硕很清楚的知道他已经不能在有所保留了。

在狗鼻子受到了刺激后,本就被食物刺激的发了疯的恶狗更是疯狂几分,想要用平常的手段去控制这些已经发了疯的恶狗显然是不可能的。

那么他所能够依靠的,也只有调教术中的各种秘法了。

想到这里,王硕那呼啸而出的啸声更是激荡了几分,在或嘶哑、或尖锐的嚎叫声中,一波一波如同潮水翻涌一般的就在斗狗场中响彻了起来。

而在这啸声响起的时候,场中因为争食而陷入彼此撕咬的斗狗同时就是一楞,在愣神之余,循着声音就向王硕看了过去。

那一双双眼睛中更是流露出了一丝丝的迷惑,就好似在疑惑王硕为什么能将这种声音传入它们的心底一样。

可在迷惑之余,慢慢的,这些刚刚还在彼此撕咬的斗狗却突然变得温顺了起来,那模样,就好像要回归平静一样。

这让康维民就是脸色一变,他显然没有想到王硕居然会有这种手段。

而那怪异的吼声,落在康维民的耳中,更是让他觉得惊奇无比,对于王硕神奇的训狗术,他现在才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

可是了解归了解,以康维民的性格他又怎么会将王硕看在眼里。

“哼!一些雕虫小技罢了,看我破了你的诡术。”

冷冷的闷哼中,康维民却是一步就跃到了一直斗狗的身边,抬手一掌下去,就听一声呜咽哀嚎声响起,这只斗狗已经被他一掌拍碎了头骨。

在那鲜血飞溅而出,溅落在一只只斗狗的脸上、眼角缝隙间时,王硕这才发现不知何时康维民的手中却是多了一个遍布钢铁锥子的拳套。

这一拳下去,在加上场中斗狗本就本王硕所控制,立刻就将一直斗狗给打成了重伤,那鲜血飞溅洒落下来,一些原本刚刚表现出安静之色的斗狗却又狂暴了起来。

“好歹毒的心肠,他这是想要用鲜血刺激斗狗争斗么?”

“此法虽然有效,可也只能刺激斗狗彼此撕咬罢了,他又怎么控制他自己的斗狗打败我的斗狗呢?”

心中一阵阵惊异,王硕也停下了口中的呼啸,转而向康维民看了过去。

也就在这时,王硕就见康维民已经从腰后掏出了一条遍布铁蒺藜的皮鞭,抬手就一鞭向王硕驱使的斗狗抽了过去。

这一皮鞭下去,铁蒺藜刺破了皮肉,那鲜血更是一股脑的涌了出来。

一瞬间,原本被王硕控制住的恶狗们的双眼立刻就红了起来,居然放弃了对烤熟羊腿的争夺,转而向王硕的斗狗撕咬了过去。

看到这一切,王硕已然明白了康维民训狗的手段,无非是激发恶狗的凶性,以鲜血去刺激它们,在他的皮鞭的控制下,一只只的将王硕带入场中的斗狗给蚕食罢了。

明白了这些,王硕也对康维民的手法暗暗觉得惊奇。

要说这种手法并不算多么新意,只是让王硕觉得惊奇的是,康维民如此狠厉的抽打斗狗,这些狗居然都不攻击他。

这就让王硕觉得疑惑了。

“这不对啊,按照常理来说,狗是越打越厉害的,还会反身攻击出手之人,可这些狗为什么只会攻击受伤的斗狗呢。”

“对了,胡椒粉……”

眼中闪过一丝明悟,王硕已然完全的看透了康维民的训狗手法,在用胡椒粉刺伤斗狗的鼻子、伤了它们的眼睛后,斗狗看不清眼前的世界,也丧失了对嗅觉的敏感度。这时候的斗狗也只剩下了对食物和鲜血的原始欲望了。

而康维民那遍布铁蒺藜的皮鞭抽打下,很轻易的就会控制大多数的斗狗,让它们按照他的心意去进行攻击了。

这种手法说来简单,其实却极为冒险,很容易就会惹恼了恶狗,继而惹来恶狗的攻击。

“原来如此,这也就难怪他脸上身上有那么多的伤口了,原来都是因为这样造成的。”

“不过……你真的以为靠驱使恶狗的原始本能就能战胜我么?那是痴心妄想!”

既然已经明悟了康维民的训狗手法,王硕当然很轻松的就找到了应对的方式。

在几步走到恶狗身边后,王硕一个俯身跃进场中,仰头就是一声大吼。

这吼声如平地炸雷响起,其声之大,更是在偌大的斗狗场中回荡不绝。

而在这一声大吼响起时,原本正在彼此撕咬的斗狗也出现了短暂的停歇,就趁着这短暂的停歇间隙,王硕已然急速运转调教术,借用啸声将安抚场中一只只斗狗了。

很快,在他这一番急速安抚下,那原本被鲜血刺激出原始欲望的斗狗也出现了短暂的安宁。

在这一眨眼的安宁之中,王硕已然对他稍微控制住的恶狗下了命令,驱使着这些恶狗就向稍微愣神住的康维民撕咬了过去。

一瞬间的变化,出乎所有人的预料,更是让康维民错失了先机。

哪怕是他瞬间就清醒了过来,在看到眼前十几只一股脑向他扑咬过去的恶狗时,还是忍不住的出现了一丝丝的惊恐。

在惊恐之余,康维民更是极力的挥舞着手中的布满了铁蒺藜的长鞭向恶狗抽打了过去,希望能够借此摆脱眼前的困局。

可在王硕的控制下,这群恶狗哪里还能够被康维民轻易的控制,在他那一鞭子下去后,虽说也抽起了血水飞溅,可却没有让这些恶狗停下脚来。

相反,却是更加的刺激了这些恶狗的原始本能。更是嘶声嚎叫着向康维民冲了过去。

这让康维民立刻就慌了手脚,手中的皮鞭更是入潮水一般的挥舞了起来,在打飞了几只扑过来的恶狗后,还是被恶狗给扑到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