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单挑无敌

“王硕,小心。”

一声尖叫,不知道又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梁静却是就好似发飙的猛虎一样更加疯狂的尖叫了起来。

听到这一声传来,王硕哪里还有了继续追打潘哥的心思,在俯身抬腿一扫,堪堪将几个逼过来的年轻人逼退之际,王硕这才看清了身后的情况。

不过等到他看清了这身后的情况时,那原本挂在脸上的担忧之情却瞬间就被哭笑不得说取代。

在哪里,在梁静刚刚发出了一声惊恐尖叫时,梁静却是已经和其中一个小混混厮打了起来。

当然,说是厮打也有些不对,以梁静那纤瘦的身板是很难和一个正当壮年的小混混厮打的,只是在不断的嚎叫之中,好似发泼一样的挥动起了手中的包包。

如同雨点一般打落下去的力道下,那不知道里面都装了什么东西的包包就狠狠的砸落在了这个小混混的头上,只是一瞬间的功夫,这前一刻还想要背后对王硕偷袭的小混混就咧着嘴,发着痛哼的用手死死的捂住了自己的脑袋,却是已然被梁静这个小女子给生生的逼出了包围圈了。

面对这种情况,王叔除了哭笑不得之外,恐怕也只能剩下哭笑不得了。

在眉梢一挑后,就低声笑了起来:“好,不愧是我王硕的女人,够劲。”

“对,就这样,狠狠的砸这混蛋的脑袋。”

一声鼓气的话语声落罢,王硕却也没有忘记自己所处的环境,在一个下蹲躲过了一击打下他脑袋的拳头后,王硕回身就狠狠的一拳砸落在了一个小混混的脸上。

王硕的力气有多大,一击狠辣果断的拳头刚刚下去,这小混混就口中喷洒着鲜血的侧着身子飞了出去。

在他的身体还没有完全落下,凄厉的惨嚎声还没来得及发出的时候,王硕却是已然一步跃出,又是径直的向着潘哥掠了过去。

那一脸凶狠的模样,大有一种要死死揪住潘哥不放,要将他身上的血肉都撕扯下来的架势。

看到那一步跃出,浑身上下好似有一种刚从地狱之中走出来的魔鬼一样的疯狂之气的王硕,潘哥却也有些怕了,有些惧了。

在脚下一个踉跄的后退了数步后,就急声尖叫了起来。

“你们都傻了么?给老子揍他,打死他也没有关系,老子给你们兜着。”

“上啊!都给我上啊!”

声声的尖叫嘶吼中,潘哥好似也从那前一刻的惊惧中回过了神来,在脸上浮现出一抹羞恼怒意后,却是也尖叫着向着王硕冲了过来。

而在他这一番怒吼下,几个刚刚被王硕逼退的小混混有重整士气的扑了上来,面对王硕的狠辣果决,这几个人却好似也学精了,不再对他直接发起攻击,而是专门向着他的手臂、大腿抱了过去。

看那架势,大有要死死抓住王硕后,在对他动手的心思。

面对这种情况,王硕也知道他已经不可能在逮住着潘哥了,在眉梢一挑后,也在刹那间就放弃了对潘哥的追逐,转而向着逼近过来速度最快的一个小混混看了过去。

“既然逮不住他,那么我就先收拾了你们这些人渣。”

怒吼声刚刚响起,王硕当然也不会有任何的犹豫的,手起肘落,一击狠辣无比的肘击就落在了这人的后背之上。

伴随着一声砰然闷响,这个看起来并不算太过强壮的年轻人就被王硕一击给打落在了地上。

而随即,王硕却也不做丝毫的停留,在一步跃出后,就转而向着仅剩下来的两个小混混扑了上去,在飞身一扑压倒了其中一个人后,王硕却没有用手脚去攻击他们,脑袋一仰之际,已然用他的脑袋狠狠的撞在了这人的头顶。

虽然一击之下,王硕自己也有些昏头昏脑的感觉,可这狠辣的一击,还是让这小混混陷入了短暂的失神之中,借着这个功夫,王硕也没有丝毫的犹豫,双拳如雨点一般的就砸落了下去。

只是短短的几个眨眼的功夫,他就又轻易的将这小混混给打的再难爬起身来,而与此同时,那另外一个小混混也从后面抱住了王硕,在双臂如老虎钳一样死死的捆缚住了王硕后,这人却还发出了一声无比惊喜的尖叫。

“潘哥快点动手啊,我抱住他了。”

这一声尖叫,潘哥那稍微几分惊慌,几分惊惧的脸上也流露出了惊喜与振奋之色,话也不说,就想要一步上前,将王硕这个铁板,这个他决然没有想到的狠角色打倒在地。

可还不等他动手时,那被小混混从后面抱住的王硕却是咧嘴大笑了起来。

“你真的抱住我了么?恐怕不一定吧。”

一声冷哼,王硕脚下一抬,再次落下时已然狠狠的踩在了这小混混的脚掌上,伴随着小混混嘶声的尖叫,不由自主松开的手臂之际,王硕一番老虎拳下去,又是干脆利索的解决掉了这最后一人。

而直到这个时候,王硕方才稍稍的喘息了一声,转而向着潘哥看了过去。

“现在就剩下你了!”

伴随着这一声冷哼,王硕也是抬起了双脚,在迈过了两个倒地不起,现在还发出凄厉惨嚎的小混混后,他就以不紧不慢的速度向着潘哥走了过去。

说实话,面对这潘哥,王叔是无比恼怒的。

这不仅仅是因为潘哥对他的肆意侮辱,更是因为他对梁静的觊觎之心,那种好似要把人的衣服都扯光,还要肆意侮辱的话语,哪怕是经过了这一场激烈的恶斗,王硕浑身的热血已经翻涌了起来,可那种愤怒之情还是难以平复。

所以当这一步一步缓步走过去时,他脸上的冷意也是越加的浓重,越加的毫不掩饰。

面对这般神情的王硕,潘哥已然完全是慌了手脚,带着几分的畏惧,几分的色厉内荏他就仰着脖子,歇斯底里的嚎叫了起来。

“你……你想要干什么?”

“我可告诉你,我不是好惹的,你要是真的敢对我动手的话,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你听到没有,站住脚啊,我让你站住,你在动的话,我就……我就……”

到了这一刻,潘哥他还想要在再继续威胁王硕,可等到他一句话刚刚说出口去的时候,他方才很是奇异的发现自己居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说道凶狠,没错,他确实也够凶狠的了,在铁西区这一片地域中,说到他潘哥的名字那也是响当当的人物,虽然他的手上并没有人命官司,混迹的也是社会的最底层,可那份凶狠劲也是绝对不比一般的杀人犯要弱上丝毫的。

可这一切和王硕一比,就以刚才他那干脆利落的手段,短短几个呼吸的功夫就轻松的解决掉了自己带来的四五个兄弟,潘哥他自认为自己是比不过的。

而要说道威胁,他又有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可以威胁到王硕的地方,就单纯以刚才王硕那狠辣手段,这种人决对是胆大包天、同时又手段无比狠辣的那种人,会在意他小小的威胁才怪呢。

所以,这一番话刚刚一出口,潘哥就懵了。

在张口结舌的哼哼了几声后,他实在是想不出来自己该说些什么,而此刻的王硕却是越走越近,面对这种情况,潘哥真的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到了这时候,他已经后悔的肠子都青了,原本好好的出来散心的,搂着怀中的小美人沾点便宜,看看路边的美女也就算了,干嘛要招惹这个煞星呢?

与此同时,他更是恨上了猴子,这个前一刻看到了梁静后,就好不不死抓住了他叫他一眼看来的混蛋,要不是猴子的多嘴多舌的话,他又岂会落到现在这般凄惨的地步?

所以,他疯狂了,他惧怕了。

看着那逐步走近过来的身影,潘哥从来没有现在这一刻那样后悔过,他后悔自己不该来这个广场,更是后悔不该对王硕和梁静说出那一番话语。

可这些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么?

现在的社会又没有后悔药可以买,面对这种困局,他真是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王硕也在逐步的向着他走近过来,而当他听到了潘哥到了这一刻还不忘威胁他的话语时,王硕也忍不住的乐出了声来。

“好啊,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想要威胁我?”

“我看你是真的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啊!”

抿着嘴,王硕就一步跃到了潘哥的身边,在闷哼声刚起之际,王硕却也抬起了手臂,就在他准备一击老黑拳的砸落下去时,眼前突然的一场变故,却是让他抬起的手臂瞬间的就停了下来。

面对这王硕的步步紧逼,俨然已经要被逼得处在疯狂边缘的潘哥已然完全的被吓到了,吓懵了。

这一刻的他哪里还有了前一刻的嚣张跋扈、目中无人,在浑身一阵阵的剧烈颤抖中,他就茫然的在身上四下的抚摸了起来。

这是一种本能的想要寻找到个安全感的动作,而在这一番摸索下,却还真的让他找到了一个可以让他获得安全感的东西。

伴随着他脸上陡然浮现出的一抹惊喜,一抹的寒光也突然的在这霓虹灯下闪烁了起来,随即,就见他的手中已经多出了一把寒光凛然的匕首。

在双手死死的抓住了刀柄,横竖在胸口身前后,潘哥他好似也找到了可以拯救他性命的最后一根稻草,就嘶哑着声音的咆哮了起来。

“别过来,你在过来的话,我就……我就杀了你。”

“听到没有,我让你站住脚。”

歇斯底里的嚎叫声,就仿若那困兽犹斗的饿狼一般,在他的双眼中就悄然的掠起了一抹的寒光。

那是要彻底疯掉的寒光。

可面对这一切,王硕却是浑然也没有在意,只是冷冷的扫了他抓在手中,视若生命的匕首一眼后,王硕的嘴角也悄然勾勒起了一抹笑容。